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黯黯双鱼恻 [书号339562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七十章 一场戏(上)

《黯黯双鱼恻》 莞风/著, 本章共10119字, 更新于: 2022-04-07 14:03

唐昊晖看着眼前熟睡的傅萸烟,看着她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蛋,他将傅萸烟和程洛雨联系了起来,她们都有着近乎相似的面容,很难不让人怀疑她们不是亲姐妹,尤其是傅萸烟对程洛雨的事情都这么在意,对杜亚梅的了解又这么深,如果她们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话,傅萸烟何必花费这么多心思去查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呢?而且也只有傅萸烟和程洛雨是孪生姐妹这个关系,才能将一切事情解释得通,也只有她们俩符合这个身份,傅萸烟所做的一切才会变得合理。如果傅萸烟、程洛雨和杜亚梅之间的关系真的像唐昊晖想的那样,而这份亲子鉴定报告又是属于傅萸烟和杜亚梅的话,那么报告上面的结果就是对唐昊晖内心所想的最好验证。傅萸烟说过不会对程洛雨做出不利之事,很有可能是因为她和杜亚梅做过亲子鉴定,得知自己是杜亚梅的女儿也就是程洛雨的姐妹,所以她才会说不会做伤害程洛雨的事情。而傅萸烟说过要找程日轩,还说这是为了程洛雨,实际上她还是为了自己,因为程日轩是程洛雨的生父的话,那么他同时也是傅萸烟的生父,傅萸烟想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点都不值得怀疑了。傅萸烟曾经对唐昊晖说过,程日轩是个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如果找到他就能够知道当年所发生的一切,她也能知道到底是谁害她变成今天这个样,看来,这个程日轩是非找到不可了,也只有他才能够解决困扰傅萸烟心中的难题。

“傅萸烟啊傅萸烟,你当真是洛雨的姐妹吗?这么想要找到程日轩,不仅仅是因为他是洛雨的父亲,还因为他是你的父亲吧?你说洛雨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父亲,我想你一定也没有见过吧?我想你一定很想念他、很想知道他的一切吧?既然你是洛雨的姐妹,是杜亚梅和程日轩的女儿,为什么不直接跟我坦白呢?你想要找到你的父亲,我是可以理解的啊,为什么不能直接说出来呢?这难道就是你心中一直隐藏的秘密吗?”唐昊晖心里想着,他开始懂得了傅萸烟的顾忌和忧虑,明白了她的良苦用心。

第二天一早,傅萸烟就醒来了,她看上去精神好了很多,不再像昨天一样病怏怏的、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她的身体比唐昊晖预想中恢复得更快,毕竟经过千锤百炼后的身体已经不再变得柔弱无力,而是有韧性和毅力,有着超乎常人的钢铁般的意志。傅萸烟从茶几上拿了药,倒了杯开水,迅速地将药吞入肚里。唐昊晖昨晚是趴在桌子上睡的,因为看资料和文件时实在太累了,就打算在桌子上趴一小会儿,没想到却睡着了,而且越睡越熟,直到第二天早晨。傅萸烟扭了扭些僵硬的脖子,然后就走到了房间里,她看到唐昊晖还在睡觉,就打算把他叫起来,因为她昨晚答应过唐昊晖,今天要带他去看望程洛雨的,现在正是可以去探病的时间,所以她得赶快叫唐昊晖起床,不然就少了去探病的时间了,更何况,这次去探望程洛雨不仅仅是探望,傅萸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之前答应过程洛雨的事情,今天要来兑现了。

“唐昊晖,该起床了,我今天要去探望程洛雨,你想跟我一起去吗?”傅萸烟轻轻敲了敲桌面,让唐昊晖听到她的声音。唐昊晖听到傅萸烟提了“程洛雨”的名字之后,就立马睁开眼睛,并且很快就清醒过来了,他猛地抬起头来,对着傅萸烟点头,满心都是期待。

“那就赶快收拾下吧,我很快就会出发了。”傅萸烟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八点半我就会出发,你收拾下也跟着我一起出发吧。”

傅萸烟说完就不再管唐昊晖了,她走到那个小阳台,确定唐昊晖不在她身边之后,她就拨通了那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里的人不是别人,而是那天在医院里通过电话的人,她当时等到程洛雨醒过来之后就曾经答应过她会跟警方联系,帮她录口供,帮她找到杜亚梅,因为程洛雨一醒来之后就对自己母亲的安危很是在意,所以她的身体还没恢复好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录口供,给警方提供线索。可是傅萸烟很清楚,杜亚梅并没有她口中所叙述的那么情况糟糕,她并没有下落不明,而且也早就被救上来了,早在医生的全力抢救之后成功脱离了生命危险,虽然目前还在昏迷中,但是她的身体既能恢复得很快,醒过来也是迟早的事。傅萸烟没有跟程洛雨说实话,一是因为程洛雨和杜亚梅分别处在两个不同的医院,这是傅萸烟特地安排的,她不想让她们住在同一个医院里,不想她们一醒来就能见到对方,不想让她们知道对方原来还活着,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傅萸烟觉得杜亚梅和程洛雨一起坠海都是杜亚梅一手造成的,她觉得杜亚梅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是个能够随时伤害到别人的人,程洛雨已经因为她而经常受伤了,甚至差点就丢了性命了,所以这一次,傅萸烟决不能让她们两个有所接触,也不能再将她们置于同一个空间里。但是傅萸烟没有想到,程洛雨醒来之后竟然还记得她的母亲,记得这个差点就要害死她的人,还担心这个女人的安危,还没恢复好身体就急着让傅萸烟去联系警方给自己录口供,为早日找到杜亚梅提供线索。傅萸烟本来只想着安慰程洛雨,让她能够保重身体,别担心他人,所以才会编造出杜亚梅没有找到的谎话,她当然是知道杜亚梅和程洛雨当时是在同一辆车上的,只是她向程洛雨说了谎话,是故意而为之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程洛雨,使她不再受到伤害而已。

既然程洛雨一心想要找到杜亚梅,还打算为警方提供自己和杜亚梅坠海之前的线索和信息,那么傅萸烟就想到干脆演一场戏,这个谎言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傅萸烟想要圆谎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为了让程洛雨安心下来,好好休养,傅萸烟找了一个欠债累累的人,利用他来帮自己在程洛雨面前演一场戏。这个人是傅萸烟以前在组织干事的时候认识的,当时她为组织里的头目做事,还试过上门收债,因而认得这个人,由于这个人经常借钱而不按时还,每次收债的时候都是傅萸烟上门去收,一来二去傅萸烟就对他有了很深刻的印象了,即便是后来她离开了组织,这个人仍以为她是上门收债的人,所以还跟傅萸烟有联系。傅萸烟起初是打算告诉他自己已经不再负责收他的债了,但是她转念一想,觉得自己曾经在组织干过事的这一身份可能日后还有用处,她就没有告诉那个人,依然对接着他欠债的事宜。没想到在找到程洛雨之后,这个曾经在她眼中十分不堪的身份反而让她有了可以行使便利的地方,她可以利用这个欠债之人的债务做条件,让他帮自己做事而不拒绝,这比另外找人骗程洛雨哟啊省事很多,而且还是免费的,何乐而不为呢?傅萸烟觉得程洛雨眼睛看不见东西,所以她即便是随便找人来在她面前问话,她也不会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来演戏的还是真的来给她录口供的。不过以防万一,傅萸烟还是想了很多程洛雨可能会怀疑的要点,她将这些疑点全都列出来,并让这个帮助她演戏的人记住,力求在程洛雨面前演戏的时候不会穿帮。她还将一些警方可能会问的问题列出来,发给那些帮助她演戏的人,让他们假装成来给程洛雨录口供的警方,让程洛雨感觉到自己给警方提供了信息和线索,并相信自己的母亲会很快就能找到并脱离危险。

“都准备好了吗?我发给你的资料都看熟了吗?”傅萸烟拨通电话之后,就询问电话的另一头的人,想了解清楚那个帮她演戏的人到底准备得如何了。

“萸烟姐你放心好了,我早就准备好了,你让我办的事,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我早就将你给我的资料背熟了,到时候肯定不会出事的。”电话另一头的人信誓旦旦,仿佛对自己所做的准备很有信心。

这个人经常欠钱不还,可以想象出来他的人品如何,只是傅萸烟依然选择他作为自己利用的对象,就是因为他还以为自己帮组织的人做事,以为自己会上门来找他收债,所以傅萸烟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利用他帮自己做事。因为傅萸烟之前曾经答应过他,要是他能够按照傅萸烟的说法去做好这件事,那么他这几个月以来欠下的债就会一笔勾销,毕竟这是一笔不菲的费用,不用还钱的话,他就不必天天为还债而头疼,并四处躲避了。如今傅萸烟跟他做了交换的条件,只要他能够帮助傅萸烟演好这场戏,傅萸烟就会放过他,不再追着他还钱了。

“到时候穿得体面些,不要让其他人怀疑到你,记得弄个假的工作证吧,万一她想看的话,还可以随机应变。”傅萸烟对那个人提醒道,因为好戏就快要上演,傅萸烟不允许有任何的差错出现,更不允许这个人把戏演砸而坏了自己原本的计划,让程洛雨发现自己是在骗她,所以傅萸烟绝对不能允许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她得确定所有事情都像她预想中的情况走。

“好嘞,完全没问题,我保证穿得不会让人怀疑的。不过萸烟姐,你答应过我的,我欠的债真的能一笔勾销吗?我欠的钱数额还蛮大的,真的能够演一场戏就能所有抵消掉吗?”电话另一端的人反复确认,凭借他经常欠钱的经验来看,他不敢相信天下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好事会让自己遇到。让他演一场戏并不难,但是帮傅萸烟就做这么简单的事就不用还钱,他倒是很难会想到,所以他才会反复向傅萸烟确认,是否自己真的演完这场戏之后就不用再还钱了。

“你是不相信我吗?要是你觉得我是在骗你的话,那我就跟太子说清楚,你到底欠了多少期钱款,你是如何一拖再拖不肯还钱的,你觉得太子会怎么对你呢?你别忘了,要不是我在太子面前帮你说好话,给你宽限的时间,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完好无缺地站在这里吗?”傅萸烟拿出了当初还在组织时的气势,对那个人发出了最后的警告和暗示,让他不再对自己的利用和欺骗产生任何的怀疑。

傅萸烟以前在组织的时候,曾在组织头目的儿子手下做过事林浚磊,绰号太子,平时嚣张得很,做事心狠手辣,为人张扬霸道,其手段的狠辣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傅萸烟,甚至更甚。太子的名号在附近这一带可是非常响亮的,但都是以凶狠残暴闻名的,很多在道上的人都听说过他,无一不被他的狠劲而吓到,震慑于他的威严之下。所有不肯还钱的人或多或少都听说过太子的名号,如果很不幸是被太子盯上,或者由他亲自收债的话,那么就会被他打得浑身伤痕,落得一身残疾。所以和傅萸烟通话的这个人这么害怕,就是因为自己经常欠钱不还,他很害怕自己会遭到太子的报复。在遇到傅萸烟向他收债之前,他已经被太子那帮人打得不像人样了,浑身上下都是伤痕,没有一处是完整的。当他知道傅萸烟是太子的人时,当场就吓得腿软下跪,以为傅萸烟会像太子一样心狠手辣,做事不留余地,会因为他拖着债款不肯还而对他施暴,他还求着傅萸烟放过他,不要打他,央求着傅萸烟给他宽限几日,他会尽快还钱。当时初入组织的傅萸烟尚且还有人性和慈悲之心,以为他真的是因为一时的周转不灵而对他产生了怜悯之情,便在太子面前帮他说了很多的好话。虽然最终还是没能为他争取到很多的宽限时间,但是却让他免受了肉体上的毒打,对那个人来讲,也算是一种安慰吧。虽然这个人没什么良心,但他知道傅萸烟跟太子那帮人不太一样,而且傅萸烟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帮助过自己,所以他才会答应帮傅萸烟做事,答应帮助她在程洛雨面前演一场戏。殊不知,傅萸烟早就已经离开了组织,不再帮组织的人收债了,那个经常欠钱不还的人其实根本就没有必要听从傅萸烟的话,也没有必要按照傅萸烟的说法去演戏。或许他是看在傅萸烟曾经帮过他的份上吧,所以才会听从傅萸烟的话。但冒充警方终究是一种非法的、冒险的行为,那个人虽然愿意帮助傅萸烟演这场戏,但是他还是挺害怕万一有天会有真正的警方找上门来。

“不不不,我信你,我当然相信你了,萸烟姐说的话哪有不信的道理,既然萸烟姐你都已经开了口了,我哪能不听你的话?萸烟姐你帮过我这么多,对我这么好,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敢质疑你呢?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千万别跟太子说我的事,我肯定都听你说的去做,一定不会拒绝的。”电话另一端的人也许是害怕傅萸烟真的会将他的情况告诉太子,也许是出于对傅萸烟的信任之情,他最终还是听从了傅萸烟的话,打算按照她的说法去做。

“你知道就最好了,既然你明白了的话,还不赶紧去准备?还有空跟我聊这么多?”傅萸烟的语气里有着命令人的味道,她明明是在欺骗那个人,却骗得如此理直气壮,丝毫不管他真的帮自己做了事之后不去还钱,接着就被人打死的后果,她对这个人即将到来的命运丝毫不关心,更不管他是否会被组织的人打,她只想着最大程度利用这个人对自己的敬畏之意,来尽快达到自己的目的。

傅萸烟挂了电话,不再跟那个人说再多的废话,她也得准备准备了,毕竟这个人在程洛雨面前演戏也是需要自己去配合的,总不能让他独自去面对程洛雨,这样会很容易穿帮的。然而就在傅萸烟转过身去准备东西的时候,她看到唐昊晖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他们两个相隔的距离这么近,唐昊晖一定都听到了傅萸烟刚才在电话里说的话了吧,唐昊晖应该会有很多的疑问吧。可是唐昊晖并没有像傅萸烟想的那样提出很多的问题,反而看着她,眼睛里对她满是怀疑和不解。傅萸烟停在了原地看着唐昊晖,她猜到唐昊晖一定是知道她的计划,即便是不知道她原本的计划是什么,通过这通电话也能大致猜到她想要做什么。唐昊晖虽然知道了傅萸烟的大概计划,但是他没有当年质问傅萸烟,他觉得傅萸烟所做的一切都是有自己原因的,尤其是当他知道了傅萸烟的身份之后,他更能对她的遭遇和做法感到理解,只是傅萸烟的做法不同于常人,也较常人更为激进一些。其实一切早已有迹可循,在初次见傅萸烟的时候,她就招惹到了莫名其妙的人物,而且这些人开头不小,一来就是喊打喊杀的,不像是好人。傅萸烟若是个正经人家的女孩,怎么会招惹到这样的人呢?她一定是有着复杂的、不可告人的背景吧。

虽然唐昊晖疑惑地看着傅萸烟,不过傅萸烟并没有管他,只是用着惯常的凶恶眼神盯他,让他感受到压力,接着就走到唐昊晖的身边,警告他不许多事。

“不管你刚才听到了什么,我劝你最好都当没听见,不要多管闲事。”傅萸烟说道。

“我不知道你做的这些事有什么目的,但我希望你能做对的事。”唐昊晖不想多说什么,他只希望傅萸烟所做的一切对得起自己。

傅萸烟没有理他,也不知道有没有将唐昊晖的话听进心里,她走开了,没有理会唐昊晖。到了约定的时间之后,傅萸烟就和唐昊晖一起前往医院,在他们出发的同时,那个早就按傅萸烟的要求准备好的男人也开始出发了,他穿得像是个正规的警方工作人员一般,戴好工作证件,收拾整齐之后也去往了傅萸烟发给他的医院地址,准备一场好戏的上演。

很快,傅萸烟就载着唐昊晖来到了程洛雨所在的医院,这家医院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医院不一样,唐昊晖心里想着,难怪当时和傅萸烟见面的时候只看到她跟一个妇女在一起,而没有见到程洛雨了,原来程洛雨所待的医院是在这里。傅萸烟停好了车,便拿出口罩和帽子戴上,同时也给了唐昊晖一个口罩,让他戴上,免得在程洛雨面前露出真容。唐昊晖听从了傅萸烟的安排,戴上了口罩,在去往程洛雨的病房之前,他一直跟在傅萸烟的身旁。

“等等,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不许跟程洛雨说话,不许让她发现你,也不能惊动到她,你还记得吗?”傅萸烟在临去之前提醒唐昊晖,她担心唐昊晖会忘了之前对他的提醒和警告。

“我记得,我当然记得了,你尽管放心,我不会打扰到洛雨的,我只想看看她,只要能够确定她平安无事,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唐昊晖说道。

“很好,你记得我说的话就好了,要是让我发现你有什么小动作的话,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还有,等下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随便出声,也不要随便发表任何的评论,更不能发出任何的声响,只需像平时一样看一场好戏就行了,听到了没有?”傅萸烟继续对唐昊晖做出提醒,因为待会就会有人来装作警方来给程洛雨录口供,而这个人是唐昊晖不认识的,她害怕唐昊晖见到这个来演戏的人会大惊小怪,所以为了避免出现意外,她提前告诉唐昊晖即将会遇到的事情,让他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唐昊晖点点头,依了傅萸烟的话,他知道傅萸烟之所以会这么警告自己,都是因为早上的那通电话,电话里傅萸烟让一个人准备好一切,还让他背熟资料、弄个假工作证和打扮得正式一点,看样子一定是想让他做些什么不好的事。唐昊晖当时就已经看得出来了,只是他看破不说破,没有和傅萸烟当面将话摊开来说,现在傅萸烟提醒自己的,估计就是早上她要求那个人过来医院,至于他们会做什么事就不是唐昊晖能够想象出来的了,既然傅萸烟不让自己大惊小怪、乱发出声音,那就听从了她的话吧,反正现在的自己能见到程洛雨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哪里还敢不顺从呢?待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傅萸烟带着唐昊晖一起上楼,来到了程洛雨的病房,那是在三楼的位置,从电梯出来之后往右手边的走廊一直走,右边的最后一间就是程洛雨的病房所在地。傅萸烟带着唐昊晖来到了程洛雨的病房门前,但他们没有立刻就进去,而是在门外等着,因为傅萸烟根本就没有打算让唐昊晖和程洛雨正面撞见,她让唐昊晖留在房间外面,透过门口的缝隙来看房间里的状况,这样也能最大程度隔绝唐昊晖和程洛雨的接触,并且满足唐昊晖想要见程洛雨的心情。

“你留在外面看吧,不许跟着我进来。”傅萸烟小声对唐昊晖做出命令,让他乖乖待在房间门外等,不让他和程洛雨面对面见。

唐昊晖虽然心里很想进入房间里看望程洛雨,但他没想到傅萸烟会阻拦自己,还不让自己进去看,他感到很不甘,但是不甘又有什么用呢?傅萸烟明令禁止了自己进去,那就说明自己无论做什么努力、如何挣扎都是没有用的。他害怕傅萸烟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所以只好乖乖听傅萸烟的话,安心地在房间门外等候,并透过房门的缝隙来看程洛雨的情况,看看她在这里是否好生休养着。

唐昊晖透过房门的缝隙可以看到,程洛雨在房间里躺着,眼睛紧闭着,睡得很是安稳,仿佛从来都没有被任何人打扰一般。她的眼睛上面裹了一层纱布,估计是因为眼睛看不见东西,所以就接受外在的药物治疗,那层裹在眼睛上的纱布应该是包含了药物的,用于治疗程洛雨的眼疾。同时,唐昊晖还看到了程洛雨的腿脚部分,她的腿脚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所以就被包扎了一大块,即便是在躺着的时候,被子也无法隐藏她那受伤严重的腿。傅萸烟进去之后,她就关上了房门,她将手中的水果放到了病床旁边的桌子上。不知道是傅萸烟的动作太大还是程洛雨本来就已经醒了,在傅萸烟放下水果的时候,程洛雨就醒过来了了,然后她就跟傅萸烟说话。也许她是好久没有见过傅萸烟了吧,所以当听到她进来的脚步声,闻到她身上特有的香味时,程洛雨就会知道了傅萸烟又来看望她了,所以心情变得愉悦了很多,说话的语气中似乎也有了欣喜和期待之情,好像正在期待着傅萸烟的什么惊喜一般。

“你来啦?”程洛雨问道。

“对啊,你今天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傅萸烟一边将那袋水果拆开,拿出一个水果出来,剥好皮备用,一边跟程洛雨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我今天感觉好多了,就是觉得眼睛有些痒,想伸手去挠却发现上面还敷了药,想挠却挠不到,你说我是不是很傻?”程洛雨像聊家常一样说了自己的情况,因为眼睛看不见东西,她能关注到的事物其实很少,因此她引出的话题略显无聊。

“当然不会啊。”傅萸烟听到程洛雨自己嫌弃自己的时候,她反而给了程洛雨安慰。

“对了,你之前跟我说过我可以给警方录口供了,可是最近几天都没有人来找过我,他们会真的派人来吗?要是他们再没有人来找我的话,我就没有办法跟他们提供有关我妈妈的信息,他们也就不知道我妈妈遇难了,我得赶紧跟他们说才行啊。”程洛雨说话的语气带有几分忧虑,她觉得要不是自己伤得这么重,走不好路还看不见东西,她一定会亲自去找警方,告诉他们当时和她一起坠海的除了她之外还有她的母亲,如今她的母亲下落不明,她希望警方能够尽快找到她的母亲,否则时间越拖越久,母亲就会越危险,她也会越担心。

“我早就通知了,也许警方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做呢,毕竟他们又不像我一样能够随传随到,你说是吧,尽管放心好了,他们会派人过来的了,不用这么担心。洛雨啊,我买了一些水果,我切好了,你尝尝吧。”傅萸烟一边跟程洛雨说话,一边将刚刚买过来的水果拆开,剥皮,切块,然后用牙签叉起一块水果,递到程洛雨的面前。而程洛雨也一边跟傅萸烟说话,一边慢慢坐起来,虽然她看不见东西,但是这么多天的黑暗已经让她习惯了一个人坐起来,很多事情自己做的时候已经没有太大的压力了。傅萸烟知道程洛雨骨子里是个要强的人,看到她能够自己坐起来,就不扶着她起来了,等她坐好之后,她才将准备好的水果喂程洛雨。

“我哪能不担心呢?我妈妈现在都还没找到,关于她的消息也是一无所有,我连她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我怎么能放心得下呢?我就只有妈妈这一个亲人了,她要是有什么不测的话我应该怎么办呢?”程洛雨吃了一口水果,她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她的担心不是没有缘由的,从小到大她都是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如果母亲出现了什么问题的话,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这让她怎能不担心呢?

傅萸烟听到程洛雨这么说的时候,她感到很是心疼,因为程洛雨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她的母亲之外,她还有别的亲人,她还有个孪生妹妹,而且就在她的面前,以一种不得已的方式陪伴在她的身边,帮助她渡过难关,以防其他人对她的伤害。可是这一切程洛雨统统都不知道,还天真地认为救了自己的人是普通的陌生人,而不是自己的亲妹妹,她对傅萸烟的所有付出都没有太大的感觉,甚至不知道她一直在寻找自己,目的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和自己一家相认团聚。尤其是当程洛雨的眼睛失明了之后,她就对傅萸烟的存在更加不知情了,她目前只能感知到傅萸烟这段时间一直在照顾自己,但却不知道傅萸烟的真实身份和名字,也不知道她接近自己的目的和为何对自己这么好,更不会意识到傅萸烟对自己这么好是因为她和自己是亲姐妹的关系,她拼命找到自己和母亲,是想与她们相认,脱离她原本的家庭关系。

傅萸烟看着程洛雨那傻气又惹人怜惜的模样,心里很是心疼,她看着自己姐姐的眼神瞬间没有了平时的冷漠和凶狠,反而有着柔情似水的蜜意,她对程洛雨的怜爱之意是隐藏不住的,她的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是她的真情实感,是她发自内心的对程洛雨的好。她不自觉地站起来,想伸手去拥抱程洛雨,给她温暖和回应,但是她很快就把手缩回去了,她意识到程洛雨是不认识她的,是把她当做护工姐姐的,所以她现在不能以姐妹的身份去拥抱她,更不能对她流露出一点令人怀疑的情感出来,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收起了想要拥抱程洛雨的手。程洛雨虽然眼睛看不见东西,但是她还有其他的感觉,她能隐约感受到有人想在她身边干什么,她能感觉到有人想要拥抱自己,但是她不太确定自己的感觉是否正确,她害怕是自己想多了,所以就没有开口询问了。傅萸烟没有上前去拥抱可怜的程洛雨,她转过身去,仿佛是在平复自己的心情,为自己想要给姐姐安慰和拥抱却不能做到而感到伤感,她觉得自己很没用,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她很懊恼,但是又不能在程洛雨面前掉眼泪,所以便强忍着泪水,也强忍着内心的悲愤,利用沉默的时刻来平复自己的复杂心情。她同时在手机上按了几下,看样子好像是给某个人发消息一般,发完消息之后她所要做的就只剩下等待了,至于她给谁发消息呢,唐昊晖不能看得清楚,他只是透过房门的缝隙来观察里面的情况,并不能对里面的情况完全掌握透彻,只能知道眼睛所能看到的,视线以外的东西他就无从得知了。

唐昊晖在房间门外看到了里面发生的一切,他按照着傅萸烟的要求,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也没有让房间里的人发现自己在外面观察。他全程看着傅萸烟和程洛雨的相处情况,他终于能看到和自己失联多时的好朋友了,也终于看到了程洛雨平安无事的样子,虽然她伤得很重,不仅眼睛看不到东西,而且还不能走路,但是她还能像之前一样活着,这也许是她出了车祸之后最大的幸运吧。唐昊晖还看到了傅萸烟对待程洛雨的态度,那么温柔,那么友善,那么耐心,那么和蔼,就觉得傅萸烟实在太令他意外了。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傅萸烟这样,也从来都没见过她这么温柔的样子,他第一次发现傅萸烟原来除了暴力的一面还有美好的一面,她不打人的样子真好啊,就像是仙女一般,不受世俗的尘染,洁白无瑕,没有沾染一点红色和污渍,让人一眼看到她就有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会迅速爱上她,会觉得这个女子是上天的恩赐,是值得捧在手心上细细呵护的对象。而且傅萸烟在面对程洛雨的时候,眼神也变得温和了很多,不再是如同恶狼一样想要吃人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凶神恶煞的样子,更不会让人觉得可怕吓人,更不会认为她是个蛇蝎般危险的女人。为什么面对自己的时候傅萸烟会变得这么暴力凶狠、动不动就动手打人呢?难道她只有在程洛雨面前才会表现成这个温柔、友善的样子吗?还是说这一切都只是她装出来的?那么她在自己面前装呢,还是在程洛雨面前装呢?究竟哪个她才是真正的她呢?她似乎对着不同的人就有着不同的反应和态度,难道她有着几副不同的面孔,好应对不同的人吗?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能像变色龙一样遇到不同的人就展现出不同的模样呢?

就在唐昊晖被眼前这对姐妹的相处而感动和陷入思考的时候,他突然被身后一声叫喊而惊到了,一个看上去穿得还算整齐的人拍了拍唐昊晖的肩膀,然后微笑着向他问候,问这里是否就是程洛雨住的病房。唐昊晖看着眼前这个奇奇怪怪的人,心里有了怀疑,他总觉得这个人不像是程洛雨会认识的朋友,也不像是医院里面的工作人员,而且他的笑容里总有种奸佞的感觉,让人觉得他是不怀好意的。唐昊晖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个人,全身上下打量着他,心里猜测着他究竟是想来干嘛的。那个人看到唐昊晖一脸对自己的怀疑,就将身上的假工作证出示给唐昊晖看,让他知道自己是来办正事的,不是来捣乱和行骗的。唐昊晖不知道的是,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傅萸烟找来的临时演员,是来到这里在程洛雨面前演一场戏的。那个人不知道唐昊晖是傅萸烟认识的人,以为他是和程洛雨一伙的,所以才斗胆将那个早已做好的假工作证给唐昊晖看,让唐昊晖相信他是警方派来的工作人员,是专门过来给程洛雨录口供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黯黯双鱼恻》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超神模拟,我有无…
2 我的妖孽二小姐
3 假装破产后,老婆…
4 重回1990
5 逍遥小捕快
6 穿书:豪门大佬的…
7 七零小娇媳:我带…
8 极致甜宠:四爷每…
9 被卖为丫鬟后,我…
10 藏武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我杀敌就能变强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8345 字
白仲,秦之杀神,血手人屠,嗜杀如狂,每战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2 三国:气运图录,开局娶亲大小乔 作者: 奔跑的山竹
历史穿越 369946 字
开局激活气运图录,集邮就能获得奖励,激活全三国名臣武将美人.

3 大秦:苟成陆地神仙,被金榜曝光了! 作者: 大秦嬴子夜
mg官网网站真人 743161 字
赢子夜意外穿越到了大秦,默默苟住发育十年,最终成为了陆地神仙。

4 纨绔世子爷 作者: 炎七侠
mg官网网站真人 194816 字
皇帝不让做纨绔,爷就当牛人,拳打皇子,脚踹皇帝,公主妃嫔咩咩叫

5 全民国主:朕率大秦横扫八荒 作者: 岁寒书
mg官网网站真人 358382 字
灭万国,定九州,武将名臣尽归我手,大秦铁骑,逐鹿万国,谁与争锋!

6 墨少,你家玄学萌妻飒爆了 作者: 帝王花
mg官网大全真人 275383 字
玄学大佬重生豪门弃女?安玖兮笑:只要我开口,世家少夫人位置任我选!

7 妙手小野医 作者: 耀世天下
乡村乡土 420311 字
农村小伙凭失传古医术玩转花都,太乙神针可救治活人,也可杀人于无形

8 首席国医 作者: 江门二爷
mg棋牌平台生活 467147 字
回到过去,一不小心成了国医大佬,很无奈,但我只是想治病救人而已。

9 爱摸鱼的狐狸夫人 作者: 云朵妤子酱
古典仙缘 107617 字
爱摸鱼的小狐狸,竟被她打晕送给了魔界至尊当夫人!救命,好想逃!

10 浮生如梦不可追 作者: 九州辰
女尊女强 107244 字
你对我那不能宣之于口的爱,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你们仙门正道的阴谋。

《第七十章 一场戏(上)》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