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黯黯双鱼恻 [书号339562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四十一章 画室(中)

《黯黯双鱼恻》 莞风/著, 本章共10006字, 更新于: 2022-02-27 22:00

黄天韬看到我如此焦急地让他离开,还亲口承认了喜欢唐昊晖这个事实,他就猜到,我一定是铁了心誓要和唐昊晖在一块儿了。他没有了方才的嬉皮笑脸,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模样,他知道我是来真的了,于是就知趣地选择离开,不再选择打扰属于我和唐昊晖两个人的清净。

“你说的可都是真的?”黄天韬问我。

“当然!在这件事情上,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你,而且,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嘛,还问那么多干嘛?”我有些不耐烦了,只好随便应付他。

“好,既然你是真的喜欢他,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走。”黄天韬的语气里有些落寞,失望,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黄天韬小声跟我说完,就转过去对唐昊晖说再见,说以后有空再来聊。也许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吧,唐昊晖觉得为了和我待在一起而让朋友离开会影响了我和朋友之间的感情,所以就提议让黄天韬一起来玩,不要独自离开。

“黄天韬,你是洛雨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我跟洛雨这么要好,你也一起来玩,一起聊吧,我想,我们应该有很多话题聊的。”唐昊晖对黄天韬说。

“不了,我免得打扰你们了,而且我跟你不熟,没什么好聊的。”黄天韬冷冷地说,一副生人勿近的态势,仿佛被我刚才所说的话给伤到了他敏感的心,面对唐昊晖的友好之邀,他觉得唐昊晖是在跟他宣战,是在向他示威,是在讽刺,我喜欢的人是唐昊晖,而不是他。让他一起去工作室玩,就是为了看看我和唐昊晖在一起时有多么开心。唐昊晖就算再傻,也不会连我想要跟唐昊晖独处这么明显的心态都看不出来吧,还让他一起来,这不是宣战是什么?

“别啊,别啊,大家都是朋友嘛,一起来很热闹一些,黄天韬,你也一起过来吧,可好玩了。”唐昊晖看到黄天韬如此推辞,就再次盛情邀约。

“还是不去了吧。”黄天韬再次推辞。

“来嘛……”

“不来了……”

……

两人一直在拉扯着,一个尽情邀请,一个却在尽力推脱,我看到他们两个这样子,觉得很是无奈。于是,我就放弃了,黄天韬也跟着我们一起去。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不要再这样了,算了,就当是我临时改变主意好了,黄天韬,你就跟着我们一起来玩吧。昊晖,你确定让他跟着我们来你那儿玩吗?我可提前告诉你哦,要是他捣乱的话,可别怪我,因为他是个很奇怪的人。”我对着黄天韬和唐昊晖说。

“没关系,反正我那儿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尽管来吧。而且,我也想认识下这位新朋友。”唐昊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并不害怕黄天韬会对他做出什么事一样。

“程洛雨,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赖着你不走哦,是你的唐昊晖让我一起来玩的哦。”黄天韬虽然嘴上说着不太情愿,实际上,却异常开心,因为能够和我待在一块儿,还能顺便找机会在唐昊晖面前说我们俩的关系,他肯定又能为他的恶作剧找到可以实现的机会。

于是乎,我们三个人一同走向唐昊晖的工作画室,因为唐昊晖之前跟我提到过,他的画室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走几步路就能到,所以我们走了没多久就到了,并来到了唐昊晖工作的地方,也就是他一天到晚都待的地方。

唐昊晖工作的画室是在一幢破旧的老式居民楼里,这幢楼看上去已经有一定的楼龄了,外表看上去破破烂烂的,但是走到里面去看的时候,又没有我们站在外面看时那么糟糕,该有的安全设施还是有的,该有的智能电器还是有的,只是有点老了,用起来可能会不太顺手,而且很容易坏。唐昊晖带着我们上楼,大概在二楼的位置,然后一直跟着走廊走到尽头,最后的那间房间才是他真正工作的地方。我和黄天韬跟着唐昊晖进入房间里面,当门被打开的时候,我们发现,里面的空间还是挺大的,虽然是位置处于这幢楼的犄角旮旯的死角位,但是这里的空间一点都不比普通的商用办公室拥挤,非常宽敞,如果没有这些家具的话,我想这里至少能够容纳下二三十人吧。正正是因为空间位置大,能容纳得下很多的东西,所以唐昊晖和他的朋友会选择这里作为他们工作的地方,并放下很多幅画作和艺术作品。我和黄天韬走进去,一边惊叹于这里的空间宽敞,一边观赏着这里摆放的种种艺术作品。虽然这里的不是处于市中心,但是这里的地很是金贵,像这么大的地儿,租金应该不便宜吧,而他们居然能够找到这里作为创作的地方,真是不简单。而唐昊晖和他的朋友在这里所创作的艺术品少说也有十多件吧,除了大幅大幅的画作,还有不少泥塑、木雕、雕塑、模型、陶瓷等,这些都是艺术家们辛苦创作出来的杰作和呕心沥血的结晶,他们一定是这些奇特的艺术瑰宝上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时间。我不是个很懂艺术的人,有很多的艺术作品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但是我很难get到这些作品里面的内涵,也不太能理解唐昊晖和他的朋友所创作出来的作品到底在表达什么意思。

画室里最大的一幅画是挂在南边墙面上,正好面对着门口,所以刚刚唐昊晖一开门的时候,我们就能一眼就望见了这幅巨型画作,这幅画所用的画布很大,挂在墙上的时候,几乎在墙上占了五分之一的位置,而且位置也是在墙的正中间,非常醒目,能够让人一进来这个画室就能够注意到这幅画。这幅画上面画的是两个人,一个女人一个男人,女人的打扮是日系温柔风,慵懒随意的羊毛卷披在肩上,配上阳光的照耀呈现出深棕色,看上去很有氛围感,她穿着一件天蓝色格纹的宽松针织毛衣,和一条网纱浅色长裙,戴着一副圆细框眼镜,一眼看上去应该是个温柔甜美的女孩子。而男人所画出来的模样很少,大概他不是画中的主角,所以对于他的描绘很少,我甚至连他的正脸都看不到,只看得到他的背影,根据他的背影,我猜测他应该是穿着一件夹克外套和舒适的宽松牛仔裤,看上去非常休闲且随意。画中的这一幕发生地点应该是在图书馆或者书店或者有书的地方,因为我看到画中女人的身后有书架,也有一些路人坐在一边看书,因此我猜测发生的地点是在这些地方。时间大概是白天的时候,虽然没有明确显示出来画中故事发生的时间,但是我从画的明亮程度猜测,应该是在白天的时候。而画的内容大概是一个女人正蹲在地上捡东西,正好碰上一个迎面走来的男人,男人看到女人的东西掉了,便弯下身帮助女人捡东西,而女人看到男人对她的帮助,便抬起头望着他。而这幅画正是定格在了女人抬头的那一瞬间,阳光也正好洒在了她的脸上,美好而又柔和,让人心动而迷恋。女孩的眼睛里如同秋波般温柔深邃,尽情显示着初恋的美好和一见钟情的惊喜之感,她被眼前这位男人的外表所迷住,她的眼里藏不住对男人的爱意,是心动的感觉,是小鹿乱撞的感觉,是爱情的感觉,她的脸色有些红意,尽管没有涂上胭脂,也是红粉绯绯的模样,让人一眼就能认得出来,她对眼前男人的爱慕之情,她的嘴好像是张开想要说些什么,但又欲言又止,没有将心里想要说的话说出来。而在那个女人面前的男人顾着帮助女人捡起地上的东西,好像并没有注意到女人的脸,他低着头,专心地做自己的事情。由于画面上的这个男人是背对着的,我们没能看得出来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也看不出来他面对这位女人所表现出来的态度。这幅画大概想表达的意思就是女人和男人初见时的心动感觉吧,这幅画应该是写实的,所以当中所表达的情感和意思我应该能够看得出来,也能大概猜到这幅画想要说什么。

除了这幅巨型的画作摆在画室的正中央显眼位置,还有很多的泥塑、木雕陈列在这幅画下面的柜子里,还有一些刚刚新鲜制作完成的泥塑还没有完全干的,则摆在了柜子附近的位置,下面有一些废弃的旧报纸垫着,而还没有完成的木雕则放在柜子旁边的桌子上,有些雕的是人,有些雕的是物,还有很多是奇形怪状的,我描述不上来,也有可能是还未完工,所以我暂时看不出来这雕的是什么东西。我在桌子上看到,除了木雕还有一些奇特的雕塑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例如将铅笔的笔头削得很粗,并在这个笔头上面雕出不同的形状,有的将笔头雕成了一个鞋子,有的则雕成了一个爱心的模样,有的雕成了一只叮当猫,有的则雕成一个斧头或者锯齿,还有的甚至采用了镂空的技术,雕成了一个沙漏的模样,非常小巧精致,这些铅笔大都是他们用剩下的短铅笔,这些精巧的铅笔雕塑很像是现代版的“核舟记”,体现出来艺术家们的创作心血和灵感源泉。我凑近这些雕塑品仔细观看,觉得很是精巧,没想到铅笔头还能这么玩,而且小小的一个,拿在手中我都会害怕把这精巧的艺术品弄坏,所以我便没有随便乱碰桌面上的东西,只用眼睛观赏着。

除了这些,画室里还摆放了很多的摆件和白色雕塑,还有很多的画板放在屋子的中央,画板面前还有凳子和各色颜料画笔,仿佛艺术工作者们可以随时就能拿起工具进行创作,不让灵光一现的灵感溜走。我小心翼翼地走到不同的画板面前,看看他们都在画些什么,看看他们的画作是怎么样的。但是我的艺术欣赏水平终究是有限的,虽然有些画已经画好了,但我还是看不懂画里的图案到底是什么,尤其是一些抽象的线条和几何图形组成,我完全看不懂,这也许是抽象画派吧,这不是我所能理解的。这些抽象画里面,没有一个图案是完整的,没有一个场景是能大概猜出什么意思的,仿佛将一个完整的图案拆分成几个碎块或者碎片,零零散散地与其他几何图形或者另一个完整的被拆开的图案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怪异的个体,让人无法分辨出原来的个体是什么。而且在用色上也是非常大胆,很多一般人不敢随便用的配色组合都用在了画上面,看上去很有视觉冲击力,虽然画面整体看上去很乱,但是仔细一看,每个碎片的组合又有一定的规律和道理,不是随便乱砌的,整幅画看上去非常有后现代艺术的气息,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画派风格。我看了一小会儿这种抽象画作就没有再继续观赏下去了,我无法理解当中的寓意,也不知道这样画所表达出来的情感和意思,更谈不上喜欢,我只觉得这些画看上去令人很不安,令人感到心理不适,也许艺术这玩意儿不能做到每个人都是一样的看法,是因人而异的,或许他们觉得好看的有艺术价值的东西,在我看来并没有那么好看,我只能说这些风格不符合我的品味。

当然了,除了这些摆在显眼位置的水彩画之外,画室的右边还有两张桌子,上面有两台电脑和画画用的电子板,在画漫画、插画等商业用途的画作时,就需要用到电子工具来作为辅助和创作,并通过这台电脑发给甲方。桌子旁边还有一点空位,那里放着两个像人一样高的模型,这个模型应该是个机器人,就像是变形金刚里面的擎天柱一样。还有一个是未完成的人型模型,由于没有完成,我看不出来这个人型模型到底是谁,也不知道他将会是以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由于画室的空间很大,所以能够摆放得下很多的艺术作品,而且画室的装修风格很像是近现代的工厂风格,在里面参观的时候可以感受到弄弄的艺术气息和文艺氛围,另外用品摆设也是很用心,方便给在这里工作的艺术工作者以灵感和创作的来源。所以我和黄天韬逛了一圈,才把这里的环境给摸熟看清,才真正看清楚唐昊晖工作的环境究竟是怎样的。

黄天韬看上去也不像是有艺术细胞的样子,我想他估计和我一样,也是看不懂这到底画的是什么内容吧,他和我一样,一进到画室就被挂在墙中央的巨型画作给吸引住,并跟着我一起端详着这眼前的画,感受这画里男女所表达的情感。他自行走到桌面上看看那些精巧的泥塑和木雕,还用手戳,我害怕他会把东西弄坏,就小声提醒他不要乱碰唐昊晖的东西,也不要随便乱戳,要是坏了的话我们两个都赔不起,他才放下手中的艺术品,转而看那些放在屋子中央的画板,去玩电脑上的画板,去和擎天柱模型一起自拍。他更像是来这里闲逛和玩耍、打卡留念的,并没有像我一样仔细欣赏这些艺术品,好好来一场艺术的熏陶和氛围感染。

唐昊晖进来之后就放下手中的钥匙,打开画室里的灯光,让我们随便看,随便玩,只要不弄烂不弄坏就行。

“欢迎来到我的工作室!这个工作室是我朋友开的,我是借他工作室用的,顺便帮助他完成一些很赶很急的工作,同时也完成自己的工作,本来是想在这里待个两三个月就走的了,但是我的朋友他又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帮他分担,又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完成,他一个人做不来,所以为了尽情义,我就又留下来了,一直待在了这里,直到我遇见了洛雨。”

“你朋友开的工作室,你就在人家这里干活啊,不用交租金吗?还是说你想白嫖?”黄天韬发出了不怀好意的问题。

“租金不用我交,但是水电费我是会和我的朋友一起分担的。而且我本来就是过来帮他的,我现在帮他干的活实际上是他接来的,他一个人搞不来,所以才让我过来帮他,我没有收过他的钱的,要是他还要我交租金的话,那他可就太不厚道了。”唐昊晖向我们解释,原来他是友情帮助的,来这里工作纯粹是看在朋友的情面上,而且他并没有收取朋友任何的费用,借在朋友的画室工作并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是情有可原的。

“你的朋友应该为你感到高兴的,他能有你这么仗义的朋友,帮他做那么多事情还不收钱,他一定舍不得让你走的,更被说收你的钱了。昊晖,你真的好厉害。”我不禁对唐昊晖的行为感到崇拜,他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人,我对他的喜欢和好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然而黄天韬并不是这么想,虽然唐昊晖已经解释得很清楚,在朋友的画室里工作纯粹是友情帮助,和朋友之间并不是雇佣的关系,但是他依然觉得唐昊晖是在狡辩,所做的是白嫖的行为,他对唐昊晖的行为感到很不以为然。

“这里地方这么大,租金应该很贵吧?多少钱一个月?”我忍不住问唐昊晖。

“具体多少钱一个月我不太清楚,因为费用都是我的朋友去交的。这里原本是作为仓库用的,但是一直都没有人租来用,算是个荒废了的仓库,而且这个仓库的位置也算是偏僻,你们刚才进来的时候都看到了,楼层虽然不高,但是从走廊一直走到尽头,还是蛮远的。我朋友看这里的地方这么宽敞,租金又比其他的常规商用办公室便宜,所以就租下了这里作为画室用了。这幢楼虽然比较老旧,但是供电还是稳定的,能支持日常的工作所需。”唐昊晖进一步跟我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会选择这里作为你们的工作室,虽然是废弃的仓库,但是胜在空间宽敞,能放得下很多的东西,而且这里有种不刻意装修和修饰的原始美,能给你们的创作提供很多的灵感。”我说。

“切!还不是废弃仓库一个,原始美?就是估计是没有多钱装修的吧,穷就直接说是穷嘛,整那么多花俏玩意儿。”黄天韬很不在意地调侃道。

我真的很想给他扇一巴掌,“你不说话没人会当你是哑巴的。”我小声责怪他。

“是,我们就是因为穷,没有钱才没有进行大装修的,不然也不会直接在这个仓库里面开始工作。不过,不也一样没有影响嘛,就将就先用着吧。而且我们不会一直在这里的,等赚到了钱,我们会搬到更好的更方便的地方工作,这一点你可以不用担心。”唐昊晖笑笑说,好像并没有被黄天韬的嘲讽所影响到,他带着我们四处参观,一边聊着一边向我们介绍他们的艺术创作品,“要不我带你们四处看看吧,这些都是我们做的,中间的那些画都是我画的,这一边的雕塑和模型大都是我朋友做的,有少数的木雕是我做的。”

“真的吗?你们好厉害啊,那边的擎天柱也是你们做的?”我对唐昊晖产生了一种钦佩之情。

“是我们两个一起做的,做了几天几夜呢,单单是设计和寻找材料就用了一个礼拜,拼上去也用了好久。因为尺寸很大,所以需要我和朋友两个合力一起做才行,要是只有我们任何一个人来做的话,应该都不能做到这样的效果。”

我想起了挂在墙中央的那副巨型画作,有些好奇这幅画为什么会挂在那里,而且画风与放在屋子中央的画板上的抽象画截然不同,难道这幅画也是出自唐昊晖之手吗?如果说屋子中间的那些画都是唐昊晖画的话,那么墙上这幅画也跟他平常画的那些太不一样了吧,画风完全是两个人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我随着唐昊晖走到那副巨型画作面前的时候,我向唐昊晖提出了我心中的疑问。

“我记得摆在屋子中间的那些画板上的画都是很抽象、很怪异的,怎么这一副画却那么写实呢?这是你画的吗?”

“是的,那副画也是我画的,觉得怎么样?”唐昊晖向我承认了。

“真的是你画的吗?可是为什么与你其他画的风格这么不一样呢?看上去不像是同一个人画的,风格差异太大了,一个笔触细腻,线条柔和,一个用色大胆,组块丰富,连我这个外行都看得出来,这完全就是出自两个人之手,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来差别啊。”我提出疑问。

“正正是因为你是外行,所以你才看不出来,其实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有共同之处的,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黄天韬,是不是?”唐昊晖笑笑道,给我卖了个小关子。

黄天韬听到唐昊晖提到了他,他便凑上来看,他明明是个不太懂艺术的人,怎么会从这两件不同的画作中看出相同之处呢?谁知,他凑过来,仔细观察这幅巨型画作和平常的画,然后又用手指仔细做了比对,若有其事地点点头,假装自己看懂了的样子。

“这很明显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啊,你看啊,上面的这一块原本是涂的浅色,后来才涂了一层深色一点的,我猜啊,应该是一开始涂错色了,又不想舍弃整幅画,所以就将错就错;而平时画的呢,也有这种情况出现,虽然不是出现得很多,但是墙上的这幅和画板上的那些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情况,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一定是平时有很多涂错色的情况出现,然后又不想浪费了整幅画,所以才冒险掩盖瑕疵。还有啊,你看一些画得重的、粗的线条,几乎都是差不多的,不管是墙上这一幅,还是画板的那些,用笔力度几乎都是一样的,说明画这些画的人肯定是同一种绘画习惯,所以我敢肯定就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画出来的。程洛雨,你不会连这都看不出来吧?这么明显,我一个不懂画的人都看得出来。你呀,看东西就不要单看表面的,要多看一点,看得深入一点嘛,这样才能发现更多的嘛。”

黄天韬跟我解释了一大堆,一副很得意的样子,好像自己发现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样,在我面前不停嘚瑟,还能借机讽刺我。我根据他说的那些特点仔细比对墙上的和画板上的画,发现的确是这样的。黄天韬并不是对绘画一窍不通,也不是完全看不懂,看来他比我想象中的要懂得多多了。

“是的,的确是这样的,我确实是有这样的习惯,我知道涂错色还在上面添加是很不好的习惯,但是我还是改不了,当看到一开始涂上去的颜色不是很好的时候,我会选择重来,或者将整幅画作废,如果是重涂能够挽救的话,那我就将错就错,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我会重新画,直到画到满意为止。”唐昊晖同意了黄天韬的说法,也承认了自己这个不好的绘画习惯。

“这么小的细节,我哪能看得出来呢?不过既然真的是你画的话,为什么你会画这样的画呢?而且还这么大一幅,一定画了很久吧?”我问。

“是挺久的,当时我为了画出这个场景出来,回忆了很久才记起来所有的细节,原因无他,就是想将当时所有的细节都表现出来,将发生的场景复刻出来,所以我特地用了写实的绘画方式,将当时的场景全都表现出来,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找到她。”唐昊晖说。

“她是谁?”

“图中的女主角,她是我要找的人。”

“那图上面的男人呢?”

“是我。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还不知道她是谁,住在哪儿,做什么,也不知道她的任何信息。我和她只见过一面,见面的时间也很短,只有匆匆的一面,虽然只有匆匆的一面,但是就算是很短的时间里,我对她的印象还是很深刻,我脑海里一直出现着她的模样。而且自从那一次匆匆见面之后,我就一直回想起她,我在想,我有没有可能会有一天再遇上她,要是再次遇见她,我一定要问清楚她到底叫什么名字,而不会让她像那天一样,匆匆地跑了。”唐昊晖看着那副画,好像想起了很多以往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令他浮想联翩,让他至今都无法忘怀。

我和黄天韬看到唐昊晖说的这些话,也都大概猜测到画中的女主角一定是非同寻常的人,她一定是唐昊晖苦苦追寻的重要人物,而且对唐昊晖来说很有可能是他喜欢的人。我们看了对方一眼,心领神会,知道这幅画在唐昊晖的心里究竟有多么重要了,便没有打断他的回忆和描述,让他继续说着这幅画的来源和画里面的故事。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会相信,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的时候是在大学的开放图书馆里面,当时我因为要搜索一些资料就去图书馆借书,借完书之后我就打算离开,当时,我拿着借的几本书往书桌那边走去。也许是我当时低着头走路,没有看清楚前面走过来的人,我一下就撞到了人,这个人就是画上的女孩子,她就是被我撞到的人,她手上的书本和文件都掉在了地上,散落了一地。我知道自己因为失误撞到了人,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就连忙蹲下来帮那个女孩捡起掉的东西,希望能够以此来向她赔罪补偿吧,我一边跟她道歉,一边给她捡东西。等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之后,我才抬头看清楚了她的脸,我才发现她一直在看着我,眼神也是很暧昧的样子,她的神情就像是画上面的样子,含情脉脉地,对着我有着很复杂的感情。而我第一次看到她的脸,我就被她吸引住了,我陷入了她的魅力当中,我对着她,好像有一种很复杂的感情,可能是对她有好感吧,从我见她的第一面开始,我就将她的样子刻在了我的脑海之中,我就无法忘记她,一见就是无法忘怀的那种感觉。只可惜,当时的我真的好笨,忘了问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忘了问她住在哪里,就让她跑了。我只记得她长什么样子,却忘了问她究竟是什么名字,都怪我当时太笨了。”

“就算她跑了,你如果对她有意思的话,可以追出去啊,你可以追出去拦住她问她的名字啊。”黄天韬给唐昊晖提建议。

“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那个时候,她捡起了我帮她收拾好的书本和文件,就连忙起身跑了,她没有怪我,没有骂我,没有说任何话,而是看了我几眼就匆匆跑了。我原本还想跟她道歉说对不起的,但是还没等我说出话来她就直接跑掉了,而且根本不给我解释道歉的机会,也不打算跟我说话,更别提更多的交流了。她跑了之后我起初还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跟着跑出去,因为我想当面跟她说声对不起,并问问她叫……问问她叫什么名字。”唐昊晖说到这里,暗暗笑了,好像是掩饰不了自己的私心。

“然后顺便找她要个电话,加个微信,然后趁机泡她。”黄天韬接下去说出唐昊晖想说但又不敢说的话。

“你又在乱说什么?”我对黄天韬的胡言乱语感到厌烦,觉得唐昊晖并不是像他所说的那种人,应该不会一天到晚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连忙制止了他的说话,让唐昊晖继续将故事说下去,“你不用管黄天韬,继续说,然后呢?后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我跟着她跑出去,但是我一跑出去我就没有见到她了,不知道她跑去哪里了。我想她才刚刚离开没有多久,而且还穿着裙子,应该不方便跑,就算是跑,也应该不会跑多远吧,所以我还在附近找了一遍,结果我还是没有找到她,连人影都没见着,我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我还问了问图书馆附近经过的人,问有没有人看见了她,但是大家都说没有看到她。因为是在大学的开放图书馆里面遇到她的,所以我在想她会不会是这间大学里面的学生,所以我就在大学的图书馆里面呆了几天,看能不能再次遇见她,而且我还在校园里逛逛,看看有没有机会能与她偶遇,我还向学校里面的学生打听,看有没有人认识她。但是我又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更不知道她是哪个班的,所以很难问出结果,好久都没有找到她。”唐昊晖说。

“那你最后放弃找她了吗?”我问。

“当然没有,我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她,虽然我知道我能再次遇见她的几率很低,但是我相信,只要我有心的话,我一定能够找到她,和她相遇。要是我有机会见到她,我一定不会再错过她了,我一定会牢牢将她拽住,不让她就这样跑掉了。但是找的时间越长,我脑海中对于她的记忆就越模糊,我感觉我好像快要忘记了她的长相,所以,我就拼命回想,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回想起我和她第一次见面的场面,并根据当时的场景全都画出来,一笔一画全都展现在纸上,就连当时发生的场景和各种细节都展现出来。这样我就可以永远记住她的长相,可以根据画里的她而找到她,我相信我终有一天可以找到她,并和她再续前缘。虽然这个机会很渺茫,但是我还是相信,我和她会有一天相遇的。”唐昊晖陷入了对画中女孩的再次见面的憧憬之中,他觉得自己一定能在某一天的某个时刻,在某个地点和这个女孩再次相遇。

“那你现在呢?你找到她了吗?”我有些好奇唐昊晖这份耐心和执着到底有没有给他相应的回报。

唐昊晖没有立刻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犹豫了一会儿,他看着我的眼睛,他觉得我的神情不太对,他认为我听到了这个故事,不可能没有任何反应的啊,更不可能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啊,他在想,我难道还没听懂他讲的这个故事吗,还是没有理解他所要找的人究竟是谁吗?他很疑惑我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于是他试探着问我:“洛雨,我刚才说的这个故事,提到的这个女孩,你有没有觉得很熟悉?”

我有些懵了,我原本是在听唐昊晖在讲故事的啊,怎么突然之间唐昊晖就问我这么奇怪的问题呢?我不太懂他到底想问什么,我明明刚刚还是个吃瓜群众,事情的发展过程当然是由唐昊晖跟我揭晓了,他不应该问我事情的结局和发展走向的啊。我摇摇头,说:“什么意思?为什么问我呢?我不知道啊。”

“你听完我说的这个故事,真的没有觉得我说的这个女孩很像一个人吗?”唐昊晖继续追问我。

“没有啊,我没有感觉。”我还是摇头。

“没有感觉……那我想问问你,洛雨,你还记得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

“当然记得,因为工作嘛,那个时候我们公司帮一个商场策划一场公益活动,需要在社会上招募大量的画家和志愿者来帮忙,我记得你就是在网上报名了,然后我是在后台审核,并且来面试你的嘛,后来你不也是因为接了这份工作才与我有交集的嘛,后来我们就是这样认识的咯。”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黯黯双鱼恻》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超神模拟,我有无…
2 我的妖孽二小姐
3 假装破产后,老婆…
4 重回1990
5 逍遥小捕快
6 穿书:豪门大佬的…
7 七零小娇媳:我带…
8 极致甜宠:四爷每…
9 被卖为丫鬟后,我…
10 藏武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我杀敌就能变强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8345 字
白仲,秦之杀神,血手人屠,嗜杀如狂,每战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2 三国:气运图录,开局娶亲大小乔 作者: 奔跑的山竹
历史穿越 369946 字
开局激活气运图录,集邮就能获得奖励,激活全三国名臣武将美人.

3 大秦:苟成陆地神仙,被金榜曝光了! 作者: 大秦嬴子夜
mg官网网站真人 743161 字
赢子夜意外穿越到了大秦,默默苟住发育十年,最终成为了陆地神仙。

4 纨绔世子爷 作者: 炎七侠
mg官网网站真人 194816 字
皇帝不让做纨绔,爷就当牛人,拳打皇子,脚踹皇帝,公主妃嫔咩咩叫

5 全民国主:朕率大秦横扫八荒 作者: 岁寒书
mg官网网站真人 358382 字
灭万国,定九州,武将名臣尽归我手,大秦铁骑,逐鹿万国,谁与争锋!

6 墨少,你家玄学萌妻飒爆了 作者: 帝王花
mg官网大全真人 275383 字
玄学大佬重生豪门弃女?安玖兮笑:只要我开口,世家少夫人位置任我选!

7 妙手小野医 作者: 耀世天下
乡村乡土 420311 字
农村小伙凭失传古医术玩转花都,太乙神针可救治活人,也可杀人于无形

8 首席国医 作者: 江门二爷
mg棋牌平台生活 467147 字
回到过去,一不小心成了国医大佬,很无奈,但我只是想治病救人而已。

9 爱摸鱼的狐狸夫人 作者: 云朵妤子酱
古典仙缘 107617 字
爱摸鱼的小狐狸,竟被她打晕送给了魔界至尊当夫人!救命,好想逃!

10 浮生如梦不可追 作者: 九州辰
女尊女强 107244 字
你对我那不能宣之于口的爱,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你们仙门正道的阴谋。

《第四十一章 画室(中)》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