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黯黯双鱼恻 [书号339562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六十六章 想来到你的世界里(中)

《黯黯双鱼恻》 莞风/著, 本章共10215字, 更新于: 2022-04-01 21:25

当傅萸烟知道唐昊晖说出了她原本的计划之后,她瞬间就感觉到事情不妙,所以便重重地扇了唐昊晖一巴掌,还将他按到沙发上,用双手掐着他的脖子,看样子像是要了唐昊晖的命一般。唐昊晖被掐得快透不过气来,于是扑腾着,让傅萸烟放手,他实在想不到傅萸烟为什么要这样对他,明明上一秒还在愉快地聊天,下一秒她就翻脸了,女人心海底针,真的是说变就变啊。可是现在不是追究傅萸烟责任的时候了,而是应该尽快说服她,让她放过自己。不过任凭唐昊晖怎么拍打傅萸烟的手,她都没有想要放手的意思,而且力道越来越大,让唐昊晖感受到了她真正想要夺人性命的可怕和恐惧,比起那天晚上的暴打,唐昊晖觉得这次才是他最接近死神的一刻。

“放手!放开我!”唐昊晖很不容易地蹦出了求饶的话,由于被掐着咽喉,他能够说出话已经很不错了。

“你刚才为什么进入我的房间?你在里面看到了什么?”傅萸烟终于说出了她对唐昊晖的质疑,原来她一副想要杀了唐昊晖的样子都是因为唐昊晖曾经进入过她的房间,看到了里面的东西,知道了她的计划和正在调查的事情。

“放开我……再说,快放开我!”唐昊晖继续用无力的手拍打傅萸烟的手,企图让她放过自己,不再掐着自己的脖子,因为他真的快透不过气来了。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唐昊晖,你接近我有什么目的?是不是有人派你来的?”傅萸烟对唐昊晖的特意靠近有着极大的怀疑,她开始觉得唐昊晖在自己面前出现很有可能是被有心之人指使的,至于这个人是谁,傅萸烟猜想很有可能是她的仇家派来的,毕竟想要她傅萸烟死的人很多,她得警惕每一个在她面前出现的人,尤其是总对自己死缠烂打的、经常骚扰自己的人。

“没有!不是!我是清白的!求你了,求求你了,先放过我吧!”唐昊晖用着几近哭丧着的语气对傅萸烟说。

“真的?你没骗我?”傅萸烟看到唐昊晖的态度还算是真诚,便觉得他没有必要在临死之前还说谎骗她,所以打算便松手放开他,让唐昊晖喘口气。

“真的,我没骗你。有什么事先放开我再说好吗?求你了!”唐昊晖看到傅萸烟有了一点想要松懈的态度,就连忙用着真诚的语气向傅萸烟表达自己的态度。

傅萸烟终于肯放开了她的手,她不再掐着唐昊晖的脖子,她不是相信了唐昊晖的话,而是觉得可以给唐昊晖一个自我解释和证明的机会,毕竟唐昊晖在自己的地盘,在自己的手上,谅他也不敢在这里玩出什么花样来。傅萸烟暂时放过了唐昊晖,她的双眼直直地盯着唐昊晖,看看他究竟有什么样的解释。唐昊晖被放开了之后,他终于有了可以喘气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他第一次觉得原来活着的空气是这么新鲜,原来活着的感觉是这么好,他原本习以为常的环境和空气突然间变得珍贵、可触碰,他觉得自己好像更加珍惜目前所享受的一切东西。

“我快要被你掐死了,你发什么神经啊,你到底在怀疑我什么?我到底要怎么证明你才肯相信我呢?我对你是绝对没有任何的企图的,我之所以进入到了那个房间里面,纯属是个意外,我也没想过要偷窥你的什么秘密,你到底要我怎样做才肯放过我呢?”唐昊晖脾气这么好的人都快要被傅萸烟的反反覆覆而气到了,他没想到为傅萸烟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帮助了她这么多,到头来她还是对自己不信任,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她到底在怀疑自己些什么呢?如果说女人心是世界上最难琢磨透的东西,深如海底针的玩意儿,那么傅萸烟的心就是比海底针还要深不可测的事物,而且这种深不可测是有可能致命的,是危险的,唐昊晖不怕傅萸烟会突然撒泼,他最怕的就是傅萸烟撒起泼来会像疯子一样要了自己的命。

“你跟我说真话,你在里面看到了什么?”傅萸烟开始用很严肃的语气盘问起唐昊晖,虽然唐昊晖在责怪自己,但她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按照着自己的想法,试图从唐昊晖的嘴里问出已经知道了的事情,好让她能够迅速掌握唐昊晖是否会对她造成威胁。

“房间里面很暗,我能看清的东西很少,就是一面墙,还有书桌上有很多的文件和资料,还有两台电脑和摄影机录像机。”唐昊晖看到傅萸烟很冷静的样子,就猜到她一定不会向自己道歉,也不会向自己说明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就只好作罢,毕竟傅萸烟这么能打,难道还跟她杠上不成嘛,她又不是什么好人,得罪她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而且这里是她的家,是她的地盘,要是不按照她问的话来回答,自己接下来会怎么被她玩弄都不知道呢,所以唐昊晖即便是心里很不愉悦,也还是听了傅萸烟的话,告诉她自己在房间里所看到的一切,因为他害怕傅萸烟又会像发疯了一样将自己按倒在沙发上,对自己做出不利之事。

“还有呢?就只看到这么多吗?”傅萸烟继续追问道,她觉得唐昊晖没有跟她说完所有的事情,她觉得唐昊晖对自己还有所隐瞒,唐昊晖一定看到的、知道的绝不止这么多的事情,他现在面对着自己还藏着掖着,到底是想干嘛呢?是想日后拿这些事来威胁自己吗?傅萸烟不想被人抓住自己的痛点,所以就打算问清楚唐昊晖,问清楚这个男人究竟想要干什么,对自己有什么企图。

“还有一张床,天花板上的灯坏了。”唐昊晖补充道,毕竟他不知道傅萸烟想要他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话能让傅萸烟满意和不气愤,他只能说些无关紧要、不痛不痒的话。

“桌面上的文件和资料没看过吗?摄像机和录像机里的照片和视频没看过吗?墙上的人物关系图和贴纸有没有仔细研究过?”傅萸烟问得更加仔细一些,她认为唐昊晖一定是看到了某些东西,只是他害怕自己听到后不开心会伤到他,所以就选择性地说话,既然唐昊晖不敢跟自己说实话,那就干脆直接一点,试探试探他。

“看了,但是看不懂。”唐昊晖回答道。

“是看不懂呢,还是装不懂?你还不跟我说实话吗?”傅萸烟觉得自己已经问得很详细了,唐昊晖还是不跟自己说实话,开始有了些火气。

“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的看不懂,里面的人除了程洛雨、黄天韬之外,其他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我就算看懂了他们的关系又怎么样?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是谁。”唐昊晖为自己解释道,他说的确实是实话,只是有些实话他选择不说而已,她并不是有意要隐瞒傅萸烟的。

“那依你之见, 你觉得我找出这些人的人物关系是为了什么呢?你觉得我有什么目的吗?”傅萸烟继续问道,她试图换另一种问法,从另一个角度来从唐昊晖口中套出更多的话。

“我不敢说。我怕我一说,你待会就来要我的命了,我刚刚差点就死去了,我可不想再来一遍。”唐昊晖大概是听出了傅萸烟话里面的含义,他好像猜测到了傅萸烟的真实意图,为了避免再被打,他这一次选择不发表任何的意见,不说出自己的看法。

“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同样会要了你的命,就算不是,我也会好好地打你一顿。”傅萸烟威胁道。

“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什么都是你说了算!你就不能好好地对我,对我温柔一点吗?老是喊打喊杀的,多不好啊……”唐昊晖嘀咕道,“傅萸烟,你到底要我说什么你才肯相信我的话?如果我跟你说真的,你是不是就不会打我,放过我啊?”

“那要看心情。不过你敢骗我、对我有所隐瞒的话,就一定逃不掉被我打,所以你就好好想想吧。”傅萸烟说道。

“真是个难以捉摸的女人,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算了算了,我彻底投降了,你想问什么就问吧,只要你能保证我的人身安全就行。”唐昊晖放弃了,他不想再跟傅萸烟争辩下去,由于现在所处的环境对自己这么不利,也没有必要跟她硬碰硬了。

“要是早就这么想、乖乖配合我不就好了嘛,你都已经在我手上了,你觉得自己还逃得掉吗?不过……难道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吗?不好奇我是怎么找到这么多人的资料吗?”傅萸烟见唐昊晖不再挣扎,就有了一种降伏某个倔强之人的满足和成就感。

“好奇又怎么样?这不是该我问的东西,我怕我没有命消化这些事。”唐昊晖没好气地说。

“既然你都看到了上面的人物关系图了,那么我想你应该也看到你自己的相片和名字了吧?你难道不想问我什么吗?你不害怕我会查出你的什么吗?”房间的墙壁上有一幅人物关系图,傅萸烟不信唐昊晖看不到上面写的字和图片,唐昊晖看到了自己的相片不可能没有任何的想法。

“这是我可以问的吗?”唐昊晖小心翼翼地问道。

“将死的人尚且可以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死,知道他们是被谁杀死的,你为什么不可以?再说了,你又不是将死之人,也不是我的目标人物,当然可以知道你想知道的东西了。”傅萸烟第一次允许了唐昊晖问他想知道的事情,她并不是个什么事都藏在心底的人,既然有人将这些事翻出来,她提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唐昊晖作为她调查事情中的主人公之一,告诉他自己要查他的目的并没有什么不妥,他有权知道自己这么做的原因,也是时候知道被调查的真相和结果了。傅萸烟真正在查的人不是唐昊晖,所以当唐昊晖有想要了解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幅奇怪的人物关系图里的想法时,傅萸烟打算告诉他事实的真相,告诉他自己这么做的原因。

“那……我为什么会……被你注意到的呢?我们不是才刚认识没多久吗?照理说我们对彼此不熟悉才是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唐昊晖终于能够放心地、大胆地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唐昊晖,我从来都没想过会遇见你,更没有想过你会成为我计划里的参与人员之一,你不是我想要对付的人,所以我其实不太想跟你说太多关于我的计划,不过既然你知道了,告诉你也无妨。其实在那天晚上之前,我早就认识你了,只是你一直都不认识我而已。你不是说我和你的一位朋友长得很像吗,她叫程洛雨,对吗?你们很早就认识了,对吗?”傅萸烟开始诉说起她原本的计划和打算,说起了之所以会认识唐昊晖的原因,原来一切都是因为一个特殊的人,是这个人连接起了她和唐昊晖的缘分和关系,也为了他们后来一起经历的事情埋下了伏笔。

“对对对,你是怎么知道的?等等,你和程洛雨是什么关系?怎么会对她的事情这么熟悉?”唐昊晖听到傅萸烟说出了程洛雨的名字,就更加确定了他最初的想法,傅萸烟一定是跟程洛雨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加上房间里的那幅人物关系图,唐昊晖觉得傅萸烟之所以会调查到他的身上,很有可能是因为程洛雨的关系,毕竟自己与程洛雨是朋友的关系,傅萸烟没可能不查到自己的身上。

“我和她是什么关系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总之,我一直在找她,我很早就开始打听她的下落了,所以我才会认识了这么多的人,也就是你在房间里面看到那幅人物关系图,就是我顺藤摸瓜,拜托了很多人,一步一步才找到这里来的,我已经找了她很久了,只是我们还没有正式见面,她也不知道我的存在。”傅萸烟暂时不想告诉唐昊晖自己和程洛雨的真实关系,不想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因为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来公开自己的信息,也不是最好的时候让调查到的事情公之于众。她只告诉了唐昊晖,自己一直在寻找程洛雨,寻找的过程非常地艰难和漫长,她想要的找到程洛雨的决心也是非常强。

“原来是这样,那你为什么想要找到她呢?你现在找到她了吗?说实话,我前几天还见过她,我还带着她去我的画室里面参观,但是自从那天见过面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给她打电话她也不听,给她发消息也不回,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了,我想估计是工作太忙了吧,所以没有时间回复我的电话和消息。”唐昊晖似乎没有怀疑过傅萸烟这么想要找到程洛雨的目的和决心,他只知道她们两个人长得很相似,她们之间应该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当傅萸烟提到程洛雨的时候,他才想起自己已经好久都没跟程洛雨联系了,也好久都没有听说过关于她的消息了。不过唐昊晖没有向傅萸烟说出了自己的怀疑和猜测,他还是猜测而已。

“不用再给她发任何的信息和打任何的电话了,她是不会回复你的,因为她最近出了点意外,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傅萸烟给唐昊晖泼了一盆冷水,示意他不必再做无谓的事情了,因为傅萸烟知道程洛雨和她的母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知道她们曾经遭受了车祸,如今正在住院治疗中。

“意外?洛雨出了什么意外了?她到底怎么了?她身体还好吗?”唐昊晖突然被告知好朋友遭遇到了车祸并住院的消息时,他感到非常吃惊,因为他才刚和好朋友见面没多久,而且还有说有笑,有聊天的,怎么今天突然就被告知了出事了呢?唐昊晖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好朋友莫名其妙地就出事了,他对好朋友的情况感到非常担忧。他拿出手机,想打电话过去询问下好朋友的情况任何,确定下她是否跟傅萸烟所说的那样遭受到了意外,确定下她的身体是否健康。

“车祸,刚做了手术不久,现在已经醒过来了,但是眼睛看不见东西。”傅萸烟淡淡地说道,仿佛程洛雨的受伤并没有让她感到担心和忧虑,即便这是她的亲姐姐,她同样没有太大的感觉,跟唐昊晖说出程洛雨的情况的时候,就像是在讲述一个陌生人的情况一样镇定自如,没有在脸上体现出太多的表情。

“你是说真的吗?她在哪儿?我要去见她!你是不是见过洛雨了?你知道她在哪儿的,是吧?”唐昊晖准备起身,他想亲眼见到,否则他怎么也不肯相信傅萸烟说的话。

“没错,我当然知道她在哪儿,她出车祸的时候,我就在现场,当然了,也是我打电话给医院,让救护车送她去医院的,现在是我在照顾她。不过我很好奇,你跟她是什么关系?你凭什么去见她?程洛雨是我救回来的人,我为什么要让你去见她?”傅萸烟没有告诉唐昊晖程洛雨在哪个医院里,好像是故意吊着他的胃口,不告诉他实情。

“我……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互相关心也很正常的吧?”唐昊晖犹豫了一下,他之前明明才给跟程洛雨表明心迹,说自己喜欢的是另有其人,如今这么紧张她又是为什么呢?难道对她只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和紧张之情吗?唐昊晖有些弄不清楚了。

“就只是朋友这么简单吗?”傅萸烟从唐昊晖犹犹豫豫的话里面听出了些许猫腻,她觉得唐昊晖对于程洛雨的感情有些模糊,他到底对程洛雨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呢,傅萸烟觉得估计连唐昊晖本人都不知道吧。

“你就别问这么多了,我也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和在乎,当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出事了,去看看不是很正常的事嘛。傅萸烟,你既然知道了我跟程洛雨是认识的,也知道我跟她是什么关系,求你让我过去看看她吧。”唐昊晖哀求道,他对程洛雨的关心程度不亚于对傅萸烟的关心程度,就像是在停车场和傅萸烟一路追跑回来一样,他很担心身边人的安危,害怕他们会遭受到不测。

“想去看她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听我的话,认真回答我的问题,不许对我有所隐瞒,也不许骗我。”傅萸烟提出了要求,希望借带唐昊晖去见程洛雨来做交换条件,从此在唐昊晖的口中套出有用的话。

“行,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都听你的。”唐昊晖为了好朋友,顺从了傅萸烟的要求。

“放在房间里面的文件,你有没有拆开看过?看出什么来了?”傅萸烟问道。

“很多的文件都看不懂,有些是证明材料,有些是照片,那些照片材料好像是从私家侦探那里得来的,我还看到上面有那个侦探的联系方式。有一份亲子鉴定证明,上面测定的两个人是有血缘关系的,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是既然你都找到这些报告和证明材料了,应该是有你的原因的。还有一份出生证明,上面显示的人是在那个医院出生的,不过很奇怪,这个人的父母亲并没有写是谁,籍贯、地址什么的也没有写,这张出生证明好像并不完整,只写了些基本的出生信息,我无法看出来这是属于谁的。除了这些之外,我还看到一份很早之前的报纸,我看过报纸上面的出版日期,是二十多年前的,照理说,这样的过时新闻对一般人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但是上面呢,偏偏圈了一篇新闻出来,我想这篇新闻应该就是你圈出来的吧,你留着这么古早的报纸,还把上面的新闻给圈出来,应该是这篇新闻对你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吧,你想要查的事估计是跟上面的新闻有关吧。我看过那篇新闻写的内容,讲的是一场车祸,上面写道这场车祸很严重,两车相撞,车上无人生还,其中包括一个男人和一对夫妇,至于失事的原因,初步是怀疑其中一部车辆的内部机器坏掉了,刹车的器件也遭受到了损坏,所以才会刹不住车,撞上了迎面而来的车辆,对面开来的车辆上坐着的是两夫妻。这场车祸很严重,他们在现场发现的时候已经受伤很严重,撞上来的那个男人早就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而那对夫妇因为失血过多,又撞伤了头部,全身也是多处遭到了粉碎性的骨折,所以他们没能抢救过来,很快就去世了。”唐昊晖说出了自己在文件中看到的东西,并添加了一点自己的分析,一五一十地跟傅萸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很好,还有呢?”傅萸烟点着头,表情上像是对唐昊晖感到认可和肯定,并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只是我觉得很奇怪,类似这样的车祸新闻报道每天都有啊,每天都有很多人因为车祸去世,为什么你单单拎出了二十多年前的新闻出来?为什么偏偏是这一篇新闻报道呢?这篇报道车祸的新闻有什么特别的吗?它究竟有什么可值得你特地在二十多年后找出来,并特别关注这篇文章呢?”唐昊晖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把这篇报道圈出来自然是有我的道理,你别管,继续说。除了这些文件和证明材料,你还看到什么了?我看你的分析能力不错,我还没跟你解释,你就可以单凭我现在受伤的资料推断出这么多,不错。继续说啊,除了桌面上的文件,还有一旁的摄像机和录像机,你看到里面的照片了吗?觉得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吗?”傅萸烟向唐昊晖问道。

“桌面上还有很多的文件,都是出自私家侦探的调查,他们将调查结果做成报告,一看就懂,不过这些报告太厚了,我还没来得及看,大概内容应该是查到某个人和某件事吧,我看得最多的一个名字好像是个……好像是……一个叫‘杜亚梅’的人,我不知道她是谁,不过看到墙壁上的人物关系图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她是洛雨的妈妈,我之前从没听洛雨提过她的家人,所以在第一眼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她就是洛雨的妈妈。我想,你应该就是查到洛雨的妈妈,所以才认识到洛雨的吧,然后顺藤摸瓜,查到了我的身上吧。虽然墙壁上有我的照片和我的名字,但是桌上的资料里没有太多关于我的资料,我想,我应该不是你要查的目标和对象,只是刚好与洛雨有交集,然后你才会认识我的,我在你的调查中只是个不起眼的配角而已,所以你才会毫不避讳地将查到的事情跟我说。要是换做洛雨的话,我想你可能早就杀了她灭口了。”唐昊晖继续说道。

“她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我找了她这么多年,不是因为寻仇,我不会杀她,也不会做出对她不利的事。”傅萸烟说道。

“除了‘杜亚梅’这个人,我感觉你好像还在找另外一个人,这个人是叫‘程日轩’吧,他是谁呢?我在很多的资料上看到过这个名字,但是我却没有在人物关系图上见到这个人的名字和与其他人的联系,他是谁呢?我不太确定你是不是在找他,只是我看到很多的资料和文件里面都有提到过他,这个人对你来说很重要吗?还是说他能够解决你的一些疑问?”唐昊晖继续说着。

“对,他的确是个很重要的人,也是我一直都想要找到的人,就跟我当初想要找到程洛雨的心情一样,我很想找到程日轩,这样我就可以知道当年所发生过的一切,我有种预感,当年发生的很多事情,都跟他有关。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这么多年都没有他的消息,我想,我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可以见到他了。”傅萸烟说道。

“你真的找不到他了吗?你们真的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吗?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说。”唐昊晖看到傅萸烟一副失望的眼神,就猜到这个人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你刚刚不是看到了那份陈年老报纸了吗?上面的那篇新闻不是我随意圈出来的,而是有原因的。其实那篇新闻报道上面根本就没有写过无人生还,我认真看了这篇新闻报道的遣词造句,它没有说当场所有人都死了,只说了受伤的人很多,失事的司机们和车上的乘客都受了很重的伤,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对夫妇是当场去世的,但是肇事司机并没有说当场去世,只是说他的伤势很严重,还说他疑似中了不知名的毒,后续是否还活着并没有明确说明。而且这个叫‘程日轩’的男人,就是这篇新闻报道中的主人公,也就是那位肇事司机,他也是我一直想要找的人,可是我怎么问找不到他,照理说,那场车祸之后他应该也是凶多吉少了,不过凡事都不是绝对的,他很有可能已经死了,也有很小的机会还活着,没有确切的报道或者证明他已经死了,我就觉得还有一丝希望,不管他现在是死还是活,我都想找出实质的证明来说服我自己。如果他还活着,那我就继续找他,直到找到他为止;如果他真的已经死了,我就去寻找他的死因,我觉得他若是死了,那么这件事一点都不简单。那篇新闻报道写过,他疑似中了不知名的毒,这个疑点一直都没有解开,他中的是什么毒?为什么会中毒?是谁向他下的毒?是撞车之前中的毒,亦或是撞车之后才发现的?所有这些问题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解答,我也一直在调查这件事,不过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头绪。你之所以会推断出当场无人生还,我想你应该是看到了那些新闻报道上面的照片了,我不怪你,你只是没有看清楚上面写的文章,也没看清楚那些照片。那些照片把现场拍得那么可怕,又那么惨烈,一般人看了也会以为现场的人伤得很重,没有了活的迹象吧,所以你才会产生当时没有人活着的错觉,以为两辆失事车辆的人全都死了。”傅萸烟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难怪你会将一篇这么多年前的新闻翻出来,原来你要找的人跟报道中的人有关系,不过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放弃找他,他究竟是谁啊,值得你花这么长的时间去找一个从未见过的人?他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吗?你为什么这么想见到他?而且我记得那篇报道说的是发生在二十多年前的事,你看上去不像是二十多岁的人啊,怎么会想到翻查以前的事呢?”唐昊晖对傅萸烟的付出瞬间感觉到了理解,但是他对傅萸烟的执着感到不解,他不懂傅萸烟为什么要这么执着于找一个从未见面的人,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弄懂二十多年前在他人眼里看来很平常的事,她做这么多事是为了什么呢?

“他是个很重要的人物,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如果他还活着的话,我心中所有的疑问都能解开,我也会知道到底是谁把我害得这么惨,我今天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在二十多年前有人做了错事,因为自己的一时私欲,就将我的人生和幸福全都毁掉了。我恨我现在的自己,更恨当年亲手把我丢进深渊的人。这个叫‘程日轩’男人,他或许可以给到我答案。”傅萸烟说出了自己这么执着于找到这个人的原因,也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傅萸烟不仅告诉唐昊晖她做这些事情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想法,还慢慢走向那个房间,她用钥匙打开了房间的门,她想让唐昊晖看看她究竟查到了什么。傅萸烟觉得唐昊晖虽然没有她心思细腻,但是他的逻辑推理能力还不错,而且记忆力还不错,居然能把只看了几眼的文件和资料迅速记在脑海里,储存在心里,这么多的资料,唐昊晖居然将最重点的记住了,而且还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进行反向推导,推测出她傅萸烟实际的计划是什么,这种技能十分难得,难怪唐昊晖不肯跟她说实话了,原来是害怕知道得太多会被她傅萸烟打。不过唐昊晖这么有本事,让他留在这里,或者帮助自己查找真相,寻找到自己要找的人,岂不是如虎添翼,帮助自己更大的忙吗?傅萸烟想到这里,她就开始转变对唐昊晖的态度了,她开始觉得唐昊晖也许是个有用的人,他有可能帮助到自己,实现自己的计划,反正唐昊晖都已经看到了房间里面的秘密了,她也跟唐昊晖说了这么多的话了,而且唐昊晖的推测已经将事件的始末捋得很清楚了,除了一些必要的细节还不清楚之外,唐昊晖可以说知道了她这么久以来所查到的事情,让他知道再多的事情似乎也没有什么害处,说不定他还能利用自己的才能给自己提供到帮助,给自己一点解决问题的新思路,他或许能够帮到自己。傅萸烟想到这里,她对唐昊晖的态度变得温和了许多,但仍旧是有些冷峻,她没有放松下对唐昊晖的警惕和戒备之心,她打算将唐昊晖拉入到自己的调查真相和复仇计划当中,让他入局,让他成为自己的助手,帮助自己更快地查到真相。她很快就打开了房间门,她向唐昊晖大方地展示了房间里面的一切,为了让他知道更多的事情和了解更多的秘密,傅萸烟还打算邀请唐昊晖进入房间里面好好看看,好好研究她目前所搜集到的资料和证据,慢慢了解她所过的生活,慢慢进入到她神秘又不可估测的世界里,慢慢看清楚她的内心世界究竟是怎样的。

唐昊晖看到傅萸烟丝毫没有介意他曾经进入过那个房间里面,还主动敞开了大门,看她的样子,似乎自己是可以进入的,而且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中,似乎没有了一开始的敌意和恶意,她似乎不怪自己未经她的允许就进入房间,不怪自己知道了很多关于她的事情,也不怪自己知道了很多不该知道的秘密。傅萸烟这是怎么了?她又在发什么神经呢?她刚刚还想要杀了自己,还在为自己对她的冒犯而感到怒不可遏,还想杀了自己泄愤,怎么现在就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不仅开了门邀请自己进去看,连眼神都变得温柔和善了许多,仿佛刚才的凶狠恶毒的劲儿减弱了不少,她究竟在玩什么把戏呢?不会又是想到什么歪主意对待自己吧?她该不会看到自己知道了太多、猜到了太多,所以就想对自己暗暗下毒手,想请自己进入到那个黑暗的房间里面,然后对自己做什么事吧?那个房间里面这么暗,在里面做了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傅萸烟又是如此危险且捉摸不透的女人,她让自己进入这个黑暗的房间,难道她想对自己做什么不利之事吗?唐昊晖越想越是后怕,他的害怕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傅萸烟的毒辣凶狠劲儿他已经亲身见识过了,他也知道得罪傅萸烟的下场是什么,同样的经历他不想再来一次,他对傅萸烟的反反覆覆心有余悸,他面对着傅萸烟的邀请和友善对视摇摇头,示意自己不敢进去,他害怕傅萸烟会对他不利,更害怕自己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傅萸烟是个危险的人物,唐昊晖自从来到她的家里就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同时他也有了警惕之心,对傅萸烟所做出的动作很敏感,他实在害怕傅萸烟会突然之间就伤害到他,甚至杀了他,毕竟他知道了这么多真相,而一旦自己真的把这些事情透露出去的话,傅萸烟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傅萸烟也很有可能为了不让自己的事情传出去而对自己下毒手,毕竟只有死人才能永远地保守住秘密,以傅萸烟的性格和习惯,她极有可能会这么做。?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黯黯双鱼恻》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超神模拟,我有无…
2 我的妖孽二小姐
3 假装破产后,老婆…
4 重回1990
5 逍遥小捕快
6 穿书:豪门大佬的…
7 七零小娇媳:我带…
8 极致甜宠:四爷每…
9 被卖为丫鬟后,我…
10 藏武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我杀敌就能变强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8345 字
白仲,秦之杀神,血手人屠,嗜杀如狂,每战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2 三国:气运图录,开局娶亲大小乔 作者: 奔跑的山竹
历史穿越 369946 字
开局激活气运图录,集邮就能获得奖励,激活全三国名臣武将美人.

3 大秦:苟成陆地神仙,被金榜曝光了! 作者: 大秦嬴子夜
mg官网网站真人 743161 字
赢子夜意外穿越到了大秦,默默苟住发育十年,最终成为了陆地神仙。

4 纨绔世子爷 作者: 炎七侠
mg官网网站真人 194816 字
皇帝不让做纨绔,爷就当牛人,拳打皇子,脚踹皇帝,公主妃嫔咩咩叫

5 全民国主:朕率大秦横扫八荒 作者: 岁寒书
mg官网网站真人 358382 字
灭万国,定九州,武将名臣尽归我手,大秦铁骑,逐鹿万国,谁与争锋!

6 墨少,你家玄学萌妻飒爆了 作者: 帝王花
mg官网大全真人 275383 字
玄学大佬重生豪门弃女?安玖兮笑:只要我开口,世家少夫人位置任我选!

7 妙手小野医 作者: 耀世天下
乡村乡土 420311 字
农村小伙凭失传古医术玩转花都,太乙神针可救治活人,也可杀人于无形

8 首席国医 作者: 江门二爷
mg棋牌平台生活 467147 字
回到过去,一不小心成了国医大佬,很无奈,但我只是想治病救人而已。

9 爱摸鱼的狐狸夫人 作者: 云朵妤子酱
古典仙缘 107617 字
爱摸鱼的小狐狸,竟被她打晕送给了魔界至尊当夫人!救命,好想逃!

10 浮生如梦不可追 作者: 九州辰
女尊女强 107244 字
你对我那不能宣之于口的爱,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你们仙门正道的阴谋。

《第六十六章 想来到你的世界里(中)》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