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黯黯双鱼恻 [书号339562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八十三章 她的故事里(十二)

《黯黯双鱼恻》 莞风/著, 本章共10065字, 更新于: 2022-04-23 20:10

“原来你和他们交换的是这个,难怪他们愿意和你达成协议了。自由,这个词这么虚无缥缈,不能吃不能碰,看不见摸不着,他们这么爱钱,根本不会体会到什么叫做自由的,更不会知道自由所带来的快乐是远比金钱带来的快乐还要多的,也难怪他们会跟你交换条件。不过,你真的……一分钱都没要吗?”林浚磊似乎懂了傅萸烟的心思。

“没有,一分钱都没要。我既然选择了自由,我就不会再要钱,就当是我还给他们的吧,他们曾经在我最困难的时期帮助过我很多。我跟他们说,钱我可以都不要,但是做完这件事之后我就不会再跟他们混在一起了,不会再帮组织的人做事,我会离开。他们就是同意了我才会接下任务的,不然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更不会认识你。”傅萸烟说道。

“那之后呢?你有什么打算?要是这一次的任务能够顺利完成,你打算怎么办?”林浚磊有些好奇傅萸烟未来的打算,既然她和她的穷鬼朋友约定了在完成这个任务之后就能获得自由,他想知道傅萸烟获得自由之后会去做什么。

“打算……其实我还没想好我要去做什么,我也是走一步算一步,我只想做好现在手头上的事情,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呢。如果真的要说我有什么想做的话,我还真的有非常想做的事,我以前经常在各个地方闯荡,走过很多的地方,看到的都是阴暗面,但是这个世界并不是这样的,对吗?这个世界既然有阴暗面,那么也就应该有阳光的一面,我发现自己在跟这个社会和世界对抗的时候忽略了很多阳光面,也忽略了美好的事物,如果我能够静下心来,抛开所有的烦恼和忧虑,我想去环游世界,哪怕只有自己一个人走,我也想好好感受路途上的风景,然后用相机记录下来,我想这样的生活应该会很惬意吧。我以前很爱摄影的,我读书的时候还拿过摄影比赛的奖项呢。”傅萸烟悠悠然地说道,她好像并没有太多对未来的畅想,未来的一切都是未知数,未来还有什么变数尚且未可知,由于傅萸烟之前有过悲惨的经历,她不敢对未来有太多的mg电子游戏平台,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自己曾经热爱的兴趣,她希望她未来的生活里有她热爱的东西存在。“别说我了,林浚磊,你呢?你又是为了什么呢?你是因为什么才帮组织的人做事的?我不信你是自愿的。”

“我啊……我的情况比较复杂。不过我的初衷跟你一样,其实来到这个公司里面也是为了自由,为了自己,为了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但是组织的人似乎并不想让我这么做,他们看上去不会放过我,我也是费了好多的心思才从组织里面跑出来的,也可以说,我进入这家公司上班是为了躲避他们,让他们找不到我。不过,躲归躲,我这次来公司里工作上班,是真的工作上班的,我不是带着组织交给我的任务而过来的,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跟组织的人联系了,我也好久都没有帮组织的人做事了。我很早之前就跟组织的人闹翻,然后吵着要离开,他们对我无可奈何,就放我走了,任由我一个人在外面自生自灭。不过他们对我的放任也算不错,没有人管我,我可以过自己喜欢过的生活,再也不用看他们的脸色。”林浚磊说道,但是他的脸色似乎并没有他所表现出来的轻松欢快,反而有一丝忧虑和担心。

“既然从组织里面逃出来了,而且还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这有什么不好吗?你怎么看起来还是不太开心的样子?”傅萸烟看出了林浚磊的神情不太对,以为他还有别的忧虑。

“傅萸烟,你认识组织内部的人吗?或者,你跟他们有过正面的接触吗?”林浚磊突然问道。

傅萸烟摇摇头,说:“没有。”

“没有也好,毕竟知道得越少,受到的伤害也越少,至少此刻的你是没有被组织的残忍和危害而担惊受怕。你的年纪和资历尚浅,不知道组织里面的规矩也是很正常的,我想你的朋友应该也不太清楚组织的人到底是有多么残忍和无情吧,他们只知道收了钱,却不知道这笔钱背后是藏了多少的肮脏和鲜血,也不知道能收下这笔钱需要承担多么大的代价。傅萸烟,我衷心希望你能够顺利完成这次的任务,不然你未来不仅要过着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活,还要随时面临横尸街头的风险,就算是你逃到天涯海角,你也逃不过组织的追捕的。”林浚磊点点头,他根据自己多年在组织里生活的经验,推测出傅萸烟如果完成不了任务的情景,他仿佛能够看到未来的景象,所以他才会这么担心傅萸烟,担心她是否能够完成好这次的任务。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把这件事搞砸了,或者没有达到组织的要求,拿到组织想要的资料和信息,他们不会放过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林浚磊,你跟我说,如果我将这件事搞砸了,组织的人会怎么对我?他们会不会杀了我的?”傅萸烟从林浚磊的话里听出了不对劲的意味,她隐约感觉到组织里的人都不是简单的人,他们似乎不会因为可怜或者同情傅萸烟而对她手下留情,反而会因为她收了钱却没有好好做事而怪罪她,并对她实施处罚。

林浚磊听了之后觉得很无奈,因为傅萸烟猜得没有错,组织里的人都不是善类,他们怎么会放过那些做不好事情的人呢?既然这个人没有做好事情的能力,还知道了这么多关于组织的事情,那么他们就会为了让办事的人守口如瓶,对他们实施“封口”的行动,当然了,死人是最会保守秘密的人了,他们会根据办事的人知道秘密的多少而对他们实施不同程度的迫害和追杀,以保护组织内部的和谐与稳定。林浚磊点点头,肯定了傅萸烟的说法,也从侧面验证了傅萸烟的猜想。傅萸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她瞬间就慌了,她感到不淡定了,她从未和组织内部的人有过接触,也不知道内部的规矩是怎样的,更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的丧失人性和残酷冷血。如今听了林浚磊的描述和提前预告之后,她突然觉得自己惹了一个大麻烦了,难怪她的朋友会这么紧张了,还拼命将这件事推给她去做了,不仅仅是因为只有她有能力去做,而且是因为惧怕组织对他们的惩罚,震慑于组织的恶名与威望,害怕组织会将罪责加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承担不能完成任务之后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他们为了保命,就将这个任务的完成目标转移到了傅萸烟的身上。毕竟傅萸烟对他们来说,原本也只是一名棋子而已,如今真的遇到了烫手山芋,傅萸烟这个替罪羔羊也可以派上用场了,所以他们才会这么用心地劝说傅萸烟接下这个任务,目的就是预防将来万一真的完成不好任务,罪责也不至于到达他们的身上。傅萸烟现在终于明白了那些所谓的朋友当初为什么这么极力劝说自己了,宁愿答应放自己走,也不愿让她放弃接下这单任务,宁愿失去自己这个朋友,也不愿放弃组织给的那笔丰厚的酬劳,傅萸烟终于明白了,原来自己和这群所谓朋友之间的情谊原来在生死和金钱面前根本就是不值一提,他们更加珍视的是自己的性命还有财富,人重视生死无可厚非,他们为了活下去而推自己出去,傅萸烟也能表示理解,但是他们为了金钱而将傅萸烟推出去,这就让傅萸烟感到很不愉快了,因为这意味着傅萸烟在他们的心里是连金钱都比不上的。傅萸烟拿出了自己的真心对待他们,用诚意和他们交往相处,他们却把她当作是可有可无的存在,甚至在金钱和友谊面前,他们毫无犹豫地选择了金钱。傅萸烟在答应他们完成这次任务的时候已经对他们感到很失望了,没想到如今认识了林浚磊,从他的口中知道真相之后,她就对自己的朋友感到更加失望了,她觉得自己当初选择离开他们是明智的选择,因为她的朋友根本就不值得自己付出真心。

“我想你的朋友就是不想死,不想遭到组织里的人迫害,才会将这个任务推给你去做的,一旦你不能顺利做好这件事,组织的人就会问责,他们就可以将责任都推到你的身上,那么组织的人就只会找负责这件事的人麻烦,而不会伤害无关的人员。傅萸烟,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你能够好好完成这件事,因为一旦你完成不了的话,组织的人真的会来找你麻烦的,他们当中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他们不会因为你是女人而对你手下留情的,他们的手段是你想象不到的残忍。我可是亲眼看见他们一个早就没有了还手之力、满身伤痕的人打死,他们不会立刻将那个人打死,他们会在他死之前折磨他,不给他吃饭,不让他睡觉,不让他喝水,在他的伤口上撒盐,用各种手段让他感受到痛苦,让他浑身都觉得不舒服,让他觉得活着比死了还难受,等一顿折磨了之后,他们才用刀在那个人身上划,鲜血顺着刀口从那个人的皮肤中流出来,流到地上,我不知道那个人的血流了多久,也不知道流了多少出来,反正过了很漫长的时间,那个人才可以安然地得到解脱,免受活着的痛苦。那个场面我只看了一次,就已经在我脑海中留下了很深的烙印,我当晚还因此睡不着觉,往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那个场面一直在我脑海中浮现出来,挥之不去,我很想忘记那种可怕的场景,但我就是忘不了,总是会不自觉地就想起来了,每次一想起来就让我感到恐惧,我就想起他们曾经对那个人的所下的毒手。我不知道他们在我面前做这些事是为了警示我还是故意的,好像是让我知道做错了事就要接受这样的惩罚,要受到非人的待遇和死亡的威胁,警告我让我不要乱来。”林浚磊描述他之前看到的情景时,仿佛当日的情景如同电影画面一样,一帧一帧地呈现在他的脑海中,即便是很多年前就已经看过了的场景,在如今和傅萸烟描述的时候依然是让他心有余悸,感到心慌,他的忧虑感浮上了心头,浮在了脸上,浮现在表情之上。傅萸烟看到林浚磊的描述一点都不像是假的,而且她感觉到林浚磊的感情和态度,她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有可能被组织对待的模样,她开始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和不安。

“我也有可能会被组织的人这样对待吗?我会最终因为没有完成好任务而死去吗?林浚磊,我应该怎么办?”傅萸烟的语气中充满着担忧和可怜,她很怕自己最后会落得如此下场,如果自由的代价是如此之大,那么傅萸烟宁愿不要这种自由,永远地被困于她的朋友之中,困于他们所设下的小格局中碌碌无为地度过自己下半生,至少那个自己还活着,还在苟延残喘地活着,没有性命之虞。

“没有办法,至今为止,我找不出任何有用的方法,不想死的话就好好地完成任务,然后换取到你想要的自由。要不然,你就准备好死亡的召唤和永无休止的逃亡生活。”林浚磊说道,他也很无奈,但凡有一点有用的办法,林浚磊也不用这么烦恼,为傅萸烟未来的遭遇而感到担心,他就是知道组织的人是有多么的惨无人道,知道他们的手段是有多么狠辣,所以他当初才会离开组织,离开那种生活环境,宁愿来到社会上接受公司的安排和管理,至少公司对他还算是人性化,不会对他有生命的威胁,而且工作的环境也算不错,同事们之间虽然相处偶有不愉快,但是没有组织里面的人这么讨厌憎恶,自然也不会影响到林浚磊在这里生活的心情。

“不对啊,你刚才说你是从组织里面逃出来的,既然你都已经逃出来这么久了,他们都没有找上门来,是不是说明他们已经放过你了,他们也不追究你的责任了,忘了你这个人了?林浚磊,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给我传授一两招,万一组织的人真的来找我麻烦,我也好用来防身啊。”傅萸烟想起了林浚磊对自己说过的事,他和傅萸烟同样是为组织做事,同样都是不情不愿的,同样都是为了寻求自由而被迫做自己不想做的事。如今林浚磊都已经顺利跑出来了,而且还在公司里面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说明他一定有成功的方法,傅萸烟就想着能够在林浚磊身上取取经,好为将来做打算。

“没有任何的方法,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只要你跟组织的人扯上关系,你就永远都摆脱不了他们了。我现在不过是在逃亡的路上而已,加上藏得比较好,当初离开的时候和他们也没有闹得不愉快,他们只是暂时放过我罢了。今天不找我的麻烦,那明天呢?后天呢?大后天呢?未来呢?我无法保证他们会这辈子都不找我的麻烦。别说是你了,就连我也是在躲避组织的人,躲避他们有可能对我造成的伤害。所以,我想我可能也帮不了你什么忙,我只能祝愿你一切顺利,摆脱组织的魔掌,重新过属于你的生活。”林浚磊说道。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傅萸烟有些绝望,她仿佛听到了心碎在地上的声音。

“傅萸烟,组织的人将什么任务交给你,你就尽管放心去完成好了,我会在你背后支持你和帮助你的,不用担心,我不会将你的事情告诉别人的,我也不会让其他人知道你的计划和目标,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可以尽管来找我,要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一定会帮你的。”林浚磊想了想,也为了缓解傅萸烟的不安和担心之感,特地安慰傅萸烟,还告诉她自己会尽全力提供帮助,会让她顺利完成这次任务,顺利逃离噩梦。

傅萸烟听了之后就没有再说话了,而是沉默了很久,她心里应该有很多的想法,而且她的想法似乎都显得非常幼稚,她一直所追求的梦想和自由,原来是这么艰难,傅萸烟已经因为自己的梦想和追求而走了不少的弯路和受了不少的委屈,如今的她已经是身心俱惫。她回想起自己当初一心想求死,却被那些所谓的朋友所救下,她因此捡回了一条性命,仿佛是因果循环一样,她的性命因为她的朋友而得到救赎,又因为她的朋友而面临着伤害,她的命运,似乎从来都没有被掌握在她的手里,她也从来没有真正拥有过对自己命运的决策。

两人从栈道一路走着,没有说再多的话,每个人都有心中的想法,都有自己的看法和忧虑,都想着自己未来的打算,他们各怀鬼胎,各有各的心思,他们在栈道上走了好久,走了好久才走到栈道的尽头,他们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开始停车的地方,他们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好像还对刚才在栈道上走时的讨论意犹未尽的感觉。

“我送你回去吧,你觉得怎么样?”林浚磊见现在天色已晚,而且傅萸烟又是孤身一人,他害怕傅萸烟大晚上的会出什么事,所以就提出来说开车送她回家。

“嗯。”傅萸烟不拒绝林浚磊的邀请,她也觉得现在很晚了,她虽然不怕会出现什么事,就算是真的有人想对她不利,她一个人也能应付过去,不过既然林浚磊都说出来了,她也不想再拒绝了,直接就答应了。

“那上车吧。”还没等林浚磊说完,傅萸烟就直接走到车上面去,而且一坐就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她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流利,好像已经准备好了让林浚磊做她的司机并送她回去。

林浚磊看到傅萸烟好像对自己没有了像以前那么强的敌意之后,就觉得今天的谈话很成功,他们终于向对方敞开了心扉,说出了自己的秘密。他也成功地让傅萸烟消除了对自己的误会和恶意,虽然他对傅萸烟还是有所隐瞒的话,但他之所以选择不将这些事情告诉傅萸烟,是因为他认为傅萸烟知道的事情越少会对她越有好处,他不想傅萸烟知道了自己的事情就会遭到莫名的伤害和无关的指责,他知道傅萸烟只是个普通的人,她也不过是误识了损友而已,不然她也不会给组织做事,林浚磊身为组织内部的人,他不想让傅萸烟陷入自己和组织内部的矛盾之中,不想让她陷入这场漩涡之中,不想让她踏入这场江湖是非中,他想最大程度保护傅萸烟,既然傅萸烟只想要自由,那就在她身后好好帮助她,让她顺利完成这次任务就离开,永远都不再接触组织内部的人,要是能忘记自己就更好了。想到这里,林浚磊也跟着上了车,他根据傅萸烟给的地址,开车送了她回家,并送到了她的楼下。那是个出租屋云集的地方,林浚磊将她送到了楼下的便利店前就再也不能往前开了,他也将车停在了那里,打算就在此地放下傅萸烟,让她自己上楼去。不过,傅萸烟似乎没有要下车的打算,她好像在等待什么。

“到了,怎么还不下车呢?”林浚磊看到傅萸烟还坐着,便问道。

“林浚磊,今天真的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还跟我说了这么多秘密,如果不是你跟我说的这些话,我可能会一直被蒙在鼓里,还在傻傻地天真地以为我的朋友是为了我好,对我是真心的。以后我做事会小心一点的了,我不会再置自己于险境之中,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了。”傅萸烟说道,从她的话里,林浚磊感觉她似乎放下了对自己的敌意和恶意,她似乎也接受了自己并不是个伤害她的人,也接受了自己和她是同样的人。

“行,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尽管跟我说,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你的。”为了表达自己的善意,林浚磊也跟傅萸烟说出了自己愿意帮助她的想法,毕竟没有人比他更熟悉组织内部的运营情况和内部结构,没有人比他更熟悉组织内部的人,如果有他帮助傅萸烟的话,傅萸烟在完成任务的路上应该可以少走很多的弯路,她也可以更加顺利地完成任务并更快速获得自由。

“真的吗?”傅萸烟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当然!”林浚磊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傅萸烟的要求。

“那就好。后座上面的电脑和设备挺多的,又重,你帮我把这些设备搬上去吧,我住的楼层还挺高的。”傅萸烟笑着说道。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行,我帮你搬上去,我作为一个男人,搬些东西难不倒我的。不过这里好像不准停车,你等等我,我先去找个位置停好车,然后我再帮你把东西搬上去,好吗?”林浚磊愉快地同意了傅萸烟的请求。

傅萸烟笑着点点头,她似乎对这个安排很是满意,然后她就下了车等待,她站在便利店的前面,等着林浚磊停好车再帮她把东西搬上楼去。很快,林浚磊就将车停好了,他将后座上的东西全都用一个大的箱子装好,然后再抱着那个大箱子走向傅萸烟等他的方向,他一眼就看到了傅萸烟站在那里,他笑嘻嘻地走上前去和傅萸烟打招呼。傅萸烟看到林浚磊来了,就带着他上楼去,去往自己的家里。由于傅萸烟租的房子是栋旧楼,没有电梯,而且楼道也非常窄,住在这里的人也是品流复杂,所以房租也算是比较便宜的。林浚磊抱着一大箱东西,跟在傅萸烟的身后,他们两个甚至不能同时并排在楼道里走,因为楼道非常窄,如果他们并排走的话,会让对面来的人没有空间可走,所以林浚磊一直跟在傅萸烟的身后走。在走向傅萸烟的房间时,林浚磊好像看到了傅萸烟生活的环境,他认识了傅萸烟这么久,第一次知道她原来是住在这样的环境之中,知道她之所以这么想要自由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不想再被困在这里吧。傅萸烟带着林浚磊上了好几个楼层,没过多久就来到了傅萸烟住的地方。就在傅萸烟从包里掏出钥匙开门、林浚磊抱着一大箱子在她身后等待的时候,一个小孩从对面的房间出来,他是大林,他看到傅萸烟又和一名陌生的男人待在一起,以为傅萸烟是带这个男人回家过夜,所以就学着大人的模样调侃傅萸烟和林浚磊。

“萸烟姐姐,今晚又带男人回家过夜啦?”大林的语气中仿佛和傅萸烟有着非常友好的关系,他就像是个小大人一样,将抱着一大箱东西的林浚磊当作是傅萸烟带回家玩耍的男人,所以就明知故问。

林浚磊听到这个小孩这么说自己,就莫名觉得有些吃亏了,什么叫做“又”?什么叫做“过夜”?这个小孩真是童言无忌,什么都敢说啊,要不是自己手上抱着这么多东西,他肯定会给这个不礼貌的小孩一点教训,让他不要乱说话。不过不用林浚磊出手,傅萸烟就已经提前“教训”了这个小孩,警告他不要乱说话。

“我带什么人回家关你什么事呢?赶紧回去吧你!”傅萸烟回怼那个小孩,不告诉他自己带林浚磊回家是为了什么事。

“就是,关你什么事啊!你一个小屁孩,不去做作业打游戏,跑出家来干什么,还这么八卦,小心被外面的坏人把你拐走或者吃掉!”林浚磊也随声附和道,他探出个头,看看那个人小鬼大的小孩究竟长什么样子,然后假装用凶狠的眼神来吓唬他。

“哼!你以为我会怕你吗?我有萸烟姐姐保护我,如果你敢对我不好的话,我就让萸烟姐姐赶你走,看你还敢不敢在这里嘚瑟!哼!”那个小孩仗着自己和傅萸烟的关系友好,就用一种得意的表情对着林浚磊说话,丝毫不害怕林浚磊,他那无知无畏的样子十分可爱,就连林浚磊都被他给融化了心。

“行了,大林,要走赶紧走,不然我就告诉你妈,告诉她你又偷偷跑出去玩了。”傅萸烟终于把门打开了,她让林浚磊先进屋将东西放下,然后就将身上的东西放到屋内,然后就准备将门闸和大门关上,不再和那个小孩闲聊。

“不要!萸烟姐姐求求你,千万不要跟我妈妈说我偷偷出去了,求求你了,我很快就走的了。”小孩哀求道,当他听到傅萸烟对他的威胁之后,他瞬间就没了脾气,还让傅萸烟放过他。在他临走之前,他看到林浚磊已经进入了傅萸烟的屋内,还将一大箱东西放到了桌面上,一副很累的样子,他又想出了古怪的念头,他倚在在门边,然后探出可爱的头,对着屋内的林浚磊说,“大哥哥,上来happy还要帮萸烟姐姐搬东西太不划算了,虽然可以在萸烟姐姐面前展示你的魅力,但是不利于接下来的动作和运用哦,建议你下次搬东西的话找人代劳,不然影响了接下来的活动进行就不好了。嘻嘻嘻……”

傅萸烟听到小孩在说些乱七八糟的胡话,就气得急忙把门关上,不让他在林浚磊面前说更多。不过那个小孩挡住了傅萸烟即将关闭的门口,然后用手顶着,就是为了能够在临走之前和傅萸烟多说几句话。但是傅萸烟总觉得这小孩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为了避免他再说出更多胡话,她就恐吓那个小孩,让他赶紧离开。

“大林,你再不走的话,我可真的找你妈过来了!”傅萸烟吓唬道。

“别啊,别啊,我快走的了,萸烟姐姐,让我再说最后一句话:记得别玩太激烈了,不然太大声了会让邻居们投诉扰民的,也别玩太晚了,伤身体,还有,这个大哥哥看上去不太行啊,搬一点点东西就累得不行,还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下次还是别找他了吧,我看上次那个大哥哥就挺不错,可以考虑一下他哦。”那个小孩说完就迅速地将头缩了回去,不再在门口探来探去了,他害怕傅萸烟会来找他算账,所以就不再跟傅萸烟说再多的话了,他这次也没有再在门口逗留了,而是直接跑了,跑到楼下偷偷玩去了,只留下傅萸烟和林浚磊在屋内相视无言,互相尴尬。

林浚磊听到那个小孩说自己不太行,瞬间就冒火了,他气愤地看着那个小孩,然后就走上前去,打算在那个小孩面前证明自己是行的,不是没有用的,但是还没等他走上前来,还没好好骂这个小孩一顿,那个小孩就“咻”地一声逃跑了,而且还跑得非常快,似乎预料到了林浚磊会来骂他或者打他一般。傅萸烟看到那个小孩走了,也跟着关门了,她一边摇着头,一边对这个小孩无可奈何,因为这个小孩总是一副人小鬼大的模样,平时也喜欢拿傅萸烟开玩笑,如果不是因为傅萸烟常常和他一起玩游戏,那个小孩又怎么敢对傅萸烟这么无礼呢?林浚磊不清楚那个小孩和傅萸烟的关系,就以为那个小孩是怀有恶意的,想追上前去“教育”那个小孩,不过被傅萸烟给挡下来了。

“不用跟他一般计较,就当他在乱说好了,就当没听过,不要管他了。”傅萸烟用手挡住林浚磊想要冲上前去“教育”那小孩的心情,然后将门口锁好,不让林浚磊离开。

林浚磊看到傅萸烟挡住了自己,就决定听了她的话,不再跟那个小孩计较了。他想起那个小孩说的话,他猜测傅萸烟可能不止带自己一个男人回家,他以为傅萸烟是那种看上去不太正经的女人,毕竟在上班的时候,傅萸烟总是穿得非常得体大方、好看正式,他一点不会将这个打扮得体动人的傅萸烟与那些不正经、肮脏混乱的女人联想到一起,所以当听到那个小孩说的话之后,他就感觉很好奇,难道傅萸烟的正经和得体都只是表象而已,实际内心是非常开放、混乱的?所以林浚磊为了满足自己的八卦好奇之心,就试探性地问道:“刚才那个小孩说的话……”

“不用管他,他总是乱说话,每一句是真的。”傅萸烟在林浚磊问之前就及时阻断了他的话,不让他问下去,也不让他因那个小孩的话对自己有所怀疑。

“我还没问呢。”林浚磊觉得很惊讶,自己还没说什么,傅萸烟似乎就已经知道了他想说什么,还阻断了他的问话。

“我知道你问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是不是听了大林的话,以为我经常带男人回家,让他们在我的家里过夜?是不是以为我是那种不正经的女人,谁都不挑、见人就上?”傅萸烟将林浚磊心中想问的问题一下子全都问了出来,她似乎早就预测到林浚磊心中的疑问,似乎早就知道那个小孩说出来的话有可能会被人误会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的?我……我不是有意想知道你的隐私和生活的,如果你不想说可以不说的,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毕竟每个人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癖好,有一些跟表面上不一样的性格,我相信你也一样,人单身久了,总会找些事情来消遣消遣的,我都懂,我都懂,就算是很正经的女人也会有这样的需求的,所以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我也不会笑你的。”林浚磊以为傅萸烟是在承认自己曾经有过带其他男人回家一起过夜的经历,他以为傅萸烟真的是背地里的行为和习惯和表面上不一样,所以他就自行脑补了一出好戏,脑补了傅萸烟下班之后的私密生活,并告诉傅萸烟自己什么都懂,自己也不会笑话傅萸烟。

傅萸烟看到林浚磊那副略显猥琐的样子,就忍不住上前去扇了他一巴掌,让他清醒一点,不再乱想东西,也不再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由于林浚磊还在沉浸在对傅萸烟的误解中,沉浸在她那些有可能私密混乱的生活,所以反应就变得慢了,还没意识到傅萸烟上来打他,他就已经被傅萸烟突如其来的巴掌给扇过来了。巴掌扇在脸上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脸瞬间变得火辣辣,他好久都没有被人扇过脸了,也好久都没有被人打了,因为一直以来都是他打人,从来都没有人能够轻易打到他,如今在傅萸烟这里,他却破了防,被傅萸烟毫不顾忌地打了过来,他有些错愕。林浚磊看着傅萸烟,看着她凶狠狠的眼神,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冒犯了傅萸烟,说到了傅萸烟的痛点,以为自己说中了傅萸烟不想提到的事情,所以他就站直了身体,打算跟傅萸烟道歉,并请求她的原谅。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有意要这么想你的,对不起,是我对你冒犯了,对不起……”林浚磊拼命地给傅萸烟道歉。

“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都说了,不要相信那个小孩说的话,我再警告你一遍,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我也没有做过那种事,所以请收起你那些肮脏的想法和龌龊的念头,不要再打我的歪主意,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傅萸烟严厉地斥责林浚磊,并让他不要再对自己有坏的想法。?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黯黯双鱼恻》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超神模拟,我有无…
2 我的妖孽二小姐
3 假装破产后,老婆…
4 重回1990
5 逍遥小捕快
6 穿书:豪门大佬的…
7 七零小娇媳:我带…
8 极致甜宠:四爷每…
9 被卖为丫鬟后,我…
10 藏武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我杀敌就能变强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8345 字
白仲,秦之杀神,血手人屠,嗜杀如狂,每战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2 三国:气运图录,开局娶亲大小乔 作者: 奔跑的山竹
历史穿越 369946 字
开局激活气运图录,集邮就能获得奖励,激活全三国名臣武将美人.

3 大秦:苟成陆地神仙,被金榜曝光了! 作者: 大秦嬴子夜
mg官网网站真人 743161 字
赢子夜意外穿越到了大秦,默默苟住发育十年,最终成为了陆地神仙。

4 纨绔世子爷 作者: 炎七侠
mg官网网站真人 194816 字
皇帝不让做纨绔,爷就当牛人,拳打皇子,脚踹皇帝,公主妃嫔咩咩叫

5 全民国主:朕率大秦横扫八荒 作者: 岁寒书
mg官网网站真人 358382 字
灭万国,定九州,武将名臣尽归我手,大秦铁骑,逐鹿万国,谁与争锋!

6 墨少,你家玄学萌妻飒爆了 作者: 帝王花
mg官网大全真人 275383 字
玄学大佬重生豪门弃女?安玖兮笑:只要我开口,世家少夫人位置任我选!

7 妙手小野医 作者: 耀世天下
乡村乡土 420311 字
农村小伙凭失传古医术玩转花都,太乙神针可救治活人,也可杀人于无形

8 首席国医 作者: 江门二爷
mg棋牌平台生活 467147 字
回到过去,一不小心成了国医大佬,很无奈,但我只是想治病救人而已。

9 爱摸鱼的狐狸夫人 作者: 云朵妤子酱
古典仙缘 107617 字
爱摸鱼的小狐狸,竟被她打晕送给了魔界至尊当夫人!救命,好想逃!

10 浮生如梦不可追 作者: 九州辰
女尊女强 107244 字
你对我那不能宣之于口的爱,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你们仙门正道的阴谋。

《第八十三章 她的故事里(十二)》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