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黯黯双鱼恻 [书号339562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四章 你好!新朋友(上)

《黯黯双鱼恻》 莞风/著, 本章共10163字, 更新于: 2022-02-07 22:00

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都被一种奇怪的感觉所困扰,一直受着被陌生男子跟着所支配的恐惧,甚至没有人肯相信我的这种奇怪感觉,还以为我是精神出现了问题。现在我终于可以证实自己的想法了,原来我一直以来感受到的都不是错觉,而是真实存在的,现在这个可疑的罪魁祸首终于在我熟悉的地方下手了,我一定要抓到他,质问他,到底为何要这样做。

这个商场我已经走过很多遍了,每个角落我都很清楚,我只要找到那个神秘男人的位置,然后诱导他根据我的线路走,走到掘头路之时,我就截住他,我就不信他还不能栽在我的手里。

离开何家月之后,我就假意走向洗手间的方向,一方面是让何家月知道我真的人有三急,不得已离开,一方面就是让那个神秘的男人疏于防范,进而跟着我到另一个方向。我一边走一边观察他的位置移动方向,好方便我改变移动策略。我看到那个男人在二楼的位置,他正在靠着过道旁边的栏杆,身体正对着位置刚好是何家月待的位置,何家月这个时候在一楼,他可以在楼上的相对面位置看到何家月在做什么,而不会打草惊蛇,不会让何家月知道他在观察她。他不是一直在盯着何家月看,而是时不时看看自己的手机,时不时在那个位置附近走动,装作是在商场逛街的人。我此时也是在一楼的位置,我可以瞥见他的大致模样,和之前交手过的几次一样,他穿着全身都是黑色的,黑色的卫衣帽子盖在头上,脸上戴着口罩,遮挡了大半张脸,还有一副大黑框眼睛,两只手大多数时间都是插在卫衣的兜里,时而掏出里面的手机出来看,路人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他站在那儿不是单纯地看风景,而是在看某个人。

自我离开何家月开始,他就应该知道,我正在往着与何家月所处的相反方向移动,如果他要跟着我的话,那他应该会移动位置,跟上我,可是我发现,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继续站在原地看着何家月,难道他不知道我已经移动了吗?怎么还不跟上来呢?他的眼睛似乎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何家月,他的视线所及,似乎就是何家月出现的地方,难道说,他原本要跟踪的目标不是我,而是何家月?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岂不是一开始就已经搞错了,他想要跟踪的人一直都是何家月,而不是我?回想起之前他出现在我们的身边的场景,他的确很少机会会在我独处的时候出现,很多时候都是何家月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才感受到他的存在,看来他的目标人物是何家月,而不是我。看来我一开始就搞错了,那何家月还在原地待着,还自己玩着手机,丝毫没有意识到身边的危险,而且我也不在她的身边,那她岂不是很危险?我有些担心她。

既然是我的推测错误,楼上的神秘男人想要跟踪的人不是我,而是何家月,那我干脆来个顺水推舟,反正我都已经觉察到他的存在了,即便他对我没有威胁的地方,但他敢对我的好朋友做出不利的事,我就要想办法阻止他,揭穿他的诡计阴谋,粉碎他的鬼祟计划。我离何家月还有一段距离,我想过去告诉她先不要坐着等我了,先自己在商场逛着,但是我要是走过去的话,他会不会知道我是故意使开何家月到别的地方,或者他会不会趁着何家月独自走到别的地方的时候才对她下手?我设想过很多种可能,但是由于对他不是很了解,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不知道我的一个无心之举会带来怎么样的影响,我只能先静观其变,利用身边的事物来改变我的计划。

就在我思考着如何让何家月在不让他发现的情况下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一辆载着很多小孩的玩具“火车”经过,这列“火车”很长,有很多节车厢,虽然不是很庞大,但是也有一个成年人的高度,要是能在这列“火车”经过的时候顺势遮挡着离开,应该不容易让楼上的人发现楼下的人已经离开。“火车”开得很慢,在快要经过何家月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何家月,让她先自行逛着,不用等我,目的就是为了让何家月不再处于那个男人的眼皮底下监视,这样我就可以破坏他原先的监视计划,让何家月逃开他,这样他就会慌乱,就会离开去寻找何家月,这个时候正是我出来的好机会,我就可以反过来跟着他,利用商场的特有地形和道路,在他跟踪何家月的时候,我能够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刻反跟踪他。这样他就别再想逃出我的套路了,也别再想顺利追上何家月了。

“喂,家月,你现在在干嘛呢?还在原地待着吗?”

“对啊,是你叫我等你的啊。”

“别等我了,你自己先逛着吧,我刚刚在上洗手间的时候,我妈妈打电话给我,说有急事,让我回去帮她弄,我就先走了。”

“这样子啊……真是扫兴,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先走吧,我自己一个人逛就好了。”

“你要是觉得没趣的话,干脆你也回去吧,别再这里晃了,一个人逛街也挺无聊的,反正,你尽快离开这里吧。”

“好吧。”

何家月不知道我所说的这番话到底是什么用意,只知道她放了她的男朋友飞机,只为了能够陪我,现在我却说因为家里有事要先走,说抛下她就抛下她,她觉得挺没意思的,就不再坐着等我了,而是起身准备离开。

在何家月起身走的那一刻,那个男人注意到了,他看着何家月准备离开的方向,他也准备跟着移动。但是一列“火车”正好在她起身的那一刻经过,而且也刚好挡住了何家月走的方向,那个男人不知道何家月究竟走向何处,所以他的神色有些慌张,慢慢地向身边的位置移动,看是否能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何家月,好让他继续观察到何家月的位置。他一边移动一边调整角度,终于能看到何家月原本坐的位置了,但是何家月已经离开了,而且不知道走到什么位置了,只剩下一列“火车”在她原本待的位置缓缓移动。火车上发出的铃声很是悦耳,是为了让车上的小孩听着舒服开心的,但在他的耳朵里听来,却是刺耳的噪音,打扰着他的思绪,扰乱了他原本的计划,他在楼上沿着栏杆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关注着一楼的情况。但是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办法追得上何家月的移动距离,没有办法从“火车”的另一个角度观察到何家月的动态,等那列“火车”全部的车厢都经过之后,何家月已经不见了,他已经将何家月跟丢了。他稍稍抬起头,注意观察着附近的出入口、电梯口以及各商铺的门口,他看得很快,眼睛就像是在夜间飞行的灵敏的猫头鹰,他的眼神很是锐利,而且站在二楼的他可以将一楼的状况一览无遗,将楼下的情况在短时间内全部掌握,并根据自己的需要迅速找到何家月的具体位置,还能根据她的移动方向判断她的活动轨迹。

很快,他就发现了何家月正在走向一家眼镜店里,他锁定了那家眼镜店,然后迅速寻找最近的电梯口下楼。他看似火急火燎的,连电梯下降的速度都觉得很慢,一步并作两步快速跑下来,旁边的路人看到他如此着急地跑下来,不顾安全似的直冲下来,纷纷在议论着他,毕竟电梯的匀速下降对他这种这么赶时间的人来说确实很慢,他只能和电梯比快,和时间赛跑,争取尽快下楼,并重新让何家月纳入到他的视线当中。我看到他下了楼,就猜到他看到了何家月已经进了眼镜店,所以特地下楼来继续追踪她。不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他下楼来到一楼的眼镜店的时候,何家月早就已经离开,并从另一端的电梯口上去三楼。但是真正下到楼来的时候,他又表现得很是平常,没有了刚刚下电梯时的冲动、着急,而是有着一股气定神闲的淡定感,他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那家眼镜店门前,就像是来逛街的路人一样,他缓缓走到眼睛门前看着橱窗上的商品,不知道的以为他是在挑选商品,被橱窗上的展示品所吸引,实际上他是在借着橱窗的玻璃来观察店里面的情况,看他想要跟踪的目标人物是否在里面。他的警觉性很高,他迅速透过玻璃将店里面都扫视了一遍,很快他就知道了何家月不在里面,为了更加确定他的想法,他走到店铺里面,像普通的顾客一样,一边假装看着商品,一边确定着何家月是否在里面,他巡视了一圈,确定何家月不在里面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跟丢了人,只好赶快从店里面出来,继续寻找何家月的踪迹。他出来之后,又四处巡视,接着就在楼上的位置观看,并格外注意附近的电梯口,很快他就发现了何家月正在搭乘电梯上楼,他便寻找身边最近的电梯跟着上去。

我看着他全程追着何家月跑的模样,我就知道他的目标一定是何家月,而不是我,不管何家月走到哪儿,他都一定跟着上去,一直在他们背后观察着这一切的我早已将所有的事情都看透了,既然他要追,那我就中途截住他,不让他继续追到何家月。

我记得何家月今天的打扮,我学着她一样,将扎着的头发散下来,披在肩上,还从包里拿出跟何家月今天戴的相似款式的帽子,我跟着何家月一样通过搭乘电梯上楼,这样他就会误以为我是何家月,跟着我上楼了。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因为实际上,在他上来电梯的过程中,何家月突然想起刚刚的眼镜店的旁边有家男装店,她突然兴之所至,想去看看,所以上了电梯到了二楼又下来了,所以当那个男人发现何家月的时候,她已经又下来一楼了,并没有上去,他看到的人其实是我,是我假装成何家月的模样引诱他上来罢了。

我假装成何家月的模样,一路上了二楼三楼,流连于商场的各个店铺之中,好通过店铺的各个出口以及商场的地形和建筑构成,将那个神秘的男人引诱到没有出路的、偏僻的地方。果然一切都如我所料,我的反跟踪让他上了当,他一路注意着我的行踪,一路观察着我的动态,而且他离我的距离越来越近。我能明显地察觉到他在我的身边,这种感觉是有史以来最强烈的,我能清楚地意识到只要我再移动一步,他就会立刻跑上来,抓住我,不让我离开他的视线。我刻意压低帽檐,不让他发现我不是何家月,然后快速地向前走。他好像觉察出有不对劲的地方,跟着我的距离越来越近,甚至一度来到了我的身边,我害怕他发现我的身份,所以在他靠近过来的时候,赶紧躲开。我在一家女装店里游走,随后走了出来,我无意中发现何家月正在二楼的鞋店试鞋,看来她已经成功脱离了那个男人的跟踪,现在就看我的表演了,我只需将他引到一个对我安全且能揭穿他面目的地方就可以了。

我出了女装店,然后找到他,故意抬头让他发现我,并试着将他引到了商场的一些死角位置。也许是商场在规划商铺间隔的时候没有规划好,有一些区域既不是商铺,不是安全通道,也不是通往其他地方的通道,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光秃秃的一面墙,不过这些角落的位置并不大,而且只是在某些商铺和商铺之间才有,并不是商场没有每个角落都有这样的死角位置。我之前逛的时候,误入这些死角位置,以为是通向洗手间的方向,结果却是掘头路,什么都没有。我记得有个死角位置的背后能通向旁边的珠宝店,在进来这个死角位置之前是有转弯处的,不转进来根本不知道这是个掘头路,是商场的死角位置,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转角过后是另一条路,这个转角位很具有欺骗性和诱惑性,很容易做埋伏。没想到我今天居然能利用这些位置来堵住经常跟踪我们的人,还能有机会拆穿他的真面目。我假装走到那个转角的位置,好让他跟过来,也让他跟着转角位置过来,在他转过来之前,我提前通过掘头路后面的小道窜进珠宝店,再从珠宝店的门口出来,回到掘头路的入口,这样我就可以即时拦截到他。

一切都进行得很是顺利,那个男人果然是中了我的圈套之中,他跟着我背后,在这个死角位置拐了弯,一转进来就不见了我的人影,他只看到那里似有还无地有一个小道,看起来是可以通向别的地方的,他的丰富经验告诉他,他是中了我的埋伏,他不仅将原本的真实目标跟丢了,而且还跟错了人,不知不觉掉到了我布置的陷阱之中,他得知自己被骗了之后,他内心有了一种被耍了的感觉,他不甘心,他不忿,他跟踪人这么多次,却没想到会在这一次栽到了一个无关的路人甲手里,他感觉自己被骗得很惨,他想要放弃原本的追踪,并找到这个能骗到他的人,决心报复。他一气之下,就转过身去,准备寻找反过来算计他、跟踪他的人。

他转过身来,他就看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无论是长相还是穿着,都与他刚刚跟着的人一模一样,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他发现自己刚刚跟着的人原来并不是何家月,而是我,现在还被我引诱到了一个掘头路,他觉得自己此次的跟踪算是彻底失败了。

我脱下帽子,慢慢走到他的跟前,我仔细看着站在我眼前的他,看上去镇定自如,丝毫没有受骗之后的呆滞感,他的心里多少有些愤怒,多少有些不甘,但是他都将这些不好的情绪全都隐藏在心底里面,不在脸上显示出任何一点不和的情绪,他的心态很平和,看上去像是个训练有素的人,心理素质很是强大。他站在我的面前,即便是我走上前去靠近他,他也没有往后退,而是原地站定,一点都不担心我会对他做些什么,估计他觉得我是个女人,打又打不过他,应该做不出什么能够伤害到他的事。他和我之前印象中的样子差不多,身材匀称中等,他的脸很是冷峻,眼神很是凌厉,即便是隔着口罩,我也能在这近距离中感受到他的冷若冰霜的凌厉和锋芒。他的眼睛很大,一双黑框眼镜架在他的鼻梁上,仿佛能将他的眼睛放大几倍,令他的眼睛看上去更加大。他的全身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头上套着卫衣的帽子,长衣长裤,还戴着口罩,完全看不出真人的模样。我看着他,觉得他的样子很是熟悉,但是我却无法说出哪里熟悉,总觉得在哪里曾经见过,不是在我之前mg电子游戏平台中的空间里面,不是在之前团建时掉进坑里爬上来后见到的,不是在之前去银行取钱的路上,我看着他的样子,总觉得我应该认识他,但是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不管怎样,我和这个跟踪了我们这么久的男人撞上面见到了,我就得趁今天这个机会,好好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一直跟着我们到底有什么目的。我决定和他开诚布公,和他摊牌,向他打听清楚到底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

他看到我在他面前现出了真面目,露出了真容,他也知道自己的计划败露,想要逃跑或者瞒下去已经不太可能了,他知道我一直在看着他,是想要他露出样貌,于是他便放下卫衣的帽子,露出了他的头部,并脱下口罩,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模样,也是我和他交手这么多以来,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到了他的脸,他的脸很是硬朗,面部的线条感很强烈,不过他的皮肤看上去不是很好,眼睛下面的眼袋还是蛮重的,估计是经常熬夜吧,不过看他这么擅长跟踪人也可以推断出来,他的面色不好也是正常的吧,说不定还会在夜晚偷偷跟踪人呢。我看到他的样貌之后,总觉得他这幅样貌好像是从哪里听说过,我总感觉有人给我描述过类似的长相,但我实在想不起来了,不过没关系,这都不重要了。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只存在我的感觉之中和怀疑之中,而是真实的,就在我的面前,我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他的心跳,和与他处在同一空间的压迫感,我很少会与一个人相处的时候出现压迫感,但是现在我却有了这样的感觉,明明我才是占据主导位置的人,却没有主导位置的人该有的气势和威力,我好像有点害怕他,但是我的心告诉我,我不能在他的面前表现出一点一滴害怕和慌张的样子。既然我已经看到了他的正脸,我就应该预料到我接下来遇到的问题。我仔细看着他的脸,仔细将他大量了一番,我绕着他的身体走了一圈,好认真看清楚他整个人,而他,似乎毫不避讳,任由我在他身边转着圈看。

他见我一直在看他,又不说话,他便开口说了话,打破这份宁静:“看够了吗?”

这是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我以前从没听过他的声音,所以当他先开口说话的时候,我多少是有些惊到了,但是我不能表现出不识大体的模样,也不能没有抓到了人、跟踪到了人的气势。他的这句话看似漫不经心,看似很随意的一问,实际当中暗含着他对我无知的嘲讽和天真的耻笑,他觉得我现在在他面前的样子像是没有见过世面的,我在他面前的样子很是搞笑,他对我的愚昧无知感到轻蔑。当然了,以我这样的能力和见识,居然还能骗到他,瞒过他,还能诱导到他放弃对何家月的跟踪,这是让他感到很意外的。不过既然他开口跟我说话了,那我自然也要给他一点反应,不能让他觉得我真的像他想象中那样的无知愚昧。

“你都跟了我们这么久、看了我们这么久了,我就看你一小会儿,这样还不行吗?”我反驳道,“不过,我感觉你……有点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你平常就是这么跟一个陌生男人说话的?还是说,你平时习惯这么撩男人?唐昊晖也是这样撩回来的吧?”

他竟然认识唐昊晖?我有些惊讶,他的跟踪目标不是何家月吗,怎么会知道我和唐昊晖之间的事,难道他在背后默默调查我?我很难想象他到底知道多少事情。

“你怎么知道唐昊晖?你认识他?还是说,你在背后调查我?你的目标不是何家月吗?怎么会知道我的事?”

“想要知道你的事有多难?而且你的事很见不得人吗?我只不过稍微提了提唐昊晖这个人,你就这么紧张,他是谁啊?他是你的老相好,还是秘密情人?”他好像抓住了我的痛处一般,一直那我心里敏感的事情来说,一直在逼问着我和唐昊晖的事。

“关你屁事!我不管你知道多少事情,在调查些什么,但是我警告你,你可不能将我和唐昊晖的事情告诉其他人,否则我饶不了你。还有,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我模糊了我和唐昊晖之间的关系,因为我不知道他还知道些什么事情,所以只能口头上象征性威胁下他,不让他说我们俩之间的关系。

“我对你和那个姓唐的小子不感兴趣,你们之间的破事都是些没有价值的信息,不值得我去关注。说实话,你都看到我的模样了,你到底想怎么样?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走啦。”他见我一直没有向他提什么意见和看法,以为我是在捣乱的。

“你还问我我想怎么样,这不是应该我来问你的吗?你说,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们?你到底是谁?是谁让你这么做的?”我说出了这段时间以来的困惑,也终于在他面前说出了我抓到他的真正目的。

“你既然都能反过来跟踪我,知道了我的存在,难道不是你已经知道我的目的了吗?”他没有明确说明他到底想干嘛,反而在跟我绕圈子。

“我在问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们?”我开始不耐烦,再一次重复了刚刚的问题。

“你真的想知道?知道得太多对你并没有好处,何况,我根本就没有跟踪你,我的目标不是你,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毫不客气地对我说,“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就想知道,你这些天为什么一直跟踪我们,可是你刚刚说你的目标不是我,那是谁?是何家月吗?”我进一步试探着问他。

“你觉得呢?”

“我就是不知道才问你的啊!你别跟我打哈哈,快点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刚刚一直在追问我为什么要跟踪你们,那你呢,既然你觉得我在跟踪你的话,你为什么还要打扮成何家月的模样,不以你程洛雨的真实面目见我?如果我是对你有企图的话,我应该时时刻刻都出现在你的身边,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时刻不离身,但是我并没有这么做,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很明显,我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你,是何家月。我分析得对吗?程洛雨小姐。”

他跟我说了一大堆,还叫出了我的名字,他这段时间不是白白跟踪我们,而是有目的的,他知道我的名字,知道何家月的名字,知道唐昊晖,他将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摸得透透的,他将我们两个人的人际交往和社交关系都了解得一清二楚,他绝对不是那种普通的只会偷拍人照片的变态,他很有可能是故意调查我们,故意接近我们的。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调查我们,究竟是想要干什么?你到底在查些什么?”听到他这么详细地分析,我的心有些恐惧。

“看来你还真是死心不息,不过我真的不想告诉你,你自己慢慢想吧,我先走了,再见。”

看到他准备离开,我还没知道他的秘密和目的,所以就跑到了他的面前,拦住了他,缠着他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我拽住他的手,不让他离开,让他给我说清楚,否则我怎么也不会放过他,毕竟他都已经在我们身边潜伏了这么久,现在好不容易抓到了他,看到了他的真面目,我要是没有问清楚的话,我是怎么也不肯离开的,我一定要在他密不透风的嘴里问出些什么。

“程洛雨,你能不能不要再缠着我了?”他看到我这个样子,明显有些怒气了。

“你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否则我死都不会让你走的。”我继续与他纠缠。

“懒得理你。”他松开我的手,径直走了。

我想起来之前团建的时候,我有过掉进坑里面的经历,当时我的后面是有人想要拉住我的,但是这个人后来也没有拉我上来,后来我爬上来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人影,我当时猜这个人影就是当初想要拉我却又没能拉到我的人,而且也是一直跟在我们身边的人,我还捡到一个手表,那个手表很有可能就是这个人。那个手表上面写着“TT”两个字母,当时我就有怀疑过这个人就是手表的主人,他的名字很有可能就是“TT”。现在我又抓到了这个神秘的男人,他就站在我的面前,他虽然没有明确说他就是一直跟踪我们的人,但是从他的语气中,我可以看出来,他对我的问题并没有否认,没有否认就是默认,默认就是承认,看来他承认了他就是一直以来跟踪我们的神秘人物,他一直在我们身边,就连那天团建的时候我见到的人也是他,也就是说,那块手表的主人就是他,手表上面写的“TT”两个字母指的就是他,我终于知道了,眼前这个神秘的男人就是“TT”,也就是团建那天害得我掉进坑里面的人,也就是一直跟在我们身边的人。既然他不肯说出他的名字和到底想干嘛,那我就用这块手表来试试他,看他是什么反应。

“TT!”我大声向他说出这两个字母,这两个在手表后面刻着的字母,我试探着能不能引起他的注意,毕竟我感觉到他似乎并不把我放在他的眼里,完全当我是那种只配打酱油的配角一样看待。“请问,你认识TT吗?”

他听到我这么喊他之后,他原本想要离开的身影就停住了,他终于对我说的话有了反应,他猜到我应该捡到了他的手表,甚至还知道了他的名字。如果他的手表真的在团建那天掉了,那么他应该是有感觉的,毕竟手腕上突然没有了一块手表,多少是有些不适应的,他应该能猜到是我捡到了他的手表。他转过身来,走到我的面前,伸出手来,向我讨要那块我捡到的手表。我看到他终于主动和我搭话了,觉得我心里猜的没有错,他的确是与“TT”两个字母有关系,而且那块手表就是他那天掉下的,他本来都不想理我,想直接就走了,怎么听到“TT”之后又回来找我了呢?既然他想要回手表,我偏不给他,我就想借这块手表来诱哄他说出我想知道的事情。

“手表还给我!”他冷冷地对我说。

“我可没有说手表的事,你怎么知道手表在我这里呢?再说了,手表后面写着‘TT’两个字母,你是TT吗?你和TT是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将手表给你?”我假装着糊涂。

“‘TT’是我的名字,你可以还给我了吧?”

“真的吗?”我撩起袖子,让他看看戴在我手上的表,这块手表就是那天我在团建的时候捡到的,我故意在他面前晃,好让他知道他的手表在我的手上,也让他知道我有他的把柄在我手上。

“程洛雨,你赢了。既然大家心照不宣,那就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不要再隐瞒了,你觉得怎么样?”他终于服输了,他终于敌不过我的纠缠了,他还是没有办法逃开我的死缠烂打,他知道要是我一天都没有知道我想知道的事实,我一天都不会罢休,所以他决定投降了,不再瞒着我了。

“要是你早这么做不就好了,这样我也不用费这么多心思了。”我听到他终于肯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了,不再瞒着我了的时候,我内心还是蛮激动的,我三步并作两步,立刻靠近他,走到他的身边,一副准备好听他说大事的模样,“快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把手表还给我,我就告诉你。”

“不行,要是我把手表还给了你,你跑了,不跟我说怎么办?你先说。”我害怕他会给我设陷阱,所以让他先给我说。

“你这女人还是烦人……算了算了,反正你迟早都会知道的,现在就当提前给你剧透,但是在我说之前,你要跟我保证,绝不能将今天我说的话甚至我们这样见面这件事说出去。”

“没问题,没问题,我的嘴巴最严了,你放心,我绝不会将你的事情透露出去半句。”我激动的心按捺不住,就想都不想,将他的条件全都答应了。

“你能说到做到就行。认识了这么久了,我都还没有正式向你自我介绍一下,黄天韬,天空的天,雄韬伟略的韬,做记者的。”

“黄天韬……哦,我知道了,所以你就是‘TT’,看来那块手表真的是你的。那……黄天韬,很高兴认识你吧,那我也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

“程洛雨,我早就认识了,你不用再说了。而且我早就说过手表是我的了,所以你还不赶快还给我?”他没好气地说。

“还你就还你呗,我又没说要你的东西。”我听到他开始向我坦白了,觉得他应该对我的恶意和敌意没有当初那么大,所以就打算从手上把他的手表摘下来,打算还给他,但是我的问题还没问完,我想知道更多,所以我正在摘下手表的手又停下了,我没有立刻脱下手表还给他,“等等,你说你是做什么的?记者?真的吗?”

“算是吧,其实我也不确定我是不是,我的名字从来都没有在新闻下面署名,他们所写的新闻资料和信息都是我找到的,他们写的所谓新闻真相也是我找出来的,但是没有人会知道这些新闻和真相都是我查出来的,人们也不知道我的存在。”

“照你这种说法,你的身份好像是一名……‘狗仔’诶,你真的负责在外面收集资料和风声,然后给媒体,让媒体将你收集到的信息写成新闻吗?”

“哼,看破不说破懂不懂?好听点的就叫记者,难听点的就像你们口中的‘狗仔’,就是那种专门偷拍别人的、专门在别人背后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的人。”

“你也不用这么说自己嘛,这是你的工作性质,是你工作的一部分,不是吗?”

“我这次的任务就是跟踪一个十八线的不知名小明星,我从行家那里听说了,他私下有很多猛料,如果我能收集到他的第一手猛料,估计我的新闻一定会爆,而且还能上热搜的那种爆。”他一边说着,一边露出那种胜利的、邪魅的笑容,仿佛他手中的资料和信息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猛料一般。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既然他都已经坦白到这个程度了,看来应该是真的吧,我不敢多想,只好一边走着,一边听他讲述着他的故事。从他的话里面,我感觉他一定是调查到了很了不起的事,而且这件事是他辛苦了很长时间调查的,也是费了很多心思在上面的,可能这就是他作为记者所拥有的素养和信念吧。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黯黯双鱼恻》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超神模拟,我有无…
2 我的妖孽二小姐
3 假装破产后,老婆…
4 重回1990
5 逍遥小捕快
6 穿书:豪门大佬的…
7 七零小娇媳:我带…
8 极致甜宠:四爷每…
9 被卖为丫鬟后,我…
10 藏武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我杀敌就能变强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8345 字
白仲,秦之杀神,血手人屠,嗜杀如狂,每战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2 三国:气运图录,开局娶亲大小乔 作者: 奔跑的山竹
历史穿越 369946 字
开局激活气运图录,集邮就能获得奖励,激活全三国名臣武将美人.

3 大秦:苟成陆地神仙,被金榜曝光了! 作者: 大秦嬴子夜
mg官网网站真人 743161 字
赢子夜意外穿越到了大秦,默默苟住发育十年,最终成为了陆地神仙。

4 纨绔世子爷 作者: 炎七侠
mg官网网站真人 194816 字
皇帝不让做纨绔,爷就当牛人,拳打皇子,脚踹皇帝,公主妃嫔咩咩叫

5 全民国主:朕率大秦横扫八荒 作者: 岁寒书
mg官网网站真人 358382 字
灭万国,定九州,武将名臣尽归我手,大秦铁骑,逐鹿万国,谁与争锋!

6 墨少,你家玄学萌妻飒爆了 作者: 帝王花
mg官网大全真人 275383 字
玄学大佬重生豪门弃女?安玖兮笑:只要我开口,世家少夫人位置任我选!

7 妙手小野医 作者: 耀世天下
乡村乡土 420311 字
农村小伙凭失传古医术玩转花都,太乙神针可救治活人,也可杀人于无形

8 首席国医 作者: 江门二爷
mg棋牌平台生活 467147 字
回到过去,一不小心成了国医大佬,很无奈,但我只是想治病救人而已。

9 爱摸鱼的狐狸夫人 作者: 云朵妤子酱
古典仙缘 107617 字
爱摸鱼的小狐狸,竟被她打晕送给了魔界至尊当夫人!救命,好想逃!

10 浮生如梦不可追 作者: 九州辰
女尊女强 107244 字
你对我那不能宣之于口的爱,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你们仙门正道的阴谋。

《第二十四章 你好!新朋友(上)》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