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黯黯双鱼恻 [书号339562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三十一章 冤家不对头(中)

《黯黯双鱼恻》 莞风/著, 本章共10169字, 更新于: 2022-02-14 22:00

虽然我看到了黄天韬鬼鬼祟祟的模样,但是我并没有感到很意外,他平时在我面前也是这样的,我对他这个样子也是见怪不怪了。他没有等我换好衣服就直接自己先吃饭了,或许他是真的饿了吧,或许他是想掩饰一些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并用吃饭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悸动。不管怎样,他肯借衣服给我换,也算是为他弄脏了我的衣服的补偿吧。我想起刚刚在厕所里换衣服的时候,我的手机莫名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打算问问黄天韬,看看他有没有见过我的手机,便走向饭桌的方向。

“我的手机好像不见了,你有没有见到我的……”

我还没说完,我就看到了我的手机已经放在了饭桌上,而那个方向正好就是我坐的地方,我以为自己看错了,便走过去看看,原来还真是我的手机,怎么会在饭桌上呢?我记得我明明没有放下手机啊,我在出门的时候就将手机放在身上,而且我还清楚地记得是放在衣服的兜里面。回来之后我就赶着做饭、处理菜品,根本就没有玩手机,更不会将手机放在桌面上,而且我在做饭的时候,我的手机还在我的衣服兜里面呢,怎么才做完饭换件衣服就不见了呢?而且一见就是在桌面上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就在我疑惑的时候,黄天韬看着我一副不理解的样子,一边吃着饭,一边嘲讽我。

“你的手机不就是在这儿嘛,你没看到吗?”

“我记得我的手机一直放在身上,揣在衣服的兜里面,怎么会……不可能啊,我又没有拿过手机出来,它是怎么到桌面上的呢?”我还是对手机的不胫而走感到困惑疑虑,始终想不通它是怎么出来的,更不知道这一切其实都是黄天韬使的伎俩,目的就是为了想获得我的手机锁屏密码,偷看我手机里面的资料。

“你会不会记错了啊?又不是不知道的,你的脑子又不好使,是不是自己随便放到一边,然后又忘了放在哪里了?”黄天韬继续否定我的说法,并为自己的真实目的做掩饰,试图模糊我的视线,不让我怀疑到他的身上去。

“你以为我是你吗?自己的东西随便乱放!我不会的,我清楚记得我的手机一直在我身边,我没有拿出来过,更不知道它为什么突然不见了。虽然它现在出现了,但是我总觉得事情哪里怪怪的,我又说不上来。”

“说不上来就别说了,现在找到就好了,以后别再乱放东西了,万一丢了的话可就麻烦了。”

“可是我记得我没有乱放啊,怎么会……”

“那好,我问你,出去之前你的手机是放你身上的对吧?”

“嗯。”

“那回来之后呢?也是放在衣服的兜里面?”

“对。”

“那你后来有拿出来用过吗?”

“有,我是来向你要钱嘛,我拿出来算过账,然后还在微信转账里面收了你的钱呢。”

“那不就是了嘛,你肯定是回来之后算了账,收了钱,然后随手就放到了一边就去做饭了,做饭的时候也没有管手机在不在身上,所以你去换衣服的时候就感觉手机不见了。其实就是你乱放东西,然后又不记得了而已。手机根本就是一直在桌面上,是你不记得而已啦。”

“真的是这样的吗?”

“不然呢?你以为事情能有多复杂?”

“可是我还是觉得事情怪怪的。”

“别想太多了,还是吃饭吧。今天的饭菜很好吃呢,你这么辛苦,多吃点。”黄天韬一边给我夹菜到碗里,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饭菜,仿佛我会和他争抢一般,“今天是我这么久以来吃过最丰盛的、最好吃的一顿了。”

“好吃就多吃点,最好撑死你。”我看着黄天韬那没心没肺的样子,真的觉得他是上天派来捉弄我的,否则我怎么会认识这样一个奇葩的人。

“别这么说,我没那么容易撑死的,我还得留着小命来指挥你做事呢,不然的话,你拿什么来还我为你做的那么多事?”黄天韬继续和我斗嘴,“你别光看着我吃啊,你也吃点啊,自己的饭菜都不敢吃吗?不至于吧,菜挺好吃的啊。说实话,我还真看不出来原来你这么会做饭的啊,做的饭菜跟我妈妈做的一样好吃,我都好久没有吃过她做的饭菜了,一吃到你做的菜,我就想起她了。”

“那你怎么不回去陪陪你妈呢?你回家了自然就能吃到她做的饭菜啦,这样你也不用整天吃些没有营养的东西了。”

“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外面流浪,已经好久没有回家了,而且我也回不去了。”

黄天韬突然神情凝重,好像往日沉重回忆涌上心头,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很多令人难过的画面。我看着他的样子,觉得气氛不太对劲,也不敢再深入问他,我觉得他应该是经历过一些难忘的痛苦的回忆,所以他才会触景生情,再遇到类似的事情就会忆起往日种种。

“我父母在我很小就去世了,一场意外,他们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走了,我连他们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他们也没有办法跟我说最后一番话。有时候,我觉得命运还是有挺多意料之外的事的,谁也说不准未来会发生什么,就连明天会发生什么都不知道。”

我第一次见到黄天韬这么正经的样子,有些不习惯。从他的话里面,我可以感受得到他有多想念自己的父母,因为父母的意外去世,他已经好久都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和父母的疼爱了。我从小和妈妈一起生活,父亲在我还没出生就已经失踪不见。虽然我的父亲失踪,在我的童年生活里没有任何的参与感,但是我仍旧相信他如果还活着的话,一定会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想念着我们,爱着我们,我也相信我和他会终有一天相见,我们会一家团聚。父亲的爱缺席了,但是母亲的爱从未缺少,我一直都沐浴在母亲的慈爱之下,我能感受到母亲对我的好和疼爱。这样相比,黄天韬比我要惨多了,他也算是个可怜的人物,我不禁同情起他的身世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的父母已经……对不起。”

“没关系,不知者无罪,我很少跟人提过的我的家事,你是第一个。”

我听到黄天韬这么讲,有些诚惶诚恐,感觉像是误入了人家的秘密心境一般,知道了一些本不该知道的事情。

“如果你喜欢吃我的饭菜的话,我可以经常来给你做。”

“哦~你说的哦,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会多点过来给我做饭吃的,我听到了,你可不许抵赖哦!”

黄天韬突然收起刚刚的严肃和认真,嘴角的奸佞笑意又浮现了出来,他成功地套路到了我,成功地挑起我的情感共鸣和心理同情,好让我有了一种对他怜悯的意味,并不自觉地利用我对他好,照顾他的想法和行动。他实在是太狡诈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一切都是他的计谋,我中了他的计,误信了他的说法,我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就被带入了他设的圈套之中。虽然我是被黄天韬给骗了,但是他说的话应该是真的,他刚才在我面前流露出来的感情也是真的,没有人会拿自己的父母来开玩笑,更不会有人说自己的父母出意外去世这种大逆不道的话,除非是真的,否则说这样的话可是会遭雷劈的。我相信黄天韬刚才跟我说的话应该是真的,他的父母真的不在了,他也确实是很想念他的父母,他很希望自己的父母能够陪陪他,多给他一点温暖和爱,但是这已经是不可能了,他永远都没有办法见到自己的父母了。我知道他的内心是很难过的,当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会为自己的口无遮拦而感到愧疚后悔,他还压抑住自己的悲伤情绪,来开玩笑安慰我,表面上是让我觉得他不在乎这些事,没心没肺的,实际上是希望我不要在意,让我心安,不要陷于对他的愧疚之中,更不要事事都怪罪自己。黄天韬知道我的脾性,他很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只要出了一点点错误,我就会将所有的错误全揽在自己的身上,然后给自己造成很多不必要的负担,他不想因为他的一句话就让我难过,所以才会照顾到我的心情,特地用我熟悉的搞怪的模式安慰我。

“我知道你是故意这么说的,但是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以后呢,你想吃什么尽管告诉我,虽然我没有办法做到和你想念中的味道一样,也没有办法做到跟你母亲做的一样好吃,但是我会以朋友的身份关心你,我会给你做到像朋友一样的味道。”

黄天韬听到我没有继续怼他,他好像有些不适应,他盯着我沉默了一会儿,很久才回过神来。他继续吃着碗里的饭,吃得很是投入,仿佛我的菜真的很好吃一般,实际上我做的菜并没有他口中所说的那么好吃,只不过是普通的家常菜,而他的情感和回忆让他吃家常菜的时候添加了一层滤镜而已。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给我说这些事,但是现在我既然已经知道了,那我就得多关心关心他,在行事说话时多照顾到他的感受。

“慢点吃,我不跟你抢,这里所有的菜本来都是给你做的,你喜欢的话就多吃点好了。”

“程洛雨,谢谢你。”黄天韬突然跟我道谢,这让我感到很是意外。

然而黄天韬真正想跟我说的,不是“谢谢”两个字,而是“对不起”三个字,他觉得自己之前对我所做的事真的太过分了,他觉得自己之前这样瞒着我、偷拿我的手机这件事是辜负了我对他的信任和照顾。黄天韬一向都是独来独往惯了,他在外流浪的这些日子里,见过不少的人,也经历过不少的事,他对这个世界有着清醒而又独特的认识。不同于我,他走过很多的地方,有着丰富的见闻和充足的阅历,他知道的事情比我多,懂的知识也比我多,他见过的世面也比我广,他深知这个社会人心险恶、世道复杂,每个人都是以自己的利益和目的为先,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和达到自己的目的,人们会用尽各种手段去实现,甚至不惜牺牲身边的人和感情,这种事情黄天韬见得多了,他逐渐不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真心和实意,他不再觉得人与人之间相处是有完全纯粹的情谊。因此他没有所谓的朋友,更没有所谓的敌人,他有且仅有他自己和利益,他甚至觉得他交往的每一个人都是与他有着共同的利益而交往的,并不是因为情感的需要而与他相处。他习惯了用一副冰冷的、势利的嘴脸来面对不同人,不管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不管对方是有求于他还是他在意的人,他都一律用玩世不恭、嬉笑玩乐的态度去对待,让人觉得他是个没心没肺、乐观开朗的人,降低对他的戒备之心和防范能力,在他面前展现出真实的自我,却无法获知他的真正面目和真实心理想法。当我突然之间用真心对待他,突然之间这么在意他的感受和看法,他就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给我反应,因为我对待他的方式与他一贯交朋友的方式不太一样,他没有想到我对他好并不是图什么。在他惯性思维里,我突然之间说会多点来给他做饭是因为我要他帮忙,如果他不帮我的话,我就不会理他。但事实却如我所说那般,只要他喜欢,我很乐意给他做饭吃,同时不会要求他为我做什么。我的这种情感和做法颠覆了他的惯常交友思维,当遇到这种不常见的情况,他自然就不知道该如何做出即时的反应了。

他的工作性质使得他养成了一种习惯,就是“守口如瓶”“不轻易泄露秘密”的好习惯,他不会轻易跟人分享他的生活动态,不会轻易告诉别人他所查到的资料和信息,不会主动将他人的信息外漏,他不仅将自己隐藏得很好,他还很善于保守他人的秘密,做到“密不透风”。与其说是他的工作性质使然,倒不如说是他多年的成长经验促使,他的个人性格和成长经历让他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并运用到工作当中。自然,他背着我对我做的那些事也不会主动告诉我了,更不会向我说出他想要干嘛和他想要我干嘛,他只会一步一步来牵着我走,想一出是一出,看上去像是不靠谱的样子,实际上他的心里已经有着全盘的计划,而只有盘问他才能得知他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不然想要靠黄天韬自己一个人说出来是不大可能的。

刚刚在我进去换衣服的时候,黄天韬回到他的房间里,因为在我叫他出来吃饭的时候,他就听到指纹模型的机器已经制作出来了,我的指纹已经被成功复制了一份,黄天韬拿了出来,并在我身上偷来的手机上试,他很快就用那个指纹模型打开了我的手机,他看到了我的手机里面的东西,但是时间很紧迫,时间不允许他仔细浏览,因为我很快就会换完衣服出来,我很快就会看到他在我背后做的事。所以为了能够仔细看清楚我手机里面的资料和信息,黄天韬仔细地听着我的动静,好判断我什么时候出来,他能够在悄无声息之间把我的手机还给我而不被我发现,也不让我看出他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他仔细地听着,耳朵很是灵敏,仿佛没有任何的声音能够逃过他的耳朵,也不会有任何的风声从他耳边经过而不留痕迹。同时,他的动作也很迅速,他能很快地就将他制作的那个指纹模型用于实际当中,也很快识破了我手机里面的密码,打开了应用软件和各个程序,大致浏览了我手机中的内容,知道了我内心世界中的真实情况。但是为了了解到更多关于我的信息,他用自己的U盘插入我的手机之中,好在里面植入一道木马程序,能够令他即便是在远程也可以查看我的手机信息,并控制我的各项应用活动。但是植入木马程序不是一下子就能搞完了,虽然他家里的网络很快,但是仍旧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完成好,所以他便想办法拖延时间,为他能够顺利侵入我的手机做准备。很快,他就将U盘上的木马程序全都植入到了我的手机里面了,他才把U盘拔出,再将我的手机放到桌面上,等着我出来取走。如果我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他可以就这样蒙混过关,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如果我能意识有异常的话,那么他就得找个借口敷衍我,好让我对他不会产生怀疑,更不会对他产生任何的信任危机。他很厉害,很聪明,也很能干,他的脑子转得很快,在他知道了我有了怀疑的心理时,他就赶紧找借口搪塞我,让我不再怀疑下去,事实上我也确实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到了,真的以为手机是自己的一时粗心大意落下了,丝毫没有怀疑过黄天韬会在我手机上动手脚这一事情。但是以防万一,他害怕我会顺着自己的感觉深究下去,会查到他的身上,所以就借着吃饭为由,突然之间触景生情,和我说着他父母的事情,目的就是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同时获取我的一波同情之心和怜悯之心,让我对他疏于防范和戒备,而且通过真情的流露和私人事件的交流,他可以让我感受到,他是没有事情瞒着我的,而且我也不该对他有所怀疑,我应该相信他的为人和所做事情的动机。在我听他讲述关于自己的身世听得入迷之时,我也就没有任何的心思回想手机突然失踪的谜团,更不会去关心与他身世无关的事情,自然而然地就淡忘了刚刚他对我所做的事情。

“什么?你说什么?你居然跟我说谢谢?我没听错吧?”

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以为是黄天韬又在玩什么把戏。然而就在我准备问他的时候,我的电话铃声响起来了,我看了看手机,原来是我妈妈,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她看我还没回家,就觉得我一定是在外面玩得不亦乐乎、忘了回家的时间,所以特地打电话来催我回家。我虽然还没接电话,但是我已经能大致猜到电话的另一端的人会跟我说什么,她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度跟我说话,我听到了电话铃声的开头,我就已经猜到了这段对话的过程和结尾了。

但是我总不能告诉妈妈我现在在一个陌生男子的家里吃饭,还给他的房子打扫卫生、买菜做饭,甚至还在他的家里换上他的衣服吧,这些事随便让她知道一件都是不得了了,她一定会大发雷霆,甚至会有一种想要杀了我的冲动。因为她并不喜欢我和别的陌生男子待在同一个空间里,也不允许我未经她的同意而与陌生人见面相处,更不希望我和其他的男性朋友相处并产生别样的感情。这都是她对我的要求,要是我违反了她的要求,甚至触碰到了她的底线,她一定会想办法逼着我和朋友分开,甚至断绝朋友关系,哪怕我和这位异性朋友之间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她也不想让我们做朋友。如果我敢有一丝丝反抗的意思,她一定会变着法子来折磨我,不理我,不管我,与我冷战,控制我的人身自由,不让我出门,也不让我参加社交活动,硬生生要把我逼疯掉才肯罢休。如今我在黄天韬家里做了这么多事情,要是让妈妈知道了的话,我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我不能在电话里跟她说实话。但是她都已经打电话过来催我了,我总不能连她的电话都不接吧,这样她会更加疯狂的,她会实行夺命连环call,连续响好几个电话来找我,直到我肯听她的电话为止。接电话理她吧,她又会问长问短,刨根问底;如果不理她的话,她会担心我,从而打更多的电话,结果将会更加糟糕。我左右都是为难,想了很久,都没能拨通电话来接听。

黄天韬听到我的电话铃声响了很久,原本在吃饭的他也慢了下来,不再专心吃饭。他瞥到我的来电显示,上面写着“妈妈”二字,他知道我是因为为难,不知道如何跟母亲交代我在干什么、在哪里而烦恼,也因此迟迟不肯接听电话。他能懂我的心思,但是他知道的还只是表面现象而已,以为我们两个的关系不是很好,不知道我跟妈妈之间真正的矛盾。他看到我犹犹豫豫的样子,觉得我可能会有事情发生。原本他只想坐着看戏,看看我究竟如何应对这样的难题,但是他知道我的困难,而且他把我的底细摸得这么透彻,他很清楚我接这通电话会面对什么样的困境,所以他内心也有想过要帮助我,让我做到两全其美而不得罪任何人,同时心里也不会有任何的负担。但是他也清楚,我只有靠自己才能过这一关,我需要的帮助更多的是他人的推动和鼓励,而不是实实在在的代劳。

“怎么不接电话呢?”黄天韬夹起面前的菜,若无其事般的吃着,然后看着我如何应对这通麻烦的电话。

我听到黄天韬这么问之后,我的心里也是有些慌的,我为什么不接这通电话呢?电话的另一端是我很熟悉的人,是我的至亲,她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关心我而已,我有什么不敢接的呢?要是我接了的话,又会发生什么呢?最坏的情况又是什么呢?我到底在害怕些什么呢?我一遍一遍地问自己的内心,好让脑子更加清楚,我应该如何应对这通电话。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电话挂了,因为实在是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这通电话就自己挂掉了。不过很快,这通电话很快又重新拨打了过来,因为我知道,电话的另一头没有听到我的回应是不肯罢休的,我哪怕是对她说些无用的废话、敷衍之话,也要接听,不然她还是会在挂了电话之后又一遍一遍地重拨过来,直到她得到她想要的回应为止。

这一次,我没有再像上一次那样思考得那么久了,我在铃声响了没多久之后就拿起电话听,这一次,我不再犹豫了,我已经想好了要如何应对了,我不怕她在电话里会如何刁难我,更不怕她会给我出什么难题。我很有信心,我一定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来向她交差,好不让我陷于绝境之中,更不会让她感到失望。

“接就接,你以为我不敢吗?”我反过来唬住黄天韬,我不能让他觉得,我原来在妈妈面前是这么怂的。于是我接通了电话,平复好内心翻滚涌动的心情,认真地接听她的来电。

“喂——妈妈,是我。”

“洛雨啊,你怎么这么迟才听我的电话啊?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她焦虑的心情。

“没有,怎么会呢。我刚刚在和朋友玩呢,一时之间没听到而已,我不是故意不听你电话的。”

“朋友?什么朋友?你今天是出去玩了吗?怎么没告诉我呀?”

“我告诉你了呀,我出门的时候就跟你说了我今天出来和朋友玩嘛,你不记得了吗?我想着今天周末嘛,天气又这么好,就想出来走走,运动运动,我都跟你说了的呀。”我的脑子里快速地转着,将一切安全的可靠的借口和理由想出来,并组织好语言,淡定地说出她想要听到的话。

“哦,是吗?可能是妈妈忘记了,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是的,那你现在和谁在一起呢?你们又在干嘛呢?”她像是在查岗一样,想知道我的所有行踪轨迹,好确定我有没有越界,是否越过她心里那道防线。

“我吗?我……我现在就跟朋友一起啊,何家月你知道吧?我就是跟何家月在一块儿呢。”由于我不能说出我是在黄天韬的家里呆着,我只能根据白天的活动,告诉她我是在跟何家月在一起,这样她就不会太怀疑我了。

“是家月啊……那还好一点,那你们两个这么晚了,还在外面玩吗?都吃饭了吗?要是还没吃的话,顺便带家月来家里吃饭吧,反正今天啊,你黄叔叔买了很多菜回来,我们两个吃也吃不完的,带上你的朋友来家里坐坐啊。”

原来她不仅是催着我回家吃饭,还想借机让我带何家月回家,这样她就能通过何家月的口来得知更多关于我的事情了。可是我现在是在骗她啊,何家月并不在我的身边,我也无法带她回家,怎么能一起吃饭呢?不行,我一定得想更加完美的理由来应付她才行。

“不了,妈妈,何家月今天不来了,我今晚也不回来了,我会到何家月家里住一晚,明天再回来。”

“明天?你确定你要在别人家里留宿?这样会不会打扰到何家月啊?你要是没事就赶紧回家吧,大家都等着你开饭呢。”

“不用了,你们自己先吃吧,不用留我饭了,更不用等我了。现在都这么晚了,要是我一个人回去,何家月会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而且她喝了很多的酒,我想我得带她回去,免得她一个人莽莽撞撞的,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而且,妈妈你也不用担心了,我就在她的家里住一晚,她巴不得呢,她早就想和我住在一起了,所以根本不会嫌弃我,更不会觉得我会给她添麻烦的。”我急中生智,瞎扯了一个理由出来。不在我身边的何家月因为我对妈妈的交差而平白无故地躺了枪,更不知道我会借她来应对妈妈的来电。

她相信了我的鬼话,相信了我真的跟何家月在一块儿,相信了我会在何家月的家里留宿一晚,明天再回去,她似乎对我的谎话没有任何的怀疑,她也不再问我再多的问题了,而是嘱咐我万事小心,注意路上的车和行人,也嘱咐我们两个女孩子不要玩得太晚,注意天黑防寒。

“行了,妈妈,我们两个女孩子会知道自己照顾自己的了,我们会互相帮助的,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保证明天一定平安无事地回到家。”我向她做出最后的保证,让她不再对我产生怀疑之情。

“你明天回来的时候,我会不在家,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明天要出去一趟办点事,可能开不了档,卖不了烧腊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的。你记得回来之后锁好门,小心身后有可疑人物跟着,知道吗?”

“你要出去,你要去哪儿?做什么?”

我有些好奇,因为她很少会抛下自己的生意,转而出去外面的。一般去得近的地方,她会早上早点出门,下午早点回来烧制烧腊来卖。而只有去得远的地方,她才会暂停卖东西,从而做自己的事。她这么多年以来都是十年如一日,每天都是菜市场和家里两点一线,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活动,更没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她去做,她也很少出远门,更被说是去旅游玩。如今她居然要自己给自己放假一天,而且还说要出去一趟办事,看来这件事对她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了,而且她可能还得去很远的地方才能办到,甚至这件事还得办很久,不然她怎么能连什么时候回来都不知道呢?这么模糊的说法一点都不像她平时的作风,她更像是在隐瞒了某些事情。

“你别管我了,反正我就出趟门办件重要的事,你回到家没看到我就不要大惊小怪的,我可提前跟你说了,别到时候咋咋呼呼的。”

她还是没有跟我说实话,也不告诉我她究竟想干什么。既然这样的话,我也不勉强她说了,任由着她去了。反正她不在家的话,我的行动就更自由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怎么舒服怎么来,完全不受她的束缚,更不用被她管着,这种酸爽只有经历过父母不在家、自己在家称霸王的人才会理解的。想想当初自己还能在家称霸王的时候多逍遥自在,不用被别人管着,不用因为害怕而做事畏手畏脚的,更不用因为做错事而被人骂,仿佛自己就是家中的“一言堂”,没有人敢反驳自己,没有人会否定自己,更不会有人怀疑自己。但是这种感觉实在太珍贵、太稀缺了,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更没有这样的尝试了,因为她总是在家,我在家的时候总能见到她,我总是会和她处在同一个空间,我无法躲避她,更无法在家中做“一言堂”这么胆大妄为的事情。我面对着她,唯唯诺诺,畏手畏脚,行动和说话都有着很大的束缚,我无法在家安心地表现自己,无法做到真正的自我,我一直活在她的阴影之中。

“好吧,那你明天去哪儿都好,做什么都好,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哦。”

我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既然她不肯说,那我问得再多也没有用,与其在这儿纠缠,不如及早结束了这通电话,好好想想我接下来该去什么地方睡觉更好了。我挂了电话,没有再跟她继续聊下去。

黄天韬全程听着我和妈妈在讲电话,听着我们两个之间的对话,一边吃着桌上的饭菜,一边看着我在他面前演的这出好戏,他都忍不住要为我鼓掌,为我喝彩了。因为他很少见过有人能这么淡定地撒谎,而且撒谎的时候连眼睛都不带眨的,脸不红心不跳的。他也很少见过有人能自圆其说,谎话连篇,明明漏洞百出的谎言,还能说得这么淡定自如,而神奇的是,听的人居然也相信了这谎言,任谁听了这谎言,都会发现这些鬼话是骗人的,根本就经不起推敲,更别提信服了。黄天韬听过很多人说谎,他能够甄别哪些话是真心的,哪些话是假意的,他知道一个完美的谎言是怎样的,更清楚想要编织出一个谎言而不被人识破是有多难,哪怕这个谎言天衣无缝,没有人能够甄别出来,撒谎的人也要接受良知和内心的考验,如果这个说谎的人连自己都能骗到,那么他的心理素质才算是真正的强大,才算是一个真正的说谎专家。但是在他听到我的谎话连篇之后,他就觉得我非常有做撒谎专家的潜质,他觉得我的心理素质可以强大到既能欺骗到他人,还能欺骗到自己,毕竟这种能力可遇不可求,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而在我身上,他仿佛看到了曙光和希望。他甚至还觉得,要是我能够加以训练和练习,一定能成为一个满口谎言的大老千,骗倒所有的人。虽然我编的谎言有很多的漏洞,甚至里面出现了很多的逻辑错误,但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这么急的情况下,我还能编出这么完整的谎言也算不错吧。更何况我讲的时候是有理有据的,连妈妈都能相信我所说的话,那么就证明,我撒谎这方面还是可以的,至少能骗到身边的人嘛。我知道说谎是不对的,但是我这也是实属无奈之举啊,如果我有更好的选择,我一定不会选择欺骗她,以谎言的方式和她对话。

“怎么不跟你妈妈说实话?怎么不跟她说你跟我在一起,非说你跟何家月在一块儿呢?我有那么可怕吗?”黄天韬看到我如此心虚,便觉得很好奇,他假装想不通我为什么要向妈妈说谎话。

“你不懂,你就别问了。”我不想跟黄天韬解释太多,害怕我解释得越多,就越解释不清楚。

“我就是不懂才会问你啊!要是我都懂的话,那我们之间就没啥可以交流了,你说是吧?”黄天韬说着模棱两可的话,听他的意思,他好像知道很多关于我的事情一样,“总要有个人装装傻,这对话才能进行下去,不是吗?”?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黯黯双鱼恻》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超神模拟,我有无…
2 我的妖孽二小姐
3 假装破产后,老婆…
4 重回1990
5 逍遥小捕快
6 穿书:豪门大佬的…
7 七零小娇媳:我带…
8 极致甜宠:四爷每…
9 被卖为丫鬟后,我…
10 藏武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我杀敌就能变强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8345 字
白仲,秦之杀神,血手人屠,嗜杀如狂,每战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2 三国:气运图录,开局娶亲大小乔 作者: 奔跑的山竹
历史穿越 369946 字
开局激活气运图录,集邮就能获得奖励,激活全三国名臣武将美人.

3 大秦:苟成陆地神仙,被金榜曝光了! 作者: 大秦嬴子夜
mg官网网站真人 743161 字
赢子夜意外穿越到了大秦,默默苟住发育十年,最终成为了陆地神仙。

4 纨绔世子爷 作者: 炎七侠
mg官网网站真人 194816 字
皇帝不让做纨绔,爷就当牛人,拳打皇子,脚踹皇帝,公主妃嫔咩咩叫

5 全民国主:朕率大秦横扫八荒 作者: 岁寒书
mg官网网站真人 358382 字
灭万国,定九州,武将名臣尽归我手,大秦铁骑,逐鹿万国,谁与争锋!

6 墨少,你家玄学萌妻飒爆了 作者: 帝王花
mg官网大全真人 275383 字
玄学大佬重生豪门弃女?安玖兮笑:只要我开口,世家少夫人位置任我选!

7 妙手小野医 作者: 耀世天下
乡村乡土 420311 字
农村小伙凭失传古医术玩转花都,太乙神针可救治活人,也可杀人于无形

8 首席国医 作者: 江门二爷
mg棋牌平台生活 467147 字
回到过去,一不小心成了国医大佬,很无奈,但我只是想治病救人而已。

9 爱摸鱼的狐狸夫人 作者: 云朵妤子酱
古典仙缘 107617 字
爱摸鱼的小狐狸,竟被她打晕送给了魔界至尊当夫人!救命,好想逃!

10 浮生如梦不可追 作者: 九州辰
女尊女强 107244 字
你对我那不能宣之于口的爱,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你们仙门正道的阴谋。

《第三十一章 冤家不对头(中)》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