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黯黯双鱼恻 [书号339562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六十五章 想来到你的世界里(上)

《黯黯双鱼恻》 莞风/著, 本章共10011字, 更新于: 2022-03-30 21:32

唐昊晖把傅萸烟放在了沙发后,他就四处走动着,他参观着傅萸烟的家,他发现这里的空间不大,一室一厅,客厅非常小,小到放下了沙发和一张茶几之后就再没有更多的位置,连下脚站得地方都不多,唐昊晖没有办法在这间屋子里做太大幅度的动作,也不敢在这里做什么激烈的事情。也许这里一个人生活的话是没有太大问题的,但是却很难容纳得下更多的人,即便是加上唐昊晖一个人,能供他活动的范围也是非常的小,看来傅萸烟在这里生活也是很不容易。除了客厅之外,这屋子还有一个房间,房间的门已经锁了,至于那个房间里面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唐昊晖倒是觉得很好奇。因为房间的门上了锁,唐昊晖猜测里面应该是傅萸烟平时睡觉的地方,里面应该是关于她的隐私,为了避嫌,唐昊晖即便有很大的好奇心,也不打算开门进去看了,只好在这客厅的公共地方闲逛。

这里的环境虽小,但却非常朴素整洁,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品,似乎再也没有过多的装饰和摆设,很少有人生活过的痕迹,也看不出来在这儿生活的主人是什么样的性格,有着什么样的生活习性。这里一切从简,简单得就像是临时居住一般,又或者是新搬来的样子,仿佛随时都能够搬走离开,没有太多的包袱,更没有被这里留下来的东西所束缚,或许只有这样,离开这里的时候才不会感到不舍和留恋吧。唐昊晖以前也见过女孩的房间,知道她们的房间是什么样的,也知道她们会为了一大堆未洗的漂亮衣服而烦恼,会为了五花八门的化妆品应该如何使用而纠结,会为了如何将自己打扮得更加漂亮迷人而郁闷,她们的这些苦恼和郁闷最终会化成对现实的不作为,最后把自己的房间弄得一团糟,就算她们自己看上去问题不大,却在其他人眼里看来是很乱很乱的。

但是傅萸烟不一样,她的家里似乎没有普通女生房间的脏乱差,也没有普通女生为生活和装扮的纠结,或许是因为她本身就长得很好看,在外貌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身材也是女生们都羡慕的类型,婀娜曼妙,性感多姿。她的脸很具有攻击性和诱惑性,有着能够让人一眼便能沦陷在她的魅力里的极致诱惑,她那浓颜似乎略施粉黛便能将颜值放到更大,所以她的样子基本上没有太多化过妆的痕迹,唐昊晖仔细看了看傅萸烟的脸,她似乎没有化妆,是以素颜的状态见人,而这素颜的状态简直接近完美,满脸的胶原蛋白,皮肤也是好得吹弹可破,白皙的面庞上微微透着绯红色,好像喝醉酒了一般,难怪对门的那个小孩子会说她喝醉了酒,还醉得不省人事了,原来是因为看到了她这个样子。唐昊晖仔细看着躺在沙发的她,看着她熟睡的样子,他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她虽然和程洛雨长得很像,但是却有着巨大的差别,无论是眼睛、鼻子、嘴巴、脸蛋,还是容易令人想入非非的身材,都比程洛雨的内敛沉稳要更加的明艳张扬,美得很是大胆,让人能够从人群中一眼就发现了她,不会忽视了她的存在,因为她的美貌本身就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存在,也是能够迅速抓人眼球的利器。

“仔细看看,你和程洛雨还是有点区别的嘛,她的脸蛋没有你这么好看,身材也没有你这么好,但是人家性格却比你好上千倍万倍,她是个很温柔的人,不像你一样,整天喊打喊杀的,暴力又粗鲁,真是白瞎了你这张脸。”唐昊晖看着傅萸烟的脸说道,他仔细观察了下,原来傅萸烟和自己认识的程洛雨乍一看很相似,但走进一看却能发现她们实际上有很大的不同,无论是外表还是性格上都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两个人。

唐昊晖仔细回想起他和傅萸烟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觉得自己当时真的好傻,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都能认错,还天真地以为那个把他暴打了一顿的傅萸烟是温顺乖巧的程洛雨,还傻傻地问傅萸烟怎么变成今天这样。傅萸烟就是傅萸烟,她从来都没有变过,又一直以来变了很多。唐昊晖看着生病发烧的傅萸烟,心里不觉对她产生了同情和心疼。他在傅萸烟的家里四处寻找,很快就从房间门口那里的箱子里找到了医药箱,里面有着各种跌打阵痛的药油、烧伤烫伤或者被利器割伤的膏药,还有不少发烧感冒咳嗽等药丸。唐昊晖看着这满箱子的药用油膏和颗粒,就觉得很是惊奇,难怪傅萸烟说不用去医院了,单单是她这里有的药物就已经足够了,如果伤势不是特别严重的话,估计她的药箱子就能解决。看来傅萸烟是经常碰上这种打架的事情吧,不然怎么会准备这么多的药?看来傅萸烟惹回来的不是简单的人物,从今天遇到的那群人就可以看得出来,她招惹回来的人都是危险系数极高的人物,而她对自己也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会经常磕伤碰伤,所以就准备了很多的药物放在家里。不管怎样,未雨绸缪也是一种好事,像傅萸烟这样老在江湖漂的人哪能没有一点伤疤疼痛在身上?她对这一切都已经习惯了。唐昊晖用了一根探热针给傅萸烟测测体温,确定她真的发烧了之后,就用冰袋放在她的额头上敷,还给傅萸烟烧了几壶开水,好让她在醒来的时候可以喝到热水。除此之外,唐昊晖还试图为傅萸烟包扎好受伤的手,他小心翼翼地帮助傅萸烟脱下外套,让她的手臂露出来,好方便为她包扎。在帮助傅萸烟脱下外套的时候,唐昊晖看到了她手臂上的纹身,他感觉这个纹身图案很是奇特,不过上面具体画的是什么图案他就没有再多想了,他目前能够确定的是,眼前这个女人绝对不是程洛雨,因为他知道程洛雨身上是不会有这样奇怪的纹身的,他印象中的好朋友是标准的乖乖女,是不会做出这些容易引起争议的事情的。这个女人所做的事、所说的话都不像是程洛雨的作风,他更加能够确定,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熟悉的好朋友,而是完全陌生的人。

他先用清水帮助傅萸烟清洗下伤口将表面上的血渍擦干净,他很快就将她的伤口初步处理好了,唐昊晖用一根清洁的棉签沾了一点消毒药水,轻轻在傅萸烟手臂上的伤口擦拭,让消毒药水充分在伤口上吸收、消炎,达到消毒的效果。接着唐昊晖就在伤口上涂上药水,让药水充分渗透进去,修复皮肤组织里面的损坏部分,最后为了避免受到感染,唐昊晖用绷带在手臂上缠绕了几圈,好遮盖住伤疤。他摸了摸傅萸烟的额头,依然是滚烫的,看来应该是这手臂上的刀伤受了感染,进而引发的发烧头疼,他不知道的是,傅萸烟头疼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她在与那些男人打架之前被偷袭过,她被一个大男人用钢棍在脑袋上重重地击了一下,她被偷袭了之后,头一直是痛的,她这么久以来都是在硬撑着而已,她不是一点事儿都没有,而是没有说出来,不想让人知道她的身体早就有了不适。

“你到底是谁?你到底经历过什么呢?”唐昊晖心里不觉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感到好奇,他对她有着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却又觉得她是那么的陌生,尤其是和她一起经历过今天的事情之后,他就对她更加感兴趣、更加好奇了。

没过多久,傅萸烟就有了反应,她的身体似乎在轻微颤抖着,身体好像感觉到冷。唐昊晖见傅萸烟的样子不太正常,就从一旁的沙发上拿来一张毯子盖在傅萸烟的身上,可她还是感觉到冷,身体仍然在颤抖着。唐昊晖想在家里的其他地方找厚的被子给她盖上,但是他把能找到的厚被子厚衣服都盖到了傅萸烟的身上了,她似乎仍旧感觉到寒冷。唐昊晖没有办法,只好想办法,想着应该如何才能帮到傅萸烟。会不会是入夜之后人的体温就会下降呢?会不会她的身体本来就很虚弱,又是受伤感染的,免疫力有所下降呢?会不会这里客厅气温比较低,让她感觉到寒冷呢?要不将她抱入房间去吧,在床上躺毕竟要比在沙发上更舒服些。可是那个房间已经上了锁,而且又是一个女孩的私人房间,唐昊晖一个大男人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贸然进入她的房间里会不会不太合适呢?可是现在她的状况很是紧急,难道就这么让她在沙发上养病受寒吗?唐昊晖内心很矛盾,但他决定还是试一试,毕竟健康安全很重要,先让傅萸烟的性命稳定下来再说。于是唐昊晖从傅萸烟的包包里找,他很快就找出一串钥匙,他不知道哪一条才是打开房间的,所以他每一条都试一遍,终于试到了,他打开了那个房间门,然而当他推开门的那一刻,他被里面的场景和摆设给惊到了,这哪里是一个普通女孩的卧室,这简直是个隐秘的工作室啊!唐昊晖还以为这是傅萸烟平时休息睡觉的地方,却没想到这是她秘密工作的地方。里面的光线很暗,没有窗户,也没有外来的光线照进来,能够让人看清房间内情况的光源仅仅只是一个台灯,唐昊晖试着打开天花板上的大灯,但似乎这盏灯是坏的,开了也不会亮,看来就只能依靠着桌面上台灯的微弱灯光来照明了。

唐昊晖开了桌面上的台灯,他可以看到书桌前的那面墙壁上贴着很多人的照片,还画上线条说明每个人之间的关系,令他感到惊奇的是,这些人当中竟然还有自己认识的人,程洛雨、黄天韬,还有自己!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自己不认识的人,都被这一根根线条给联结起来,谁和谁是什么样的关系,谁和谁之间有什么样的的牵扯,全都在这大型人物关系图中显示出来,并且以清晰明了的形式说明白,唐昊晖即便是不认识这当中的大部分人,也可以根据上面的人物关系图而推断出各人之间的关系和对应的事件。房间里除了墙壁上的大型人物关系图之外,书桌上还放有很多的报纸和文件,报纸上圈着几则新闻报道,都是很多年的旧闻,唐昊晖都没有什么印象,自然不清楚傅萸烟把这些新闻报道圈起来有什么用意,而放在报纸一旁的文件是密封的,唐昊晖怕被人发现他曾经进来过这个房间看过和翻查过东西,所以就没有撕开密封袋,也没有看到里面的文件写的是什么内容。房间里除了这些令人感到怀疑的文件和资料之外,还有两台电脑和配套的机器设备,电脑旁边还有摄影用的摄像机、DV机、三脚架、充电器等等。唐昊晖翻看了摄像机里曾经拍摄过的照片,他发现里面的照片除了拍摄景物人物之外,最多的就是拍摄某些人的活动模样,拍摄这些人的角度看上去很像是偷拍,而且这些人都能与墙壁上的人物关系图中的人一一对应上,仿佛这个摄像机里记录下了墙上人物的一举一动,也满足了拍摄之人想要得到的信息和好奇心。唐昊晖觉得单是照片和人物关系图不能看出来傅萸烟到底想干什么,毕竟只有单薄的图片和简单的文字说明也不能说明什么,他想打开电脑看看里面是否还有更多的信息和资料,结果又卡在了锁屏密码之上。既然没有办法打开电脑看到更多的事情,不如就暂时放弃吧,还是先安顿好傅萸烟再说。他看到书桌旁边有一张折叠床,上面铺有被子和枕头,还有几件衣服,看上去还挺乱的。唐昊晖猜想这张折叠床才是傅萸烟平时睡觉的地方,因为这才有了点类似于生活过的痕迹,他猜想傅萸烟平时应该是在这里工作的,当工作累了的时候就在这张床上睡觉,慢慢地,这里就成了傅萸烟睡觉休息的地方。他觉得傅萸烟还是挺神奇的,这张床这么硬,睡起来又不舒服,她竟然还能在这么差的环境生活,看来她绝非等闲之辈。

就在唐昊晖转身准备出去将傅萸烟接进来的时候,他看见了傅萸烟就站在他的面前,眼神很是凶狠犀利,就像他们当初第一次见面那样,他一开始被傅萸烟给吓到了,他明明记得,傅萸烟刚刚还在沙发上睡觉的,怎么就突然间起来了呢?还神不知鬼不觉站在了他的身后,死死地盯住他,仿佛走路没有声音一般。

“你吓死我了!你什么时候起来的?怎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呢?”唐昊晖摸着自己的心脏,好像是在安抚着自己被吓到的心灵。

“谁让你进来这里的?”傅萸烟冷冷地说道,但她说的这番话都不过是潜意识里说出来的,并不是她现在内心所想的。她明明病得很严重,却还是有着一股倔劲儿,她的自我防卫意识很强,即便是在生病中自我防卫机制依然开启,警惕着她身边的任何人,不管是对她好的还是对她有所企图的人。

“我是看到你浑身都在颤抖,以为你在这客厅睡会很冷,所以想打开这个房间,带你进来休息而已。我不是有意看到你的隐私的,但是我实在很担心你,我害怕……”唐昊晖为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但是还没等他说完,他就被傅萸烟用手掌给打晕了,他的后脑勺遭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很快就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当唐昊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他的后脑勺感到一股阵痛,他坐起身来,看到傅萸烟正在坐在他的面前,正在坐在茶几上,双脚还踩着一旁的椅子上。虽然她的脸色不太好,但是已然没有了刚回来时的苍白和凄凉之感,她的眼神如同一匹饿狼一样,正虎视眈眈地望着唐昊晖,直勾勾地注视着他,生怕他会从自己身边逃跑一样。他看到傅萸烟很精神的样子,以为她已经痊愈,所以就觉得很惊讶,他没想到傅萸烟的身体这么硬朗,发烧了这么久竟然能这么快好起来。不过在他晕倒的时候,傅萸烟做过些什么呢?她对自己又做过什么呢?唐昊晖完全不知道,而且他又是怎么晕倒的呢?他记得刚才还在房间里看着里面的一切,还在门口看到傅萸烟,还跟她讲话来着,怎么突然之间自己就晕倒了呢?毫无征兆地就晕倒了,而且还躺在了沙发上,被傅萸烟盯着。难道是傅萸烟打晕他的吗?可是傅萸烟在生病啊,她怎么够力气打晕自己,并将自己抬到沙发上的呢?难道说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自己来到这里之后一直躺在沙发上,被傅萸烟照顾吗?刚才在房间里看到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境,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就在唐昊晖在怀疑自我的时候,傅萸烟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示意他清醒一点。

“发什么呆?连自己做过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傅萸烟说道。

“我……我怎么就晕倒了呢?是你打晕我的吗?”唐昊晖稀里糊涂地问道。

“是又怎么样?不服?”傅萸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做法,也不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她既然已经做出来的事,她就敢于承认,即便她所做的事并不是那么光鲜。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我好心背你上来,还照顾你,你竟然这么对我?恩将仇报,你还算是个人吗?”唐昊晖听了之后很是生气,他完全没有想过眼前这个女人会这么对待自己,他以为自己的好心帮助和真诚照料能够打动这个蛇蝎美人的心,能让她对自己的恶意不再那么大,没想到她还是对自己有所怀疑。

“本能反应而已,对不起,我是不是伤到你了?”傅萸烟解释说明她会这么对待唐昊晖的原因,原来一切都是因为她多年以来的缺乏安全之感和对他人的不信任,所以她才会对别人未经允许就进入她的房间而感到这么敏感在意。

“本能反应……这是什么本能反应啊?本能反应就是会随便打人吗?想想我们认识的这段时间,我感觉你总是出现在打人的场面里,不是你打别人,就是被别人打,你平时也是这么爱打人的吗?还是说你就是这样一个暴力粗鲁的人?”唐昊晖说道。

“我平时怎么样关你屁事!你管好自己再说吧!唐昊晖我可警告你,最好不要在我这里乱说话,否则会有你好看的!”傅萸烟说道。

“这么凶干嘛啊,我只是好奇你而已……对了,认识了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唐昊晖听到她喊自己的名字,突然想起来自己并不知道对方叫什么,所以就顺口问了一句。

“傅萸烟,茱萸的萸,过眼烟云的烟。”傅萸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萸烟……傅萸烟,这名字还挺特别的,就像你一样,都是很特别的人。”唐昊晖小声说道。“那……你现在身体感觉好点了吗?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要是哪里不舒服的话得跟我说哦,千万不能一个人硬撑着啊。”

“我的身体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的什么人吗?”傅萸烟似乎对唐昊晖的关心和问候不太领情。

“我只是关心你。”唐昊晖说道。

“不需要。”傅萸烟很果断,也很决绝,她不想跟唐昊晖扯上任何的关系。

“大家相识一场,而且也从被人追杀的环境中逃出来,我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吧,我就算是关心你也是很正常的吧,你怎么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呢?我又不会去伤害你,你用得着对我这么防备吗?”唐昊晖终于忍不住了,他实在很不理解傅萸烟对他的冷漠和淡然。

“独来独往惯了,就觉得没有这种必要了。关心的话说多了有用吗?我的身体会有恢复吗?根本不会的,所以还是务实一点,实际一点吧。这么多年我都是这么过来的,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什么伤痛疤痕有过,我都习惯了。”傅萸烟一边跟唐昊晖解释,一边起身去放药箱的地方拿出药盒,这是治发烧的药丸,她倒了两粒出来放在手中央,并将药丸放入口中,喝了几口水,就把药丸给咽下去。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般自然,没有一点的犹豫和磕绊,让人看了之后会以为她经常做这样的动作,动作熟练得既让人钦佩又让人心疼,她的独立和自主让她在面对生病和困难的时候还能保持镇定沉稳的心,让她保持平常的心态去面对任何事。

“你的心还真大,都到了生死关头了,还装作一点事儿都没有,我都快要被你吓死了。”唐昊晖见傅萸烟能跑能跳,似乎也没什么事了,才稍稍放下一点心来,不再为傅萸烟的伤势而感到忧虑,他悠悠地端起放在茶几上面的茶壶,在水杯里倒出水来,他想喝杯水镇定下心情。

“如果说我平常的生活就是这样,你会信吗?”傅萸烟说道。

“你是说真的吗?”唐昊晖显然有些不敢相信。

“你看我像是说假的吗?”傅萸烟反问道。

“你到底经历过什么?我看你不过十几岁的年纪,为什么却成熟得如同三四十岁的大人?”唐昊晖对傅萸烟所呈现出来的模样感到很惊奇,在他的认知里,一个花季少女怎么会说出这么圆滑的话,做出这么大胆的事,他怀疑傅萸烟只是长相显得很年轻,实际上的心理年龄很大,懂的事也很多。

“你很想知道吗?但是我不想告诉你。你也没有必要知道。唐昊晖,过去的事就是过去了,现在再提也没有任何意义,我的过去很不好,过得一团糟,我过去的那些岁月,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污点,还不如不提。”傅萸烟不太想告诉唐昊晖关于她的过去,也不想跟他讨论自己不堪的过去。

“我看到你的手臂上有纹身,你是……那种人吗?”唐昊晖试探着问道。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这里就只有你跟我,不用遮遮掩掩的,不过你不说我也能猜得出来你想问我什么话。”傅萸烟猜到唐昊晖内心里是怎么看待她的,因为平时的那些人也是用着同样的目光看待她,会跟她说出那些难听的话,所以她都已经习惯了。

“我是怕……怕伤到你的名誉嘛,可能我这么说会对你很冒犯,不过这确实是我想知道的,我也觉得你应该是有难言之隐,当初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啊?”唐昊晖虽然被傅萸烟打过,也亲身体会到她的行事风格和处世态度,他认为傅萸烟那“恶”的性格不是天生养成的,她的心底里还是有着柔软的地方,那里有着她性格中的“善”,也许是她过经历过的事情让她习惯性地将“善”的一面隐藏起来了,并以“恶”的一面来面对这个世界。唐昊晖与傅萸烟的相处时间不是很长,他却有一种与傅萸烟早已认识的熟悉感,他觉得这个女人有着莫名的吸引力,吸引着他主动去了解这个人,去靠近她,和她一同感受喜怒哀乐,和她一起共度艰难的时光。唐昊晖不相信傅萸烟本身是那样一个暴力粗鲁的人,他认为傅萸烟会变成今天这个样一定是后天形成的,至于是什么原因,恐怕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不用怕,有什么话尽管说,大不了你说错了话惹毛了我,我打你一顿就好了,多大点事儿啊,你觉得呢?”傅萸烟看到唐昊晖唯唯诺诺的样子,知道他是被自己身上的那奇怪的纹身所惊到了,加上之前自己对他的一顿暴打,应该是让他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所以他才会对自己的过去好奇,好奇自己是不是经历过什么不寻常的事。不过唐昊晖说顾及自己的脸面和声誉,她倒是觉得一点都不重要,因为唐昊晖在意的东西在她傅萸烟看来都是无足轻重的,可有可无的。

“别别别,千万别这样,我可不想再被你打了,你这个可怕的女人,下手不是一般的狠,招招致命,拳拳命中要害,我上次都快被你打到灵魂出窍了,我可不想再来一遍,你的武力我算是领教过了,谢了啊,你的拳头还是留给其他人吧。”唐昊晖听到傅萸烟说会打他一顿,曾经被暴打的经历突然浮现在了眼前,曾经被拳头和疼痛支配的痛苦使他有了心理阴影,他不想重蹈覆辙,不想再受到傅萸烟的暴打。

“有那么严重吗?我觉得还好吧,我只不过用了七成的力气而已,唐昊晖,你不会连一个女人都抵挡不住吧?你也太弱了点。”傅萸烟觉得唐昊晖的说法有些夸张了,她觉得自己并没有用尽全力,也没有像唐昊晖口中说的那么暴力,她明明在打的时候很迁就了啊,她还害怕会出人命,所以在打的时候还留了一点力气,唐昊晖怎么就觉得她下手狠呢?

“七成力气?!要是你用尽全力的话,我岂不是要被你打死了?看来还不能随便惹你,要不然哪天死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唐昊晖听了之后都觉得很震惊,他没想到傅萸烟那天晚上都快要把自己打死了,她居然说没有用尽全力?!看来女人都是不好惹的,惹毛谁都好,千万不能惹怒女人,尤其是会打架的女人。

“你把我想象得过于妖魔化了,不过没关系,你们怎么想我我都不在乎,反正我也不会在意你们怎么想。总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谁敢动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傅萸烟看在唐昊晖这么害怕的份上,便从另一方面给他安慰,她告诉唐昊晖,自己并不是会随便打人的人,她只是遇到了不公、遇到了冒犯她的人时,她才会想着用偏激的做法去对待这些人,以暴制暴是她最常用的方法,因此在外人看来,她是个只会用武力解决问题的人,她是个粗鲁的、不讲道理的、动不动就用拳头来解决问题的人。

“你这么能打,是不是以前经常跟别人打架啊?”唐昊晖知道傅萸烟很能打,但是没有人一生下来就会打架,即便是那些正儿八经学过功夫的人,也未必能在实战中打跑比自己强大的人,而傅萸烟居然能够做到以一敌众,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打跑比她还要高大的男人,还从这么多人手里救下他唐昊晖,功夫实力一定不弱,而且实战经验也是很丰富的,所以唐昊晖才会斗胆问傅萸烟是否以前经常跟别人打架。

“是又怎么样?我原本就学过一些三脚猫功夫,打算自保,却没想到在实战中获得了经验,以前尚且还只能一个对一个,现在我都可以一个对几个了,就算对方是牛高马大的大男人,我照样可以将他们撂倒。虽然说出去可能对我的形象不太好,但是到了生命关键时刻,我想得更多的不是关于我的名声,我的尊严,我的清白,而是我是否能够活下来,是否能够保住我自己的性命,如果我不能够活下来,那说再多都是空话,做再多都是无济于事,我宁愿屈辱地活着,也不想清白地死去,人都是求生的,不是求死的,在必要时刻可以放弃一些东西,虽然这些东西会让你日后感到痛苦、自责,但是可以留下性命,活着就意味着有更多的可能性,只有保住了性命才是最紧要的事情。”傅萸烟丝毫不掩饰自己曾经的经历,她向唐昊晖承认,自己以前确实是打过很多场架,而且这些实战经验中逐渐累积起了实力和胆量,也锻炼了一身的本事,在面对紧急情况的时候可以以平和沉稳的心态来面对,以成熟的方式去解决所有的问题。不过傅萸烟在说自己为什么变得这样的时候,她好像也谈到了自己对于生死的看法,或许在她的心里,在尊严和清白等内在情感面前,她更在乎的是自己的性命,她之所以会这么暴力,动不动就跟别人动手,而且一动手就是将人往死里打,很大原因都是因为她想活下来,她害怕别人会对她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胁,所以要想活下来,她只能逼着自己变得强大、凶狠、毒辣,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到自己。

“在你心里,任何事情都比不上活着。”唐昊晖说道。

“只要我这条命还在,我就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我也会拥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我可以找到想要置我于死地的人,用同样的方法来对付他,让他感受和我一样的痛苦,甚至是多倍的痛苦,我会用他当初对待我的方法来对付他,我会让他知道,我傅萸烟不是可以随意欺负的人,也不是他应该看轻的人,我会用我的方式,让他受到该有的惩罚。”傅萸烟说出了自己的信仰和想法,她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向着她的想法和目标前进,她所做的一切可能未必是正义的,但至少是能够抚平她曾经遭受过的一切。

“你这么说,好像有人曾经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傅萸烟,冒昧问一句,是不是有人曾经得罪过你啊?你说的话好像是在责怪某个人,你最近是不是在对付什么人?”唐昊晖想起了在那个房间里面看到的东西,又结合傅萸烟说的话,他猜测傅萸烟应该是最近在搞大事情,至于具体是什么,他还猜不出来。

“为什么这么说?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傅萸烟听到唐昊晖这么说之后,她隐约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自己从来都没有跟唐昊晖说过自己最近的复仇计划,也没有说过自己要对付某个人,唐昊晖是怎么猜得出来的呢?难道他知道了什么吗?傅萸烟的计划是不能够让人知道的,不管是熟悉的人,还是不熟悉的人,她都不能跟他们透露半句,否则她所做的一切就全都白费了,她的复仇计划也会无疾而终。

傅萸烟的警惕之心突然变得很高,她在昏睡的时候,唐昊晖曾经进入过她的房间里面,他好像看到了房间墙壁上的人物关系图,看到了桌面上的文件和资料,看到了她的摄像机里拍到的照片和录像,唐昊晖好像能够通过在房间里面所看到的东西推测出她傅萸烟最近在做的事,推测出她想要对付的人。傅萸烟一下子就怒了,她上前去扇了唐昊晖一巴掌,将他的左半边脸扇得通红,唐昊晖的脸上瞬间就有了一个大大的手掌印。唐昊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傅萸烟发什么神经,她怎么突然之间就扇了自己一巴掌呢,自己明明没有做错什么事啊,难道是刚才说错话了?傅萸烟说过要是自己说错话了的话,她就会来打自己一顿,现在她莫名其妙对自己上手,难道自己说到了她的痛点,说出了一些本不该说的话了吗?唐昊晖感觉到事情不太妙,疑惑地看着傅萸烟,一脸的难以置信,同时他也害怕傅萸烟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对待他。傅萸烟扇了唐昊晖一巴掌之后,就将他按在沙发上,用手掐着他的咽喉,样子像是要杀人一般,她以一种威胁的态势质问唐昊晖,让他说出究竟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计划的,他接近自己又有什么目的呢??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黯黯双鱼恻》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超神模拟,我有无…
2 我的妖孽二小姐
3 假装破产后,老婆…
4 重回1990
5 逍遥小捕快
6 穿书:豪门大佬的…
7 七零小娇媳:我带…
8 极致甜宠:四爷每…
9 被卖为丫鬟后,我…
10 藏武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我杀敌就能变强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8345 字
白仲,秦之杀神,血手人屠,嗜杀如狂,每战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2 三国:气运图录,开局娶亲大小乔 作者: 奔跑的山竹
历史穿越 369946 字
开局激活气运图录,集邮就能获得奖励,激活全三国名臣武将美人.

3 大秦:苟成陆地神仙,被金榜曝光了! 作者: 大秦嬴子夜
mg官网网站真人 743161 字
赢子夜意外穿越到了大秦,默默苟住发育十年,最终成为了陆地神仙。

4 纨绔世子爷 作者: 炎七侠
mg官网网站真人 194816 字
皇帝不让做纨绔,爷就当牛人,拳打皇子,脚踹皇帝,公主妃嫔咩咩叫

5 全民国主:朕率大秦横扫八荒 作者: 岁寒书
mg官网网站真人 358382 字
灭万国,定九州,武将名臣尽归我手,大秦铁骑,逐鹿万国,谁与争锋!

6 墨少,你家玄学萌妻飒爆了 作者: 帝王花
mg官网大全真人 275383 字
玄学大佬重生豪门弃女?安玖兮笑:只要我开口,世家少夫人位置任我选!

7 妙手小野医 作者: 耀世天下
乡村乡土 420311 字
农村小伙凭失传古医术玩转花都,太乙神针可救治活人,也可杀人于无形

8 首席国医 作者: 江门二爷
mg棋牌平台生活 467147 字
回到过去,一不小心成了国医大佬,很无奈,但我只是想治病救人而已。

9 爱摸鱼的狐狸夫人 作者: 云朵妤子酱
古典仙缘 107617 字
爱摸鱼的小狐狸,竟被她打晕送给了魔界至尊当夫人!救命,好想逃!

10 浮生如梦不可追 作者: 九州辰
女尊女强 107244 字
你对我那不能宣之于口的爱,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你们仙门正道的阴谋。

《第六十五章 想来到你的世界里(上)》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