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黯黯双鱼恻 [书号339562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六十一章 误

《黯黯双鱼恻》 莞风/著, 本章共10011字, 更新于: 2022-03-26 12:35

傅萸烟觉得这个保险柜里应该是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她的好奇心驱使着她去打开那个保险柜并一探究竟。她出去书房看看房间外面的情况,确定没有人知道她进来书房之后,她就关上了门。虽然书房里面很昏暗,但越是接近的真相的东西就越是隐藏在黑暗之中,傅萸烟拿出手机,利用手机上的微弱亮光来照明,她走到那个保险柜面前,看着上面的设置,猜测这种款式的保险柜是利用按数字密码和钥匙才能打开的类型,可是她现在没有钥匙在身上,又不知道密码,该怎么做才能打开呢?傅萸烟想先试密码,她想了好几个赵新医生和何雯可能会用的密码,但是并没有成功。

本来这种破解密码的事儿对傅萸烟来说一点都不难,只要她有工具在手,她很快就可以将密码破解出来,并顺利打开保险柜,如今的状况有些困难,她只好另想办法。傅萸烟观察了下保险柜的外在构造,发现在底部的位置有几个插口,应该是用作充电和连接其他插件的。她想了一下,觉得既然有插口的话,她就可以利用这些插口来做文章。她注意到离充电口不远的地方有usb插口,所以她便从书房里随便找了一根数据线,一头插入这个保险柜,一头插到自己的手机中,在手机和保险柜联通的那一刻,她发现可以在手机上查看有关保险柜的信息,还能查看这个保险柜的密码,不过这个密码是以隐秘的状态呈现的,并不是实实在在将密码数字显示出来,傅萸烟能确定的只有这个密码是六位数字。原来这个插口是用作自主修复保险柜故障的,这个保险柜具有联网的功能,可以通过有线连接来将保险柜的有关数据和信息实时实地传送到外部机器当中,实现方便外部人员自主修复保险柜的效果。当保险柜出现故障的时候,使用者可以通过自主用外在工具来连接保险柜,查看出现故障的原因,并找出解决的方案。傅萸烟结合手机上所搜集到的信息,并在手机上插入自己的U盘,利用U盘里的数据强行进到保险柜的系统当中,并窃取保险柜系统里的数据。傅萸烟在手机上操作了好一会儿才能获取密码是多少,当她发现密码的数字之后,就立刻记在脑子里,并迅速断开保险柜和自己手机的连接,以防万一。

既然已经获得了密码的号码,现在就只剩下钥匙了,不过傅萸烟还是想碰碰运气,她试着能不能只依靠密码来开锁,结果这个保险柜还真的不能让她如愿,非要密码和钥匙二者兼得才能打开。傅萸烟没有气馁,她猜测保险柜在这里,那么钥匙应该是藏在比较隐秘的地方,也有可能为了方便找到而放在书房里,毕竟保险柜这么重要的东西都放在书房里了,那么有没有可能钥匙也是放在书房里呢?傅萸烟在书房的每个角落都仔细搜查了一遍,确保能尽快找到保险柜的钥匙。她发现在角落里有一张折叠床,上面还有枕头和被子,乱糟糟地放在床上,难道这里是有人睡觉的吗?睡觉的人会是谁呢?如果是给在家里做客的客人准备的话,不可能这么乱糟糟的啊,傅萸烟还拿起被子闻了闻,上面有一股人的气味,看来这里确实是有人睡过觉的。赵源在校内住宿,短时间内都不会回来家里,在这儿睡的人应该不是他。何雯和赵新医生是两夫妻,应该是共用同一个房间,也就是何雯现在所待的那个房间里,那么说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睡在这里的可能性不大,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但是傅萸烟从何雯和赵新医生两个人最近关系不是很好的态势来看,她猜测何雯和赵新医生可能是分开睡的,赵新医生因为将所有心思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所以他不想再跟何雯待在一起,那么说明睡在这里的人很有可能是赵新医生。如果说赵新医生睡在这里的话,这个保险柜又是属于他的话,那么他会不会将保险柜的钥匙放在书房里呢?傅萸烟一直都是在猜测之中,她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跟实际情况一样,问了争取能在快点找到保险柜的钥匙,傅萸烟在书房找了一遍,将里里外外都翻了一遍,都没有找到钥匙。

然而就在她准备放弃寻找并出去等何雯出来的时候,她不小心碰倒了放在门口旁边的大花瓶,这个大花瓶有半个人这么高,而且是长身的,在傅萸烟出去的时候一转身就碰倒了。那个长身的花瓶倒下之后,立刻发出了很大的声响,何雯在旁边的房间换衣服的时候听到了响声,就起了警觉之心,她以为傅萸烟在外面出了什么事,所以便开门出去看。不过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她觉得很是奇怪,明明刚刚还听到有东西掉地上的声音,怎么出来看却什么事都没有了呢?到底是哪里的东西掉了呢?傅萸烟还在楼下吃饭,难道说是傅萸烟那边出了什么事吗?刚刚的那些声响是从她那边发出来的吗?何雯越想越担心,她急忙从楼上下来,来到客厅,她没有看到傅萸烟在饭桌上吃饭,而是在厨房里,她站在汤锅前,面对着地上已经打烂了的陶瓷碗,她瞬间就明白了,原来傅萸烟是在舀汤喝的时候,可能因为没拿稳碗,所以碗就从手里掉下来,在地上摔碎了,发出很大的声响。傅萸烟站在汤碗前,打算将打碎的碎片捡起来,何雯便赶紧走到她的身边,看看她究竟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她看到傅萸烟蹲下来捡起碎片,便害怕傅萸烟会被这些碎片伤到手,所以就赶紧走上前去,让傅萸烟不要捡了,让她到一边坐,剩下的功夫让她何雯来做就行了。

“萸烟,你没事吧?”何雯一边拉开傅萸烟,一边询问她是否受了伤。

“我没事。雯姐,对不起,你做的汤实在太好喝了,我喝了一碗之后还想再喝,所以就来再舀一碗,没想到我真的是太笨了,我连一碗汤都拿不稳,还掉到了地上,不好意思啊,打烂你的一个碗。”傅萸烟演出一副很抱歉的样子,好掩饰她刚刚鬼鬼祟祟所做的事情,也好掩饰了她碰倒那个长身花瓶所发出来的声响,让何雯认为她听到的东西掉地的声音是因为她不小心把碗打碎了,而不是那个书房里的花瓶倒地的声音,这样何雯也不会去怀疑她曾经上过楼偷偷进入房间看过。

“是不是因为汤太烫了,所以一时没拿稳?”何雯猜测傅萸烟没拿稳的原因多半是因为这个,她猜测傅萸烟应该是害怕自己会责怪她,所以何雯就用一种平和的语气对傅萸烟说,她知道傅萸烟就算是打烂了她的碗也是情有可原的,她并没有要怪傅萸烟的意思。

傅萸烟点点头,她假装知道自己错了,并向何雯请求原谅,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不小心,那个碗就不会打烂,也不会惊动到何雯下来。“对不起,雯姐,要是我能够拿稳一点,碗就不会摔烂了,要不这样吧,我重新买一套新的碗筷给你吧,你能够原谅我吗?”

“先别说这样的话了,我根本就没有怪你,我知道你是无心打坏的,不用给我赔了,只不过一个碗而已,又不值多少钱,就这样吧,你也别自责了。”何雯能理解傅萸烟的无意之失,也原谅了她,并大度地原谅了傅萸烟。

“既然雯姐你不计较的话,那我就帮你收拾这里吧,让我为你做点事吧。”说完,傅萸烟就又打算蹲下去,继续捡起掉在地上的碎片。不过在她蹲下去之前,她就被何雯给阻止了,她拉住傅萸烟的手,不让她去干活。

“不用不用,你先别动,打烂的碎片就让我来捡吧,你就到旁边坐着,打烂的碎片很锋利的,我怕这些碎片会弄伤你的手,这里就让我来清洁吧,你先到外面坐着吧。”何雯一边说着一边将傅萸烟拉出客厅,不让她在厨房里收拾残局,傅萸烟见何雯这么坚持和不计较,就顺应了她说的话,走出了厨房,不再抢着干活了。

何雯撸起袖子,将掉在地上是碗碎片收拾了,她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个扫把,将地上的碎片扫了,还将洒在灶台上的汤汁用抹布擦,很快就把傅萸烟制造出来的残局收拾了,并把厨房还原成像一开始的模样,干净如新,一尘不染,让人看着非常舒畅。傅萸烟在厨房外面看到何雯在忙里忙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要不是她在书房里碰倒了那个长身花瓶,发出了声响,她也不用特地弄碎一个碗来掩饰自己做过的事,这样何雯就不用特地花费力气来收拾这里了,她就不用这么辛苦干活了。虽然傅萸烟不想何雯太累,也不想让她受到更大的伤害,但是像刚才那种紧急的情况之下,傅萸烟只能出此下策,不然她就无法跟何雯解释自己行事古怪的原因,也无法掩饰自己接近何雯的真正动机和用心。她放下双手,垂下来的手碰到了裤子口袋里的钥匙。这条钥匙是她在碰倒花瓶之后的意外收获,也是她来到何雯家里之后最大的发现,这条钥匙是从那个长身的花瓶里掉出来的,也是傅萸烟刚才一直在寻找的那条钥匙。

原来在傅萸烟碰倒了那个长身的花瓶之后,伴随着那东西掉地的声响之外,还有一条钥匙的出现。傅萸烟捡起那条意外出现的钥匙,她正在思考着这条钥匙到底是开什么的时候,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她一开始的猜想,这条钥匙会不会就是开保险柜的钥匙呢?傅萸烟很想顺便在保险柜上试试,反正刚刚都已经查出了保险柜的密码了,现在钥匙也疑似出现了,试试也无妨。可惜的是,刚刚她弄倒了这个碍事的花瓶,发出了声响,引起了何雯的注意。所以傅萸烟还没有来得及尝试这条钥匙是否能够开保险柜,就匆匆把钥匙藏在自己的身上,将倒下的花瓶扶起来站好,并迅速轻声地下楼去。为了不让何雯对她有所怀疑,她特地走到厨房里,拿了一个陶瓷碗,在锅里装了一点点汤,就连汤带碗摔在地上,因为陶瓷碗的材质和那个花瓶的材质差不多,所以摔在地上的声音也是差不多的,傅萸烟以为摔破一个碗就不会让何雯对她起疑心,她在摔碎了那个碗之后,就注意听着楼上的声音,她知道何雯已经听到了声响,也会因此出来,所以她要在何雯下来的时候表现出一副做错事、笨手笨脚的感觉,让何雯觉得她是因为无心之失才弄碎了碗的,而不是将她往疑似未经允许就进入房间的方向来考虑。显然,傅萸烟的临时应变很成功,何雯没有对她产生怀疑,丝毫没有觉得傅萸烟会在自己的家里做出什么出格或者过分的事情出来,更没有想到傅萸烟早在她进入房间换衣服的时候进入到了书房里,试出了保险柜的密码和找到了能够打开保险柜的钥匙,差一点就能看到保险柜里的秘密,她不知道傅萸烟在她面前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演出来的,从头至尾都是在利用她,并没有把她当作真心朋友一样对待。

傅萸烟趁着何雯在收拾地上的时候,她注意着何雯的接下来的动静,并走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她找到了自己的包,她拿出包里的粉饼,用钥匙在粉饼上压了一个印子,粉饼柔软的粉质很快就记录下了钥匙上面的纹路,傅萸烟可以根据粉饼上的纹路配置与现在她手头上的钥匙一模一样的复制品,她可以在不引起赵新医生和何雯的注意之下,成功窃取到了那条疑似能够打开保险柜的钥匙。傅萸烟看着楼上那间书房,她的思绪有了复杂的变化,她很想再离开何雯家里之前再上去一次,很想用手中的钥匙和记在脑海中的密码试着开保险柜,不管成功还是失败,她都很想试一次,可这样太容易暴露出自己的心思了,怎样上去才不会让何雯怀疑到自己的用意呢?傅萸烟想了很久,还是没能想出办法,所以她决定暂且搁置,想另外再找时间偷偷进去。她将手中的钥匙放在了客厅的花瓶旁边,既然不能放回去书房里的花瓶里面,她也不能将钥匙带出这个家里,万一有天赵新医生或者何雯想要打开保险柜的时候,找不到钥匙,然后就怀疑到曾经来过这个家里的人甚至是怀疑到了她身上就不好了。

何雯从厨房里收拾完毕,走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一壶汤,那个汤壶是她原本想准备给赵新医生喝的,由于在路上出现了意外,汤壶里的汤也洒得差不多了,所以她想另外再装一壶在晚些时候送给赵新医生,这样他就可以在晚饭的时候喝到一口热汤。何雯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傅萸烟正在望着楼上发呆,她顺着傅萸烟的眼神望到楼上的房间,猜测傅萸烟应该是好奇楼上的光景,所以她就放下自己手中的汤壶,打断了傅萸烟的思绪。

“萸烟,你在看什么呢?”何雯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们家很大,很漂亮,房子的装修也不错,所以就多看了两眼。”

傅萸烟听到何雯喊她之后,她就反应过来了,她跟何雯敷衍说了几句话的时候,她看到何雯提着一壶汤出来,觉得很奇怪,便随口问了一句,“对了,这壶是什么?”

“我看到锅里剩的汤还挺多的,我打算送一些给我老公喝,等下你走的时候,我送送你吧,顺便我也去找我老公。”何雯说道。

竟然又是去找赵新医生,何雯是不是脑子不太清醒啊,赵新医生哪里值得她对他这么好呢?还特地为了给他送汤特地跑一趟。傅萸烟的心里对何雯这种做法感到鄙夷,并且觉得她实在太傻,她完全没有必要对一个对她不好的男人做那么多事,因为即便她为这个男人做再多的事情,这个没有心的男人都不会对她回心转意,也不会对她更好的。傅萸烟本就对赵新医生有意见,她本就不喜欢赵新医生,现在又看到何雯对他这么好,她气不打一处来,心里又是妒忌又是不甘,她真的很想打晕何雯,这样她就不用再去送汤给赵新医生了,也不用低声下气,卑躬屈膝的了。可是命运总是会捉弄人的,谁叫何雯是这样善解人意的好老婆呢,赵新医生前辈子不知道拯救了多少人的性命,才会这辈子换来何雯这么好的老婆。算了算了,傅萸烟再怎么嫉妒,也无法打消何雯对自己对自己老公好的心情。傅萸烟背上自己的包,走到何雯面前,告诉她自己即将要走了,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何雯能够送送她。

“雯姐,我打算走了,谢谢你这顿饭,你做的菜真的很好吃,我很喜欢,我很久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了,谢谢你。”傅萸烟说。

“没事儿,大家都是朋友,以后有时间的话可以多来我家玩,想吃我做的饭就尽管来,我们家里随时都欢迎你的到来。”何雯说。

“再见了,雯姐,在我离开之前,你能不能送送我?这么快就走了,我有点舍不得你,我想跟你多待一会儿,多聊一两句话。可以吗?”傅萸烟一边说,一边看着那个汤壶,想着趁何雯不注意的时候在汤里面做手脚。

“当然没问题了,我也想跟你多待一会儿呢。萸烟,你真的不在这儿多留一会儿吗?留到晚上也可以啊。”何雯也对傅萸烟即将离开感到不舍,她不想傅萸烟这么快走,她还有很多的话想跟傅萸烟说,还有很多的快乐想跟傅萸烟分享,现在她才在家里坐了那么一会儿就要走了,何雯又要一个人在家里孤零零地待着了。

“不了,下次吧,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雯姐,我们下次再聊吧,有时间的话我会多点来陪你的,不用担心,我们以后经常见面的。”傅萸烟说道,她的话里似乎蕴藏很大的深意。

“那好吧,我就送送你吧,你家里住哪儿呢?我开车送你出去吧,顺便我把这壶汤送去给我老公。”何雯一边说着,一边走去收拾东西,她走到厨房里看看灶台上的锅是否已经关了火,检查自己是否已经将所有东西准备妥当,准备跟傅萸烟一起出门。

傅萸烟看到何雯暂时走开了,她便迅速地打开了那个汤壶,在汤壶上方转动着左手食指上的戒指,那个戒指是特制的戒指,一转动中间的圈环,就可以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傅萸烟正是将戒指里面藏着的粉末混进汤里面,这些粉末是傅萸烟从那个组织里的人手里偷来的,是一种能够令人上瘾的药,是平常人不能碰的药,这种药很危险,只要正常人沾上一点点就能立刻被这药所迷惑吸引住,然后对这味道有着近乎病态的依赖性,身体机能也会因为这药的特殊性和腐蚀性而变得越来越差,精神也会变得越来越恍惚。只要尝过一次,这个人就会经常想起这药所带来的感觉,会想再次尝试,殊不知身体根本不能承受这药所带来的伤害,直到死的那一天,也无法摆脱对这药所带来的迷幻感觉和身体上的快感。既然何雯要将这壶汤带给赵新医生,那就干脆在他要喝的汤里面做手脚,这样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对赵新医生下了毒,看他上瘾了之后还怎么参与考核评选,看他日后还怎么平步青云,继续成为医生。傅萸烟想到这里,手中的动静就变得更加果断决绝了,她很快就将戒指里藏着的粉末洒了一点到汤里,随即立刻将汤壶的盖子盖好拧紧,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其实傅萸烟原本并没有这样的打算的,她在戒指里会藏有这样的粉末,纯粹都是意外。她自从离开了组织之后,就一直被组织里的人追杀,她已经逃到了很多的地方来躲避了,但是依然没能躲得过组织的人对她的迫害和追捕。为了躲这些人,她已经从家里搬了出来,每次出去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行事也是非常谨慎,如果不是需要自己出面做的事,她一般都不会随便出来露面,她害怕组织里的人会找到她,并把她抓回去,继续折磨她。但是傅萸烟还是没能躲得过组织里的人对自己的追捕,她在有一次逃跑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组织里的大佬们在谈秘密合作,他们似乎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交易。傅萸烟很有眼力见,她看到那些人的交易已经到了交易的那一步了,也看到了他们面前所要交易的货物,她就知道自己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也知道了组织里的人更加不会放过自己了。毕竟自己本来就已经被组织里的人追杀了,现在还知道了他们的秘密非法交易,他们就更要追到自己了,不管自己会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在他们眼里看来,傅萸烟都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对他们的交易产生很大的威胁,他们要是真的抓到了傅萸烟,绝对不会让她有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机会的。傅萸烟深知自己的处境非常危险,她拼命反抗,与那些即将对自己不利的人打架,就是希望能从这尴尬危险的现场中逃离脱身,去到安全的地方。她在与那些人对抗的时候,不小心将那些货物的包装袋划破了,她手中的戒指那个圈环在无意间打开了开关,并在那些货物包装袋被划破的时候吸入了那些粉末,并将那些粉末储存到了戒指的暗格里。傅萸烟知道他们交易的货物不是什么非法的东西,但是她没有想到会是这种害人的玩意儿,在那些货物包装袋被划破的那一刻,里面的粉末掉了出来,洒在了地上,傅萸烟才得以见到他们真正交易的货品是什么。当时的傅萸烟根本不知道自己手上的戒指已经将些许粉末吸入了进去,也不知道自己会将这一丢丢的粉末给带走,她一心只想逃离,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是带了这点害人的粉末离开的。后来傅萸烟成功在他们手上逃离了,回到了自己藏身的房屋之后,她才注意到自己的戒指上有了异样。她将戒指从手指上脱下来,倒出了戒指里面所吸入的东西,她才发现自己在打斗的过程中把部分的粉末给带了回来,她惊了。傅萸烟自然是知道这是害人的东西,绝对不能随便处置了,而且也有一定的分量,一定不能随便就扔了,如果让组织的人发现分量少了,一定会想到自己,到时候就会来找自己麻烦的,并让她交出拿走的分量,要是她就这么随便扔了,到时候交不出来的话,肯定会被组织里的人对付的。但是这些害人的玩意儿不能就这样藏在家里,要是被其他人知道并误食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所以傅萸烟将这为数不多的粉末原封不动藏在了戒指里面,她打算利用这些害人的粉末拿去和组织的人做交换,让他们放过自己,不再追杀自己,她愿意将这些东西还给他们。不过傅萸烟还没有机会将这些粉末换来自己的自由和安全,就遇到了何雯,也来到了何雯的家里。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机会来对付赵新医生,她更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时的歪念能够让她忘记这害人的玩意儿所带来的后果,并凭借着仇恨将这能够让人迅速上瘾的粉末倒进汤里,诅咒着赵新医生从此踏入深渊之中无法自拔。

何雯没有注意到傅萸烟在汤里做的手脚,她收拾好东西出来之后,就和傅萸烟一同离开。她带上准备给赵新医生的汤壶,和傅萸烟一起上了车,她将汤壶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座位的旁边,那里有个凹槽,可以刚好将汤壶卡住,以确保汤壶不会在行驶的时候再洒出来。何雯按照傅萸烟给的地址,将她送到了离家附近的地方,然后就放下了傅萸烟,开往医院的方向去找赵新医生。

傅萸烟下车之后,就对何雯道别,笑眼盈盈的样子仿佛这次与何雯的见面有着很多的不舍:“再见了,雯姐,我们下次再见面吧。”

何雯也点点头,说道:“下次见。我就先走了,万事小心,拜拜~”

傅萸烟向着何雯挥手告别,并目送着她离开去医院找赵新医生,她的心里感到有一股快感,虽然她没能找到赵新医生当年犯错所留下来的证据,但是现在以另一种方式让他感到难受也不失为一种好的办法,她很快就能看到赵新医生堕落的模样和受折磨的样子了,心里自然感到非常痛快和舒畅。现在她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着赵新医生的报应。

何雯来到了医院,她走到了赵新医生的办公室,但是却没有看到赵新医生,她问了问路过的护士,得知赵新医生正在做一台很大型、很重要的手术,应该没那么快出来,所以何雯就在丈夫的办公室里等着,等着他回来,甚至等得快睡着了,她在一旁的沙发上躺着,等待着丈夫回来。

赵新医生做完了手术回来,他还没有时间换上那白大褂,就看到了何雯躺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着,又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汤壶,就猜到应该是何雯想要送汤给自己喝,所以才会特地过来一趟,而过来之后又没有看到自己,便在这沙发上躺着睡着了。赵新医生看着何雯熟睡劳累的样子,不忍心叫她起来,他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轻轻搭在何雯身上,害怕她会着凉。他虽然早已对妻子没有了当初的炙热感情,但是以夫妻的身份相处了这么多年,又怎么会对她一点关心都没有呢?而且自己也还没跟何雯说清楚自己与傅萸烟的关系,也还没有跟她提离婚的事,在何雯的眼中,自己还是和以前一样很爱她的丈夫。赵新医生的眼神里除了对刚才做手术之后的疲惫感之外,还有对何雯的复杂情感。

在赵新医生为何雯披上外套的时候,何雯就醒了,她看到丈夫为自己披上的衣服,她就觉得丈夫原来心里还有自己的,他并不是像之前那样对自己这么冷淡,之前说过的离婚这件事,应该是一时气话吧。

“你要是累了就回去睡吧,别在这里躺了,容易着凉。”赵新医生轻飘飘说道。

“我不累,我是只是看你今天早上出门走得急,晚上又要加班的,担心你吃不好,所以就带了汤给你喝……”何雯说。

“我不喝了,你拿回去吧。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忙,估计是没有时间喝了。雯雯,你先回去吧,不然天黑了之后路就不好走了,早点回去吧,别让我担心了。”赵新医生说道。

“我想多陪陪你,就这么难吗?”何雯的语气里有了一种乞求的可怜之感。

“雯雯,你听话好不好,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的,你在这里只会影响到我工作的。我答应你吧,我会尽快将手头上的工作做完,早点回家陪你,好吗?”赵新医生有些不耐烦了,他明确地让何雯先回家,他冷冰冰的话语里如同藏着千根万根冰刺,刺伤了何雯孤独敏感的心。或许赵新医生是无意这么说的,他想让何雯不再打扰到自己,想着何雯是自己的妻子,是自己的家人,所以说些直白的、难听的话也无所谓。又或许赵新医生根本就是不想面对何雯,逃避这无法躲避的三角关系,他无法告诉何雯自己这段时间对她这么冷淡都是因为自己变了心,有了新欢,认识了刺激又危险的傅萸烟,他一边享受着很对他的好,一边又不想何雯继续对他的无私付出,他不想让何雯感到失望,这种矛盾的心情让他感到很苦恼,本来医院里的事务已经让他感到很烦了,现在又加上家庭里的事情,他就更感到头疼了。

“好吧,既然你嫌我打扰到你,那我走便是。汤壶我就先放在这里,你有时间再喝吧。”何雯起身准备走。

“等等——”赵新医生看到何雯要走,便叫住了她,他将茶几上的汤壶放到何雯手中,示意她拿回去,他是不会喝的,“谢谢你专门送汤过来,但是我是真的没有时间喝了,我不想浪费了你的一番好意,你就带回去吧,别留给我了。”

何雯原本听到赵新医生叫住了她,以为赵新医生是想挽留她,没想到他连自己的一番心意都不肯收下,夫妻这么多年,居然会从亲密走到客套这一步,何雯感到心灰意冷,她怎么也无法想到和自己相处了这么多年的丈夫会有一天变心,会对自己这么冷淡。她对丈夫的失望从此又多了一点,对他的不满又增加了一点,她接过赵新医生递给她的汤壶,失望地离开了办公室,她的脚步变得很是沉重,仿佛身上拖着无数的压力和悲伤,压迫着她前进的步伐。她不再医院里逗留了,而是带着原本满心欢喜给丈夫的汤回到家。她再次回到了这个空荡荡的家里,看着四周只剩下冷冰冰的家具和寂静的环境,就连那亮敞柔和的灯光也变得那么孤寂冷漠,映照着何雯那孤独凄惨的心灵。她打开了电视,电视上播放着又臭又长的电视连续剧,她并不是说有多喜欢看这冗长且无聊的电视剧,而是电视里的人物能够发出声音,能够为这寂静的环境增添一点声响,让她感觉到不那么寂寞,让她能够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人,而是有人在陪着她,这孤独落寞的时光仍然有人愿意陪着她一起度过,她也不至于这么感到这么难过。

何雯将汤壶放在饭桌上,将汤壶里的汤用碗盛出来,配着电视机里传来的剧集声音做背景音,她将碗里的汤一口一口往肚子里咽,她喝着自己精心熬制的汤,听着电视里传来的嬉笑打骂的声音,坐在这看上去略显凄凉的饭桌上,将心里的郁闷和悲伤慢慢压在心底里,不让它有漫出来的迹象。她喝着碗里的汤,明明是鲜甜美妙的味道,到了嘴里却变成了苦涩心酸,大概是心境影响了她对汤味道的知觉吧,她的眼泪慢慢从眼睛里流了下来,掉到了碗中的汤里,仿佛她的悲伤和落寞连同着这充满苦涩和心酸的汤汁一起咽进肚子里。要是能够将悲伤和苦痛全都咽进了肚子里,以后再也不用遭受着悲伤和苦痛,那该有多好呢。何雯一边喝着碗里的汤,一边在心里默默消化着曾经受过的伤痛和悲伤,默默为赵新医生对她的冷漠找借口,心里还在奢望着他有一天会对自己回心转意,会对自己如同一开始那般好。

但是何雯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个僻静孤清的夜晚,注定了一切事情都会变得不再平凡,她代替了赵新医生喝下的那碗汤实际是傅萸烟做了手脚的,她感到悲伤的同时,还在受着无意的伤害中,她不知道自己即将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丈夫的抛弃和傅萸烟的欺骗,还要面对自己的身心都对某一种药物的依赖所产生的后果,她的身体随着汤里的药物侵入而逐渐发生了变化,她的身体机能将会在这不平凡的一晚而变得每况日下,她的生活也开始从这一晚变得支离破碎,再也无法回到从前正常的生活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黯黯双鱼恻》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超神模拟,我有无…
2 我的妖孽二小姐
3 假装破产后,老婆…
4 重回1990
5 逍遥小捕快
6 穿书:豪门大佬的…
7 七零小娇媳:我带…
8 极致甜宠:四爷每…
9 被卖为丫鬟后,我…
10 藏武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我杀敌就能变强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8345 字
白仲,秦之杀神,血手人屠,嗜杀如狂,每战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2 三国:气运图录,开局娶亲大小乔 作者: 奔跑的山竹
历史穿越 369946 字
开局激活气运图录,集邮就能获得奖励,激活全三国名臣武将美人.

3 大秦:苟成陆地神仙,被金榜曝光了! 作者: 大秦嬴子夜
mg官网网站真人 743161 字
赢子夜意外穿越到了大秦,默默苟住发育十年,最终成为了陆地神仙。

4 纨绔世子爷 作者: 炎七侠
mg官网网站真人 194816 字
皇帝不让做纨绔,爷就当牛人,拳打皇子,脚踹皇帝,公主妃嫔咩咩叫

5 全民国主:朕率大秦横扫八荒 作者: 岁寒书
mg官网网站真人 358382 字
灭万国,定九州,武将名臣尽归我手,大秦铁骑,逐鹿万国,谁与争锋!

6 墨少,你家玄学萌妻飒爆了 作者: 帝王花
mg官网大全真人 275383 字
玄学大佬重生豪门弃女?安玖兮笑:只要我开口,世家少夫人位置任我选!

7 妙手小野医 作者: 耀世天下
乡村乡土 420311 字
农村小伙凭失传古医术玩转花都,太乙神针可救治活人,也可杀人于无形

8 首席国医 作者: 江门二爷
mg棋牌平台生活 467147 字
回到过去,一不小心成了国医大佬,很无奈,但我只是想治病救人而已。

9 爱摸鱼的狐狸夫人 作者: 云朵妤子酱
古典仙缘 107617 字
爱摸鱼的小狐狸,竟被她打晕送给了魔界至尊当夫人!救命,好想逃!

10 浮生如梦不可追 作者: 九州辰
女尊女强 107244 字
你对我那不能宣之于口的爱,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你们仙门正道的阴谋。

《第六十一章 误》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