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黯黯双鱼恻 [书号339562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六十四章 你还好吗(下)

《黯黯双鱼恻》 莞风/著, 本章共10170字, 更新于: 2022-03-28 21:20

傅萸烟强忍着头部的疼痛,一只手用钢棍杵在地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因为刚才挡刀的时候,被旁边一个人用刀伤到了右手臂,她在跟这些人打的时候一直都是强忍着伤痛和他们对抗的,因为傅萸烟很清楚,如果自己不拼尽全力的话,她可能就没有命活下来了,所以她即便是感到疼痛,也是忍着,不敢有些许懈怠,更不会让这些人看到自己的手臂伤了。她用另一只手扶着唐昊晖站起来,她看到唐昊晖舍命救自己,心里很是感动,但是感动归感动,她觉得唐昊晖这么做很危险,而且一点忙都帮不上,甚至还拖了自己后腿,毕竟他又不会功夫,他就这样贸贸然出来,非但救不了她傅萸烟,很有可能会丧命于这群丧心病狂之人的手下,到时候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你没事吧?能站起来吗?”傅萸烟问唐昊晖,她看到唐昊晖用双手抱着头在地上蹲着,就猜测到唐昊晖一定是被这个场面给吓坏了,害怕自己会被误伤到,所以就蹲在了一边,不敢睁开眼睛看,也不敢逃跑。

当唐昊晖听到傅萸烟对他说的话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没有被误伤到,他缓缓睁开眼睛,他看到了傅萸烟在自己的身边,又看到了很多的陌生人站在他们的对面,他才知道他和傅萸烟还未完全脱离危险,他们仍然在面对着来自陌生组织的威胁和恐惧。

“唐昊晖,你听到我说话了吗?要是能听到我的话,赶紧先站起来吧,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得赶紧走!”傅萸烟言简意赅,她一边将唐昊晖扶起来,一边安慰他。

“好,好……可是他们……他们还在这里……”唐昊晖站了起来,但是他看到对方有的拿着刀,有的拿着钢棍,而且围住了他们,想要突破他们的围堵似乎不太容易,他有些担心自己是否能够和傅萸烟走出去这个困境。

“不用担心,有我在,你拉着我的手,千万不要放开,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放开,我会带着你一起冲出去的。”傅萸烟安慰道,她简单向唐昊晖说了说自己的计划。

“好!我相信你!”唐昊晖听从了傅萸烟的话,并拉着她的手臂,跟着她一起冲出重围。

傅萸烟一只手拉着唐昊晖,一只手拿着钢棍向那群人打过去,谁要是向他们击打,她也用手上的钢棍抵挡住,并在击打和抵挡的过程中冲破了他们的围堵。而唐昊晖也不是完全没有帮过忙,在碰到有人想从傅萸烟的侧面或者后面对她发出偷袭的时候,他就用另一只手为她抵挡,让她免受危害。两人如同双剑合璧一样默契配合,很快就抵挡住了众人对他们的围堵和伤害,他们暂时逃脱了这群人的击打和迫害。傅萸烟拉着唐昊晖的手,一路奔跑到自己的停车的地方,她从身上掏出车钥匙,并迅速开了门,让唐昊晖先上了车,然后再自己上车,关上了所有车门和车窗之后,那群想要对他们不利的人就追了上来,他们中的人围在傅萸烟的车前和车旁边,似乎想阻碍他们开车一样,还有的人试图开车门,然而并没有用,傅萸烟早就已经将所有的车门锁上了,他们是无法从外面开门进来的。唐昊晖看到车外面的人这么疯狂,就担心他们应该如何逃出这个困境,然而就在唐昊晖还在担心的时候,傅萸烟似乎没有太多的顾虑,她直接就将车开了出去,并不管这群人的死活,哪怕是他们还在车前阻挡着,她也全然不管,而是直接开出去,哪怕有撞死人的风险,她也不会理会。很快,这群人害怕会真的被傅萸烟撞死,所以就都纷纷让开了,不再对傅萸烟的车纠缠了,他们聚集到了一块儿,准备开车出去继续追傅萸烟他们。傅萸烟猜到这群人应该还会追自己,所以她就故意开得很快,将车速提高到最高档,连忙将车开到这群人追不到自己的地方。唐昊晖见傅萸烟开车的速度这么快,就感到有些害怕,他害怕傅萸烟为了躲避后面想要追上来的人而把车开得过快,很容易发生意外和车祸,所以他握紧了安全带,嘴上也劝着傅萸烟不要开得这么快,逃命很重要,但是安全也是很重要的,千万别为了逃命而把性命都丢了。

“小心点开车啊,逃命也是为了安全,但是为了逃命而把性命丢了可就得不偿失了。”唐昊晖苦口婆心说道。

“放心好了,我的技术还是不错的,你尽管放心好了。只要能甩开这群人,我现在会暂时开快一点,所以,唐昊晖,你可要扶稳了,我要加速了——”傅萸烟时不时看看后视镜,注意到后面的追捕情况,并对唐昊晖说出可以令他安心的话。

很快,傅萸烟就加速到了最大的档位,在路上如同漂移一样,左转右转,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把身后的人完全甩开,并将车开到了他们没有办法预测到的位置和方向,借此来躲避他们。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傅萸烟才将车速降到了正常的速度,并开到了一个相对于安全的地方,她确定身后不会再有人跟上来之后,就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停了下来。因为她的右手臂非常地痛,她自从被砍伤了之后,就一直忍着手上的伤痛,一直忍着不说出声来,直到现在暂时安全了,才肯放下心来,好好处理下自己的伤口。

唐昊晖看到傅萸烟突然停了下来,就觉得有些奇怪,他碰了碰傅萸烟的手,却不小心碰到了傅萸烟受伤的地方,他才知道原来傅萸烟的右手臂受伤这么严重,还有血流出来,要不是因为傅萸烟的外套上的袖子遮挡住,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原来傅萸烟早就在刚才受了非常重的伤,更不知道傅萸烟这一路过来都是在强忍着,无论有多痛都没有说出来。所以当唐昊晖碰到傅萸烟的时候,傅萸烟痛得轻声叫了出来,她的头靠在座位背后的靠背上,轻微闭上眼睛,全身试图放松下来,将紧绷着的神经稍微松弛一点,仿佛这样能够让自己的伤疤不那么痛,也能够让自己的心平复下来,毕竟一路来的都是能够让心跳加速的活动,难得现在安全了,当然需要一点时间来平静下来,好好思考接下来的行动和计划。

“你没事吧?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你的手受伤了,真的很对不起。”唐昊晖为刚才碰到了傅萸烟的伤痛而感到很抱歉,他心疼傅萸烟,却又无能为力,他不知道能够为傅萸烟做什么,或许简单的关心是他目前所能够做的最大限度的帮助吧。

然而傅萸烟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她反而觉得唐昊晖的突然出现是多此一举,甚至是阻碍了她的计划和行动,不仅要想办法击退眼前的敌人,还要分心照顾到唐昊晖,这为她本就很艰难的逃脱更是平添了不少麻烦和功夫。

“我拿刀在你手上砍两刀,你说有没有事儿?”傅萸烟用最平常的语气,说出最傲娇的话,她觉得唐昊晖的话简直是废话,对她的伤势恢复一点帮助都没有,还浪费了她的时间。

“我也是关心你而已,你用得着这么拒人千里之外吗?再说了,你的伤这么严重,都已经流出血来了,你怎么还一点事儿都没有,继续和他们打架呢?你不怕会伤得更重吗?”唐昊晖虽然受到了傅萸烟的讽刺,但是他心里还是很关心傅萸烟的,所以就继续关心她的上水。

“如果不拼命的话,可能就会被他们砍死,就算死不了,也会落得一身残疾,伤痛只是暂时的,如果我不拼命的话,我就连命都没有了。”傅萸烟淡淡地说道,仿佛刚才那种生死关头的场面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画面,她似乎经常经历这样的事情,似乎经常会见到这样的场景。

“这不有我在呢嘛!我也可以帮你的。”唐昊晖说。

“哼!你?就凭你?!”傅萸烟听后觉得很是可笑,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唐昊晖居然说他可以帮自己,她觉得这简直是她听过的最大的玩笑话,她突然觉得,越是没有本事的人,说话越是响亮,也容易引人发笑,不过唐昊晖能说这样的话出来,傅萸烟也是表示能够理解的,毕竟没有男人敢在女人面前说自己不行,也不会有男人敢于在女人面前承认自己的无能和弱小,毕竟他们要在女人面前呈现出自己强势和厉害的一面,自然就会对自己的能力没有正确的认识,通俗点来说就是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唐昊晖,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你能帮得了我什么?若是你可以少给我惹麻烦,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或者这么说吧,我完全不稀罕你的帮助,我也不需要你自作主张出来帮我,以前不需要,现在也不需要,未来更不需要。”

“你这么看不起我吗?!我好歹也算是差点帮你挡了一刀的人,就算是没有帮你打跑那群人,我至少也为你挡过不少的偷袭吧,你竟然这么说话,这太令我失望了。我知道,你嫌弃我不像你这么能打,也不像你这么能跑,但我可以学啊,我可以去学功夫,这样我就可以救你,也可以保护你啊。”唐昊晖对傅萸烟的冷嘲热讽感到不同意,他没想到自己在傅萸烟的眼里竟然是这么弱鸡的人,他也没有想到傅萸烟竟然这么看不起自己,他的自尊心和男人的尊严瞬间被傅萸烟的话碾压地支离破碎,他的火气和怒气瞬间就从心里涌上来了,但面对着傅萸烟,他还是生生压了下去,以一种稍微平和一点的语气对傅萸烟解释,他也可以做到保护女人的地步。

“觉得很难受是吗?我就是这样的人,我一向都是这样的性格,没错,我就是嫌弃你菜,嫌弃你弱,你连我都不能打得过,还想着可以保护我?帮助我?哼!简直是天方夜谭,不自量力,说句难听的,你连你自己都无法保护,更别说保护其他人了,你不给其他人添乱就已经不错了。说实话,今天并不是我第一次碰见这些人,他们有多少斤两我是知道的,凭我一个人的能力和力量,他们完全不是我的对手,我有足够的能力保护我自己,我也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从他们手上顺利脱身。要不是他们偷袭我的话,你觉得我会害怕他们吗?他们就算拿着大刀过来跟我打,依然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你根本就不用担心我是死还是活。再说了,他们的目标是我,他们只想抓我回去,所以他们是不会杀了我的,更不敢杀了我。可是你一出来就不一样了,他们会觉得你是阻碍他们做事的人,他们会为了铲除对他们行动有阻碍的人,也就是你,他们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更不会顾着你的生死,你要是敢跟他们作对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杀了你的。所以你说,你的突然出现是不是给我添乱了?我不仅要自保,我还得分心救你。唐昊晖,别以为你曾经帮我挡过一刀我就会感谢你,你对于我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一个没有本事的人还妄想着在我面前逞强,哼,在别的不懂事的女孩子面前装装样子还可以,但是在我这里,就没有这个必要了。唐昊晖,要是你对我说的话不满意的话,你可以现在就下车离开,永远都不要再见,就当是我们今天从来都没有见过,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傅萸烟说着刺激唐昊晖的话,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唐昊晖认清楚自己的状况和能力,不要随随便便就向一个女人许下诺言。同时她也想通过对唐昊晖的刺激,让他能够远离自己,不要在与自己有接触,她不希望唐昊晖以后会遇到像今天一样的险境,更不想他以后会遇到更多的危险。

“就算是实话,也未必全都说出来吧,我今天总算是认识错了人了,我从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狠心又毒辣的女人,你真的很难相处,我以为我可以用真心打动你,但是你根本不领情。”唐昊晖很是气愤,也很失望,傅萸烟的说的话像针一样,刺入他的心里,每一句都能在他的心里刺出血来。

“走吧走吧,我没有让你跟我付出真心,这都是你一厢情愿罢了,我可没有逼你。”傅萸烟继续在唐昊晖的愤怒情绪上火上浇油,让他的怒火燃烧得更加旺盛。

“我知道了,你是想我走是吗,你是想让我远离你,所以故意说这种气人的话,对吗?我偏不走,我要等着你的伤恢复了我才走,我一定要让你对我改变看法,我不是像你口中所说的没有本事的人,我唐昊晖也是可以保护别人的人。”唐昊晖好像突然明白了傅萸烟说这些气人之话的原因,他没有上当,在他一只脚即将跨出车门的时候,又收了回来,他明白了傅萸烟的良苦用心。

“随便你,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你不怕死的话,可以尽管跟着我,今天你都看到了,那群人是有多么凶,他们的手段是有多么狠,他们的目标是我,你要是跟我待在一起,以后会经常会遇到像今天这样的情景,每天都得担心自己的生死,你还敢我待在一起吗?”傅萸烟继续说着她现在处境的危险程度,让唐昊晖深刻意识到她所说的建议都是为了他好。

“有什么不敢的?男子汉大丈夫,我用得着怕他们吗?你一个女人都不怕他们,我哪有怕他们之理?”唐昊晖似乎有种不知者无畏的勇敢,尽管傅萸烟说尽了不好听的话,对他施以不好的态度,他依然愿意和傅萸烟待在一起,不怕她所带来的危险,这是傅萸烟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在傅萸烟的印象中,以前的男人只要一见到类似今天这样的场景,逃跑都来不及,不用傅萸烟说些难听的话,他们就会自动躲开,唯恐和她傅萸烟有半毛钱的关系和牵扯,甚至与傅萸烟断绝任何的来往和关系,原因无他,就是怕惹火烧身,殃及池鱼罢了。傅萸烟遇到的这么多男人当中,很少人会像唐昊晖在初次见面就对她付出真心,也很少会凭借着一腔热血和勇气来说出可以保护傅萸烟的话,甚至在实际行动中做出来,虽然唐昊晖不能用武力来帮助傅萸烟击退那些人,但是他敢于跳出来帮她挡刀,这已经是非常难得了,傅萸烟对他说的那些话,都只不过是激将法,让他远离危险,别再做出为了救她而置自己于险地的事了。

“冥顽不灵,既然你要送死的话,我也没有要拦着你的理由,那就随便你了,你可要想好了,认识我的人,跟我有过接触的人,一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了,日后你死了我不一定有机会帮你报仇的。”傅萸烟轻飘飘地说道,她的语气里假装着对唐昊晖的不在意,她希望唐昊晖能够再三考虑,身旁的这个女人是否值得他去拼命,去保护,他所做的这个决定是否正确。

“别说这么多了,我既然已经决定了的事,我就不会再改。现在你的伤势这么严重,要不我送你回去吧。”唐昊晖信誓旦旦,似乎对自己所做的决定一点都不后悔,他看到傅萸烟的手伤得这么严重,就提议送她回家,毕竟傅萸烟已经开车开了一路了,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他害怕傅萸烟不能再撑下去,他害怕她会有危险。唐昊晖想轻轻扶下傅萸烟的手,想看看她的伤势究竟怎么样,谁知傅萸烟的警惕性很高,她一下子就甩开了唐昊晖的手,还警告他不要碰自己。

“不要碰我!”傅萸烟立刻跟唐昊晖发出了警告的声音。

“好好,我不碰你,可是你的手伤成这样……你还能开车吗?”唐昊晖担心地问道。

傅萸烟沉默了一阵,很久之后才说出了她的打算和做法:“唐昊晖,你来开车,送我回去,我把地址给你。”

唐昊晖见傅萸烟终于对他放松了警惕,就感到非常高兴,傅萸烟一直都对他有所怀疑和戒备,说话的语气、待人的态度、行事的风格也是冷冰冰、硬邦邦的,像不谙人情世故一样,如今她终于对自己产生了信任之情,终于能让唐昊晖送她回家,这是多么大的变化啊。傅萸烟之所以会对唐昊晖产生信任,并不是因为唐昊晖有多么的本事,而是在听到她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亲眼见证了这么大的场面,亲身经历了这么危险的事情,他依然愿意留下来,待在自己的身边,虽然傅萸烟不知道唐昊晖要留在自己身边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这么执着于跟着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但是他能对待自己到达这种程度已经很不容易了,要是换作他人,早就已经跑得远远的,哪里还会管她的生死呢?既然唐昊晖是个暂时对自己没有威胁的人那么就暂且留下他吧,反正能多个人在身边提供使唤也是不错的选择。

傅萸烟在自己的手机里输入一个地址,那是去往她家里的方向,她将地址在地图上显示出来,然后再将这个导航放在车辆支架上,让唐昊晖跟着导航上面的路线走。她和唐昊晖交换了位置来坐,唐昊晖坐到了驾驶的位置,并系上安全带,傅萸烟也是,她很快就坐好了。

“按照导航上的路线走,不要绕路,不要走错,好好开车,否则我不会放过你!”傅萸烟再一次警告唐昊晖,让他好好开车送自己回去,并告诉他不要耍花招,话说完了还不忘借机用狠话威胁他一番,好让唐昊晖觉得她虽然暂时放松了对自己的警惕,但是她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行为,对自己的信任也不是达到了百分百,她对自己仍有警惕和戒备之心。

唐昊晖心里倒是觉得傅萸烟说这些话是嘴硬心软,她就像是个刺猬,浑身上下布满了锋利的尖刺,说着最狠毒的话,做着最凶残的事,存着最柔软的心,她的心里绝不像她表面上呈现的那个样子,她也是有着不为人知的细腻和敏感,只是她习惯了以最锋利的一面面对任何人,宁愿用尖刺去刺伤任何想要靠近她、对她好的人,也不愿从自己身上将尖刺拔出来,用真心和柔软对待想要待她好的人。唐昊晖没有再跟傅萸烟争论下去,他知道无论自己再说什么,傅萸烟都不会完全对他的话感到信服。他担心傅萸烟的伤会一直严重下去,所以便按照傅萸烟的说法和指示,一路载着她回到她想要去的地方。傅萸烟背靠着座椅,她的身体似乎没有了力气一样,她安静地坐着,看着眼前的路,看着唐昊晖有没有按照着她的要求开回去,她很想稍微眯上眼睛稍微睡会儿,但是她对于唐昊晖的警惕心让她时刻保持着清醒,她不能够在自己毫无安全保障的情况之下睡着,她多年的经验让她懂得没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也就是说没有任何地方是能够让她安心睡下的,哪怕是自己找到了一个很隐秘的独居环境,也依然改变不了她骨子里那种缺乏安全的感觉。

“要是觉得累的话,就睡会儿吧,到了之后我再叫醒你吧。”唐昊晖感受到了傅萸烟的疲惫,他看到傅萸烟的眼皮似乎想要耷拉下来,他猜测傅萸烟应该是在担心他把车开到了别处,对他还没有百分百的信任,所以就一直硬撑着保持清醒的状态。

“不用你管,专心开你的车。”傅萸烟说。

“尽管放心吧,我不会把你带到其他的地方的,上面的地址应该就是你家里吧,我现在就开车送你回家,我知道你一定是很累的了,听我一句劝,就小小地眯一会儿吧,等到家了,我会叫你起来的。”唐昊晖说。

“闭嘴!我怎样做不需要你来教我,也不需要你来管我,你最好别在我这里耍什么花样,不然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傅萸烟凶巴巴地说道,她对唐昊晖的话感到很不爽,她一向自由自在惯了,也习惯了我行我素,她不喜欢唐昊晖管她的事。

傅萸烟估计是真的撑不住了,她的身体比不上她的意志,她很快就在车上睡着了,不知道是晕过去还是睡着,她的体温不停地在下降,令她感觉到寒冷和冰冻,然而她的额头却是滚烫的,她的样子很像是发烧,而且看上去很不舒服的样子。唐昊晖看到了傅萸烟不太对劲的样子,就猜到她很有可能是因为受伤加上劳累过度,所以才会变得这么虚弱。

“喂!你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吗?一定要挺住啊,很快就到家了……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你的样子看上去很不好。”唐昊晖担心地说道。

“不要,我不要去医院,送我回家就好。”傅萸烟没有完全昏睡过去,她能够听到唐昊晖对她说的话,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因为她身上的是刀伤,要是去医院的话,医生们一看就知道她身上的伤是被刀砍成这样的,就会怀疑她曾经与人打过架,知道她曾经干过某些坏事的,所以她便打断了唐昊晖想要送她去医院看看的想法,并让唐昊晖赶紧将她带回家,她自有办法救自己,“唐昊晖,我没事儿,送我回家就行,我会想办法的。”

“你真的没事吗?可是你的伤真的很严重,要不这样吧,我会开快一点的,你一定要顶住啊。”唐昊晖说。

唐昊晖没有说大话,他很快就按照导航上的线路来到了一家居民楼下,这里是傅萸烟给的那个地址所在,他停好了车,摇下车窗,让傅萸烟能够感受到新鲜的空气,而不是局限在与车内。他拍了怕傅萸烟,想让她起来,因为现在已经到家了。可是傅萸烟好像没有感受到他的叫唤,仍在睡着,唐昊晖见傅萸烟好久都没有动静,就觉得很奇怪,他感到事情不太妙了,所以就摸了摸傅萸烟的额头,才知道她的额头非常烫,像是发烧了一般,他便立刻叫醒了傅萸烟,让她的意识保持在清醒的状态。

“到家了,到家了,快醒醒吧,你家住在哪里?我带你上去吧。”唐昊晖摇着傅萸烟的胳膊,让她不再继续睡下去,而是赶快醒过来,他害怕傅萸烟会一睡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四楼,在四楼。”傅萸烟听到了唐昊晖对她的呼喊,她没有昏过去,她缓缓地回答出了唐昊晖的问题,她的声音很是微弱,似有还无的样子,仿佛一股弱弱的柔丝在空中漂浮着,全然没有了刚才在停车场时的霸气和硬朗,她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贡献在了保护自己的斗争之中,待所有对她有威胁的人物都离开了,她才露出脆弱敏感的一面。唐昊晖看到傅萸烟这个样子,很是心疼,他很想帮助她,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心中所想和实际能做让他有一股巨大的反差感,他恨自己没有足够的本事,能够让傅萸烟感到没那么痛苦。傅萸烟大概是猜到了唐昊晖会有自责的心理,她伸出手来拉住唐昊晖的手,她的手虽然冰冷,却仍然有力气,她想让唐昊晖知道自己没有那么脆弱,暂时不会死去,唐昊晖也不必太为她感到担心和难过,她会为了自己,也为了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保重好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好好活下去,就算是硬撑着,她也不会放弃生的希望,因为她知道,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还有很多未知等着自己去迎接,她暂时还不想就这样死去。

“行,我带你上去,你一定要挺住啊。”唐昊晖对傅萸烟说,他很担心傅萸烟的伤势,但是他又不想逆反傅萸烟的意思,或许是因为害怕再次被仇家给追上吧,傅萸烟才会这么抗拒去医院,宁愿自己为自己疗伤也不愿去看医生。他害怕傅萸烟会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会一直睡下去,他很害怕傅萸烟会一睡就永远地睡下去,永远都不会醒来了。他交流傅萸烟好几声,但是傅萸烟都没有给他太多的回应,她只有在意识中感觉到有人在叫她,却不清楚这个一直呼喊她的人就是她一直都看不起的唐昊晖。

然而任凭唐昊晖如何喊话,傅萸烟似乎都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依然一副半昏迷的状态。唐昊晖解开傅萸烟身上的安全带,下了车,开了傅萸烟那边的车门,将她抱了下来,并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傅萸烟那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态估计是走不了的了,所以唐昊晖就打算抱着她上楼去,他还将放在车后边的包包给拿上,挂在脖子上,好能带上钥匙去开门。

唐昊晖抱着傅萸烟爬了四层楼,终于来到了傅萸烟的家,他看到一户人家的门是开着的,就猜测到这不是傅萸烟住的地方,就转向了另一户人家,因为一层楼就只有两户人家。唐昊晖放下傅萸烟,让她靠在自己身边站着,因为她早已浑身没有了力气,能站着都是仰仗着唐昊晖的支撑,她的手环绕在唐昊晖的肩膀上,让身体站得更稳一些。唐昊晖从她的包包里寻找开门的钥匙,他一边找,一边注意着傅萸烟会不会身体倒下来。两个人站在门前很久都没有进入,还在门前账户靠在一起,他们之间的身体接触让路过的住客怀疑起他们的关系,想象着他们之间所不为人知的秘密。的住在傅萸烟家对门的那个住户有个小孩走出来,估计是想着出门的,但是看到唐昊晖和傅萸烟在门前搂搂抱抱的,就来开起他们两个人的玩笑,以为他们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小哥哥,小哥哥,你是过来寻开心的吗?今天萸烟姐姐一大早就出去了,原来是来找你了吗?”那个小孩子似乎跟傅萸烟很熟悉,他好像知道傅萸烟是个怎样的人,也知道她平时的生活习惯。

“你说什么?什么寻开心?一个小屁孩,怎么能说这样的话?谁教你这么说的?!你叫什么名字?你跟这个姐姐什么关系?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说会损坏这位姐姐的名誉啊?万一被人误会了她怎么办?再说了,我在这里干什么又关你什么事呢?快走开走开!”唐昊晖很惊奇,这个孩子不过六七岁,却能说出这么成熟的话,难道真的是童言无忌吗?

“我叫大林,是萸烟姐姐的好朋友,我们每天都会在一起打游戏,我们是站在统一战线的队友。小哥哥你就别掩饰了,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今晚就尽管在萸烟姐姐家里happy吧,以前萸烟姐和其他小哥哥回来的时候都是很清醒的,今天喝得这么醉,还醉得不省人事,连开门的力气都没有,看来你挺厉害的嘛,连萸烟姐姐这么厉害的人物都能撂倒,看来你也是个不错的对手嘛,哈哈哈。”小孩子继续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这些话让唐昊晖感到羞耻。

“小子,你可别乱说,我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的,我们之间是清清白白的,什么喝醉,什么撂倒,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我不过是看到她身体不舒服,送她回来家里的。我警告你啊,千万别再乱话,不然我找你爸妈投诉你哦。”唐昊晖对小孩的话感到不认同,他不想这个孩子对他有所误会,认为他是一名嫖客,专门来找傅萸烟的好处,是因为看上了傅萸烟的美貌才来到这里的。

“小哥哥,不用这么急着跟我解释哦,萸烟姐姐人长得好看,性格又泼辣,是个男人都会爱上她,我要是个大男人,我也会喜欢她的,我也想和萸烟姐姐做些羞羞的事情。所以,小哥哥你就不用掩饰啦,也不用跟我解释太多,大家都是男人,我懂的,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不用害羞哦,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会做这些事很正常的。”这孩子就像个小大人一样,人小鬼大。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丝毫不感到害臊,也很大胆,他好像知道大人之间成熟的秘密和羞耻的想法,并通过明面上的话语说出来。

“哦哟你这小子,知不知道什么是廉耻啊?小小年纪就对女孩子有非分之想,小心我告诉你爸妈,让他们骂你哦。”唐昊晖吓唬那个小孩子,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小孩子对唐昊晖做了个鬼脸,就迅速跑开了,跑到了楼下,不再与唐昊晖争辩。他仿佛早已预料到了唐昊晖和傅萸烟的关系,所以便很知趣地走开,不打扰他们过二人世界,不打扰他们即将进行的卿卿我我行为。

唐昊晖本来还想在那个小鬼头面前为自己和傅萸烟之间的清白解释一下,但是那个小孩一下子就从他面前跑掉了,他也不能解释些什么了,所以就暂且搁置,并尽快从包包里找到钥匙,好打开屋子的大门,带着傅萸烟进去,毕竟一直在屋外面站着也不是办法,要是让路人看见了,一传十十传百,误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那可就不好了。唐昊晖艰难地开了锁,然后将傅萸烟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和她一起进屋里去,他将傅萸烟扶到沙发上,让她躺下并好好休息,接着就去关门,就是为了避免让路过的住户误会,误会他和傅萸烟之间有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毕竟从刚才那小孩的言辞中,唐昊晖可以感觉到傅萸烟的人际关系很不简单,她似乎私底下的生活很混乱,很容易让人觉得她是那种不太正经的女孩,是那种经常带男人回家、很贪玩的女孩。可唐昊晖与她相处的短短几个小时中,他却觉得傅萸烟不像是人们印象中的那种人,她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以不自知的方式吸引着唐昊晖,吸引着他向她靠近,吸引着他去了解这个神秘又充满魅力的女孩。?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黯黯双鱼恻》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超神模拟,我有无…
2 我的妖孽二小姐
3 假装破产后,老婆…
4 重回1990
5 逍遥小捕快
6 穿书:豪门大佬的…
7 七零小娇媳:我带…
8 极致甜宠:四爷每…
9 被卖为丫鬟后,我…
10 藏武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我杀敌就能变强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8345 字
白仲,秦之杀神,血手人屠,嗜杀如狂,每战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2 三国:气运图录,开局娶亲大小乔 作者: 奔跑的山竹
历史穿越 369946 字
开局激活气运图录,集邮就能获得奖励,激活全三国名臣武将美人.

3 大秦:苟成陆地神仙,被金榜曝光了! 作者: 大秦嬴子夜
mg官网网站真人 743161 字
赢子夜意外穿越到了大秦,默默苟住发育十年,最终成为了陆地神仙。

4 纨绔世子爷 作者: 炎七侠
mg官网网站真人 194816 字
皇帝不让做纨绔,爷就当牛人,拳打皇子,脚踹皇帝,公主妃嫔咩咩叫

5 全民国主:朕率大秦横扫八荒 作者: 岁寒书
mg官网网站真人 358382 字
灭万国,定九州,武将名臣尽归我手,大秦铁骑,逐鹿万国,谁与争锋!

6 墨少,你家玄学萌妻飒爆了 作者: 帝王花
mg官网大全真人 275383 字
玄学大佬重生豪门弃女?安玖兮笑:只要我开口,世家少夫人位置任我选!

7 妙手小野医 作者: 耀世天下
乡村乡土 420311 字
农村小伙凭失传古医术玩转花都,太乙神针可救治活人,也可杀人于无形

8 首席国医 作者: 江门二爷
mg棋牌平台生活 467147 字
回到过去,一不小心成了国医大佬,很无奈,但我只是想治病救人而已。

9 爱摸鱼的狐狸夫人 作者: 云朵妤子酱
古典仙缘 107617 字
爱摸鱼的小狐狸,竟被她打晕送给了魔界至尊当夫人!救命,好想逃!

10 浮生如梦不可追 作者: 九州辰
女尊女强 107244 字
你对我那不能宣之于口的爱,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你们仙门正道的阴谋。

《第六十四章 你还好吗(下)》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