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黯黯双鱼恻 [书号339562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八十五章 她的故事里(十四)

《黯黯双鱼恻》 莞风/著, 本章共10026字, 更新于: 2022-04-25 20:54

傅萸烟看到林浚磊在呆呆地看着自己,而且一动不动地看着,眼神里传递出来的情感也是非常复杂的样子,她以为林浚磊是撞邪了,所以就想推开他,但是她的力气根本就不够,而且双手也被林浚磊的手抓着,她能够反抗的范围也很有限,所以她只能任由着林浚磊维持着原状,一直骑在自己的身上。

“你看够了没有?”傅萸烟终于忍不住问林浚磊了,因为他看上去像是要对傅萸烟不利,事实上他一开始对傅萸烟也是这样的打算,但是当傅萸烟没有了动静,不再试图挣扎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开始没有了对征服傅萸烟的感觉,也没有了一开始想要驯服傅萸烟的表情,他看着傅萸烟的脸,表情神态都显得很复杂,好像有很多话想说却又说不出来的感觉,他的神情复杂得如同倒翻了的调味桶一样,各种滋味都混在了一起,说不出当中的具体滋味。傅萸烟知道林浚磊在栈道上跟自己走的时候就已经是心事重重,心中藏着很多的秘密。

林浚磊听到傅萸烟突如其来的吼,就从思考和回忆中跳脱出来,变回那个熟悉的正常的他。他看到傅萸烟直直地盯着他,眼神里似乎对他有着非常大的怨气,就将刚才的心情和情绪收起来,然后对着傅萸烟微微露出了奸佞的笑容,手里依然拽着傅萸烟的双手不肯放开,仿佛他抓的不是傅萸烟的手,而是她的命脉,还有那种操控他人的满足感。傅萸烟见林浚磊又露出了令人慎得慌的笑容,心里满是嫌弃,她讨厌看到林浚磊什么事都藏着掖着的态度,尤其是他知道了自己这么多的秘密,自己却对他一无所知,这在他们两个人的人际交往信息交换中一点都不公平。

“你到底想干什么?”傅萸烟冷冷地问道,她的语气就如同她那如死灰一般的心,冰冷且毫无感情。

“这句话不应该是我问你吗?”林浚磊不是省油的灯,面对傅萸烟的冷漠无情,他还是能保持一贯的亲和力和耐性,轻声细语地傅萸烟说。

尽管傅萸烟并不像他印象中的那些女人一样,也不像他以前在组织接触过的人那样,他还是用了自己最大的温柔去对待傅萸烟。而且他隐约觉得,自己跟傅萸烟正处于一种对抗平衡的关系,只要他稍微对傅萸烟心软一点,傅萸烟就会趁势而上,对他紧逼一点,那么处于弱势的就只会是林浚磊自己。如果不想被傅萸烟打压着,那么林浚磊就不能对她有任何心软的想法,也不能看轻她的实力,而要把她当做和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这样两人在相处时才不会失衡,双方在博弈时也不会伤害到彼此。这一次林浚磊之所以一开始会被傅萸烟给暗算到,不是他的警觉性不如从前,而是他面对的对手是傅萸烟,一个不同于常人的奇女子,他要考虑的不仅仅是傅萸烟作为女性所具有的特质,他还要考虑傅萸烟身上独特的、与他的实力相当的特质,不能因为她是女人而对她感到可怜或是手下留情,不能因为她掉下几颗眼泪就以为所有的错都在自己身上,尤其是跟傅萸烟的初识阶段,在不能判定傅萸烟是否会对自己有利的情况下,更加不能对傅萸烟放松警惕,否则在与傅萸烟相处,他只会被傅萸烟牵着鼻子走,彻底失去了自己,陷入了她的迷惑和陷阱之中,不能自拔。

“我早知道你不是简单的人,如今一看,你果然隐藏得很深,你的功夫、你的为人、你的性格,都是深不可测的,如果不是我刚才试探你,你可能还不会主动跟我说你的真实情况吧。像我这样从未正面和组织接触过的人,你都有能力将我撂倒,说明你的反应迅速果断,动作干净利落,不给对手留任何活路和反抗的机会,力气也很大,你应该很能打的吧,以前在组织没少干坏事儿吧?你以前该不会在组织中担任着什么重要的角色吧?如果你是个狠角色,还能从戒规森严的组织中逃脱出来,还进入这么高大上的公司工作,那么你一定在组织中有着非同寻常的人脉,你跟组织内部的高层人物甚至是重要人物有联系,就算不是,你的实力也一定在我之上,甚至是我的百倍千倍,林浚磊,我说得有错吗?”傅萸烟字字掷地有声,从这短短的交手过程中,她就已经看到了林浚磊的不一般,看到了他深深隐藏的实力。

“你很聪明。”林浚磊没有想到傅萸烟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猜出他的身份,猜出他曾经在组织中的身份和地位,他原本以为傅萸烟是为了偷袭他,他还为了抵挡本能地对傅萸烟进行反击,就是这种本能的反应让傅萸烟猜到了前因后果,让她发现了自己的不妥之处。原来傅萸烟不是真正为了偷袭他而偷袭他,而是为了试探他,从他身上获得更多言语之外所能表达的信息。林浚磊看到傅萸烟分析得头头是道,就感觉到很神奇,因为他好久就没有碰见过对如此有头脑、能够迅速掌握自己情况的人了,他开始觉得傅萸烟是个需要谨慎相处的对象,他需要学会在和傅萸烟的相处中找到一个平衡点,不能常常被她掣肘。

“谢谢!”傅萸烟似乎不吝于接受他人对她的赞美和肯定,当别人夸赞她智商高的时候,她没有否认,也没有谦虚,而是大大方方地接受他人的美意。

“看来蛇蝎美人的眼泪果然是不可信的,太具迷惑性和诱惑力,一不小心就掉到陷阱里了,还好我反应快,要不然被你吃了都不知道。唉,我应该早点知道这个道理,这样我就不会被你骗到了,也不会让你猜到这么多事情的。”林浚磊说了很多阴阳怪气的话,像是在嘲讽自己,又像是讽刺傅萸烟,不过讽归讽,他依然没有放下对傅萸烟的警惕之心,他不知道傅萸烟还会对他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毕竟傅萸烟看上去并不像是能够轻易放过他的人,而且她是忠还是奸,林浚磊和她相处了这么久都没能真正看得出来,他觉得还是小心一点为好。为了防身和自保,林浚磊在傅萸烟面前几乎亮出了底牌,暴露出了自己的实力和能力,他的手依旧抓着傅萸烟的双手,不让她有挣扎和反抗的机会。

“林浚磊,放开我!你打算在我身上趴多久?”傅萸烟毫不客气地对林浚磊命令道,当她猜到林浚磊的实力和能力之后,她就已经对林浚磊没有太多的恶意和猜忌,对于林浚磊的真实身份和曾经的过往,她已经没有太大的欲望想知道了,因为她很清楚,林浚磊是跟组织有着非常深的联系的人,他在组织中的地位举足轻重,林浚磊的这一特质很有可能在未来帮到自己,她也可以利用和林浚磊的这一交情为自己脱身,甚至在和组织谈判的时候获得便利和优待。但是林浚磊已经制服自己很久了,而且还一直趴在自己的身上,这样和自己对话的时候非常奇怪,而且这个姿势也非常不舒服,她很想让林浚磊从她身上起开,因为她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想问清楚林浚磊,她想知道的事远不止对于林浚磊的好奇。

林浚磊听见了傅萸烟的命令,他能感受到傅萸烟的焦急,不过他不想直接听傅萸烟的话,也不想乖乖按照她的话去放开她,让她好受些,他想好好惩罚下她,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也不是那么好哄骗的。林浚磊微微一笑,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假装神情地看着傅萸烟的脸,假装被她此刻手足无措的无辜感而吸引到,然后头部微微一侧,并慢慢低下去,脸部也慢慢和傅萸烟的脸部相接触,两人嘴唇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近,近到快要碰在一起了。看样子,林浚磊是想要趁人之危,行非君子之礼,想在傅萸烟这个自动送上门的美人身上捞到一些好处和便利,让傅萸烟感受到危险和害怕。傅萸烟看到林浚磊的脸越来越和自己的脸贴进,而且林浚磊还没有停下来的态势,她就回想起了以往的黑暗历史,回想起了曾经不堪的经历,回想起了曾经如同噩梦般的一天,她所有的不愉快的回忆都在那一瞬间浮现在她脑海里,她本能地去拒绝这即将来临的伤害,本能地想去反抗这对自己不利的情境,所有的抵触和反抗情绪一下子全都涌上了心头,仿佛能够冲出心窝,冲向即将要对她实施伤害的人身上。她的力气变得很大,浑身上下都写满了不情愿,她的双手虽然被林浚磊抓着,但是当身体那股力量涌上来的时候,她的手逐渐变得不安分,并且试图挣扎着从林浚磊的束缚中摆脱出来,试图挣脱开即将来临的伤害。她的头也很自然地歪到了一边,尽管没有足够的力气挣脱开林浚磊手上的束缚,但是却可以在他的脸即将碰到自己的那刻躲开,不让他碰到自己,也向林浚磊表示自己并不喜欢他碰自己的态度。林浚磊看到傅萸烟的头歪到了一侧,就停住了,不再继续向着傅萸烟的脸靠近,因为从他开始和傅萸烟开玩笑、想要亲吻她脸庞的那刻起,他就已经明显感受到傅萸烟的抗拒,而且这种抗拒是比刚才任何一刻都要强烈,她的反抗情绪也是林浚磊认识她这么久以来最高亢的,他从未见过和感受过傅萸烟对自己的抵触情绪会是这么强烈,他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傅萸烟的手在自己手中试图挣脱的强大力气,那种试图从即将到来的危害中逃跑并寻求出路的感觉,全都透过了傅萸烟的肢体语言体现出来,尽管有所束缚,但是傅萸烟的反抗和抵触情绪一点都不少,并且在有限的范围内用最大的程度和最强的力气抵抗。林浚磊看到傅萸烟这样,就知道自己的行为真的吓到了傅萸烟,猜到自己的玩笑起了作用,傅萸烟看上去什么都不怕,却害怕自己对她这样,林浚磊心中感到有些惊喜,而且傅萸烟越是挣扎,越是反抗,越是抵触自己,他就越是能够感受到傅萸烟内心的绝望和恐惧,他就越是感到兴奋。不过林浚磊不是那种得寸进尺的人,他在傅萸烟身上找到了熟悉的感觉,他在傅萸烟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他对傅萸烟的感觉绝不是讨厌和怨恨,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打算对傅萸烟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想吓吓傅萸烟而已。林浚磊最终都没有将他的脸靠近傅萸烟,也没有用嘴唇去碰她的嘴,而是停在了半空中,然后看着傅萸烟那早已吓坏的模样,心中不觉对她产生了怜悯之情。

傅萸烟将头侧向一边之后好久,她都没有感觉到林浚磊对她有进一步的动静,也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她感觉这个氛围不太对劲,就悄悄转过头去,她看到林浚磊虽然离自己很近,但也仅仅是离自己很近而已,他并没有打算对自己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林浚磊看到了傅萸烟转过来看他,就朝着她笑了笑,然后就起了身,不再趴在傅萸烟的身上。林浚磊起身之后就坐到了沙发的一侧,傅萸烟似乎也知道了林浚磊的心意一般,慢慢地坐起来,不过她坐的位置离林浚磊还有一点距离,并没有完全和他靠在一起,看样子像是被刚才林浚磊的举动所吓到了,所以就刻意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就是害怕林浚磊会对她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过了好一会儿,林浚磊才开口说话,打破两人之间的宁静,他小心翼翼地将屁股挪到了傅萸烟做的位置旁边,想跟她近距离地聊天。

“你现在……还好吗?”林浚磊试探着问道。

“啊?!哦……我……你靠我这么近干什么?!你又想对我做什么吗?”傅萸烟起初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她的脑子里有些混沌,仿佛什么都想不到、什么都听不到的样子,当林浚磊叫她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她才刚才的混沌情感中抽出来,她才发现原来林浚磊早已坐到了自己的身边,而且还坐在了离自己很近的地方,靠在了自己的身边。出于本能的应激反应和防御机制,傅萸烟以为林浚磊又想要对自己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所以就对他发出了警告的语气,警告他不要靠自己这么近,也提防着林浚磊是否会对自己不好的事情。

“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对你怎样的。虽然你长得很好看,而且我对你也很有感觉,但是我不会强人所难的,如果你不接受我的话,我不会强求你接受我。刚才是我不好,是我开玩笑过了边界,吓到你了,对不起。”林浚磊说道,好打消傅萸烟的疑心。但是他的道歉似乎不起任何效用,傅萸烟还是一下子就从沙发上弹起来了,她站到了离沙发很远的位置,就是害怕林浚磊会做出出格的事情。

“我不想跟你开玩笑,也不想跟你靠得这么近,你是组织里的人,里面没一个好人,每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坏人,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傅萸烟冷冷地说道,语气里满是对林浚磊的不屑和嫌弃之情。

林浚磊听到傅萸烟这么说自己,起初心里确实感到很不爽,他沉默了一会儿,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傅萸烟的话,因为傅萸烟说得没有错,自己确实是组织内部的人,虽然父亲林敬已经死了,但是“组织头目的儿子”这一头衔一直挂在他的头上没有摘掉,他始终和组织里的人有着非常大的关联。组织里所做的事、所代表的象征,都是林浚磊这辈子都无法抹去的,也是无法避免他人一提起组织就能想到他的为人属性。当林浚磊听到傅萸烟说自己跟组织的人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人的时候,他没有进行反驳,因为傅萸烟说的都是实话,他确实以前在还没脱离组织之前就做了很多的坏事,而且跟组织里面的人一样,都是一样的做事手段狠辣,都是一样的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可林浚磊唯一与组织内部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并没有完全丧失良知和人性,他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他的内心还存有柔软的地方,等待着真心和蜜意来将他拉回到正道上,只是这颗真心似乎还没有到来,他只能依靠着自己微弱的力量艰难地从无底深渊中爬上来,爬到能够见到光明的地方。

傅萸烟见到林浚磊沉默了,就以为自己说到了他的痛处,就继续说着那些刺激的话,让林浚磊感受到锥心刺骨的疼痛。傅萸烟本来就已经是满身伤痕的人了,她不会让自己一个人独自受伤,她要拉着林浚磊和自己一起感到疼痛,让他获得刚才如此对自己的报复。

“怎么?我说到你的痛处了?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是还对我很有意见嘛?”傅萸烟冷嘲热讽道。

听到傅萸烟的冷嘲热讽,林浚磊也打起了精神,想到了傅萸烟有可能是借这次机会来对自己进行打压,所以就打算顺着傅萸烟的说法,用她以为的事实来吓唬她,让她不再对自己出言不逊,口出狂言。

“哼!傅萸烟啊傅萸烟,你说了我不是什么好人,难道你就是好人了吗?你别忘了,你和我一样都是为组织做事的人,如果我是坏人,你也是,你本质上和我一样,都是干尽了坏事的罪人,是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既然我们都是坏心肠的人了,我们也算是同道中人,有着同样的特质了,你又何必如此拒绝我、疏离我呢?”林浚磊反讽道。

“你……”傅萸烟被林浚磊的话给刺激到了,她感到很生气,但又无可奈何,因为林浚磊的都没有错,她也不好反驳什么。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以前是组织的人,知道了我跟组织有关联,那你知不知道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知不知道我以前的做事风格呢?通常呢,像你这样总是揶揄我的人,早就被我暴打一顿了,就算是不死也是终身残疾的那种。傅萸烟,你跟我说了这么多嘲讽的话,你觉得我应该在你身上暴打几遍呢?还是说你想直接死呢,或是被我折磨至死呢?”林浚磊磨了磨自己的拳头,站起来想要对站在沙发一旁的傅萸烟采取暴力的行为。当然了,林浚磊并不是真正地对傅萸烟做出不好的事情,而是在她面前吓吓她而已,因为他很清楚,对待傅萸烟决不能用正常的态度对待。

“你……你想干什么?我可不会怕你的!”傅萸烟看到林浚磊站起来了,还磨了磨拳头,看样子像是要来打自己,她害怕自己会被林浚磊打一顿,所以很快就做出了保护自己的模样,像是为了应对林浚磊的突袭而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看来你还真的挺天真的,你真的没有见过组织内部的人,也没有跟他们有过正式的接触。不过也好,你没有跟他们那群恶人接触过,你就不用感到那么害怕和震惊,至少不像我那样留下心理阴影,一辈子都忘不了。”林浚磊看到傅萸烟想要对自己试图反抗的模样,就觉得她真的太天真了,觉得她打算以一己之力来应对就想对抗组织的恶势力简直就是异想天开和痴心妄想,他觉得傅萸烟根本就不清楚组织的实力和力量,就胆大无畏地挑战组织,这根本就是以卵击石,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估计你的朋友应该也没有真正见过组织内部的人吧,他们一向交流沟通的人都不过是跑腿儿的而已,他们根本就见不到组织内部的核心人物,更别说和组织的人有接触了。傅萸烟,我不怕告诉你,不是任何人都能见到组织内部的人的,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入到组织核心,查看当中的计划和消息的。通常能进入组织内部的人不是有着各种各样的裙带关系,就是实力非常强,有能够独当一面的能力,这些人一般都是一开始从很低的位置做起,凭本事让组织的核心和高层人物给注意到,然后再将他纳入核心人物当中。他们是真的身上有本事的,或是帮了组织很大的忙,帮助组织度过了很大的难关;或是他有着非常强劲的人脉关系,在社会上的各个领域都有熟识的人才和话事人;或是有着一身蛮劲和忠心,甘愿为组织办事。你以为凭你这样一个啥都不知道的丫头就能够轻易接触到组织核心人物?想都不要想!”

傅萸烟听了林浚磊这么说之后,她的心里感到莫名的心慌,她害怕林浚磊跟她说的都是真的实话,不过林浚磊都承认了他以前是组织内部的人,那他说的应该都是真的吧,他没有在骗自己,可是他跟自己说这些干什么呢?是想证明什么吗?

“你跟我说这么多干什么?你是想吓我吗?别以为你曾经在组织内部待过,我就得怕你!林浚磊,你敢对我有不好的心思,就算我死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傅萸烟说出了威胁的话,企图掩饰自己对林浚磊的害怕之情,掩饰自己内心对死亡的恐惧。

“我是想提醒你,不要惹我,要是我真的有一天生气了,我怕你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傅萸烟,我劝你呢,还是尽快做好你手头上的事情,不要再想些无谓的事情。还有,我说过我会帮你,你需要我帮忙什么的,我都可以答应你,但是我不接受你对我的冷嘲热讽,我也不希望你对我有任何不尊重的地方,明白吗?”林浚磊用着非常强势的语气来跟傅萸烟说,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好惹的人,让她不再看轻自己。

“是你先对我不尊重的。”傅萸烟小声嘀咕道,好像有了一肚子的委屈无法排解,但又害怕林浚磊对自己不利,所以就小声地说出了自己的不满。

“你说什么?”林浚磊没有听清楚傅萸烟的话,又问了一遍。

“没什么!我就想问,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组织内部的人都是这么可怕,这么强的吗?”傅萸烟反复试问道。

“我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已经站在你的面前了,你想不想试试?”林浚磊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我信你就是,在公司旧楼楼道口的时候,我就已经见识过你的厉害了,我都快要被你给勒死了,还有刚才你抓着我手的时候,我就已经能够感受到了,所以还是不要试了,我害怕……”傅萸烟连忙摆手拒绝,拒绝林浚磊在自己的面前展示他的真正实力。虽然林浚磊很久都没有帮组织办事了,但是他的实力还在,他身上还是留有强大的战斗力,就算他不用尽全力,也照样可以将傅萸烟撂倒,甚至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一般,轻易操控傅萸烟的性命。为了保命,傅萸烟决定还是不轻易惹恼林浚磊了。

“知道就好。虽然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跟组织的人联系了,但是我照样有能力对付你,我看得出来,以你的实力,在组织中算是最低级别的,你的战斗力也是最弱的,根本就不够一般人打,更被说到时候真的被组织的人追杀了,你能顺利逃脱出来。所以你的朋友还将这么艰难的任务交给你去做,简直就是在刁难你,送你去死。傅萸烟,听我说的吧,尽力去完成你的任务,不要有任何的反抗,如果实在不行,不要硬撑,不管有任何困难都来找我,只要我能帮的,我一定会帮你。毕竟同事一场,我也不想看到你死得这么难看和可怜,我也希望未来你真的逃脱出来了,我们还能继续做同事,就算做不了同事,做朋友也行啊。”林浚磊说道,他对傅萸烟说出了最后的忠告,只是他能给傅萸烟最好的建议了。

“你这么厉害,能不能帮帮我,做好这件事呢?你能进入到组织核心内部,一定有非同寻常的智慧,如果换做是你,你一定可以做得很出色吧?”傅萸烟听到林浚磊说愿意帮助自己,就以为抓到了希望,以为林浚磊能够尽全力去帮到自己,既然林浚磊这么厉害,那让他帮自己将所有事情都干了,岂不是更好?

“你的意思是将所有事情都推在我的身上是吗?傅萸烟,你还真的是得寸进尺啊!”林浚磊总算是听出了傅萸烟话里的意思了,他没想到傅萸烟会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他头上。

“那到底行不行嘛?”傅萸烟问道。

“不行!”林浚磊斩钉截铁拒绝了傅萸烟的请求。

“为什么?”傅萸烟很不解。

“这样会被他们发现的,他们会发现我的,我帮你做当然可以,我甚至能比你做得更快更好,但问题是,我一出手帮你做的话,他们就知道是我在做了,他们就会知道我在你的身边,是我帮你做完了全部的事情,他们会顺藤摸瓜找到我的。我好不容易才离开了组织,离开了他们的控制和追杀,我可不想因为帮你而再次被他们发现和找到我,然后强行把我带回去。我以前能够顺利逃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这么久以来我都是小心翼翼,行事小心低调,就是为了不让他们发现我的,就是不想让他们抓我回去。我要是被他们抓了回去,我可就永远被困在组织里面了,永远都不能获得自由了,我可不想这么快失去自由,失去我现在的生活。”林浚磊说出了自己不愿帮傅萸烟干完所有事情的原因,原来是因为不想失去自由和现有的安稳生活,更不想重回以前那种担惊受怕、看人脸色过日子了。

“既然你这么怕死,那你怎么还愿意帮我呢?难道你不怕你帮了我,被组织的人发现你出手了吗?你可别忘了,你说过要是我有什么不懂的话都可以问你的。”傅萸烟对林浚磊的逻辑感到很不理解,既然不能帮她把所有事都做了,那为什么就能在自己做事的时候给自己提供帮助呢?这两者不是自相矛盾吗?

“我的确是不能帮你把所有事情都做完,但是我可以在你背后指导你怎么做,我不必事事都亲自出手,我也照样可以帮你完成这次任务,而且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人知道是我帮了你,没有人会知道是你偷取了公司的资料,更不会有人怀疑到你身上。当然了,要是你在行动时需要找个人打打下手的话,我也可以勉为其难地帮下你,客串下咯。”林浚磊说出了自己不会帮傅萸烟完成这件事的原因,他还说自己会在她背后出谋划策,为她提供建议,并告诉傅萸烟他的打算和做法。

“切!我还以为你会怎么帮我呢!原来就是想在我背后对我指指点点,让我做个跑腿儿,我还以为你有多好的人呢,看来也不过如此嘛。要是你能帮我把这件事全都做了,那才叫帮了我个大忙呢!这算什么?我有难的时候才出手,那叫什么忙呢?”傅萸烟很不屑地说道。

“反正我就不能正面出来就是了,因为这件事太复杂了,你一个人看上去也不是能够搞定的样子,与其看着你死,倒不如我在背后推你一把,到时候功劳是你的,我不会和你抢,我只想过我平静的正常的生活,我真的不想再跟组织的人有任何的联系了。就当我是还给组织的吧,可能我当初执意要离开组织,就已经注定了我欠了组织的,我终究还是要帮他们做事,现在我帮了你,我也是希望你日后能够找到自己的生活和自由,能够过回你正常的人生。”林浚磊说道。

“那……既然是这样的话,你是不是有什么好的方法?我听你的意思,你好像又好的方法,可以帮我顺利偷到公司的机密资料,是不是真的?”傅萸烟试探着问道。

“当然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贸贸然答应你,做你背后的军师啊。”林浚磊说道。

“少臭美了,快说吧,你想到的方法是什么?还有,我今天好不容易入侵了公司的内网,而且还看到了一些资料,我好不容易才将这些资料都下载下来的,你怎么能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就打开我的电脑,将我里面下载好的资料都删除了呢?难道是跟你现在想的方法是有关的吗?”傅萸烟想起了在看到自己的电脑和设备时,发现了里面东西不见了的情况,当时她就已经很想问林浚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不过她当时没有证据说明那些她早已下载好的资料是被林浚磊删除的,所以她才一直不敢问林浚磊,因而也一直将此事耽搁了。如今林浚磊说他可以给傅萸烟提供指导和建议,她才想起来一开始看到自己的资料被删除的情况,想起了林浚磊有可能在自己的电脑上做了手脚,所以才顺势问了问林浚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些资料是我删除的,因为压根一点用都没有,留在你的电脑里干嘛呢?再说了,要是被人查出来,你的电脑里有公司的资料,你觉得安全部和科技部的人会放过你吗?你觉得他们会不会怀疑是你把资料偷走的呢?你的电脑和设备当时就放在那些垃圾堆里,只用了几块破纸板盖着,很容易被人发现的,一旦被人发现,落入了他人的手里,你的秘密就会公之于众,到时候我看你的任务还怎么完成!”林浚磊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就是自己删除了傅萸烟存在电脑里的那些机密资料,就是他把傅萸烟的电脑和设备都偷走的,他甚至还解释了自己这么走都是为了傅萸烟好,要不是因为他在傅萸烟走后处理了所有的事情,傅萸烟肯定早就被人给发现了。“不过,还好你遇见了我,要不是我帮你把电脑里的机密资料删除了,你要是真的被人抓到了,肯定会别人怀疑的,到时候被公司和部门的人逐出去,你就别想着进来了,你的任务也别想着能够完成了。”

“我的电脑里设了秘密的,就算被人捡到,也不一定能够破除我的密码进入看吧。”傅萸烟嘟囔道。

“傅萸烟,我摆脱你好好想想,你进的是一个怎样的部门,和你共事的都是什么样的牛人,你觉得你能做到的事,他们不能做到吗?你设的那些密码啊,防火墙之类的,他们都没有办法破解吗?别将事情想得太理所当然了,你所设的防线只针对普通的人,对我们部门的同事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你看,你在电脑里设了这么多道防线,我也不照样进来了吗?不也照样找到了你在电脑里藏的秘密了吗?我都不敢说自己的能力是在部门里数一数二的,我都能轻易看到你电脑里中的东西,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肯定能很快就找出来里面的东西,并且发现这台电脑是属于你的,是你入侵了公司的内网,是你盗取了公司的机密资料,然后一路追查下来,就知道你进来公司里都是有目的,而且目的还是不纯的。”林浚磊听到了傅萸烟的笑声嘀咕,知道她有不服气的地方,就根据当时的形势帮助傅萸烟分析了一番,让她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有多么的幼稚,她的计划中其实是错漏百出,而且也容易引人注目,是一个不成熟且不完善的计划和行动。?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黯黯双鱼恻》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超神模拟,我有无…
2 我的妖孽二小姐
3 假装破产后,老婆…
4 重回1990
5 逍遥小捕快
6 穿书:豪门大佬的…
7 七零小娇媳:我带…
8 极致甜宠:四爷每…
9 被卖为丫鬟后,我…
10 藏武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我杀敌就能变强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8345 字
白仲,秦之杀神,血手人屠,嗜杀如狂,每战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2 三国:气运图录,开局娶亲大小乔 作者: 奔跑的山竹
历史穿越 369946 字
开局激活气运图录,集邮就能获得奖励,激活全三国名臣武将美人.

3 大秦:苟成陆地神仙,被金榜曝光了! 作者: 大秦嬴子夜
mg官网网站真人 743161 字
赢子夜意外穿越到了大秦,默默苟住发育十年,最终成为了陆地神仙。

4 纨绔世子爷 作者: 炎七侠
mg官网网站真人 194816 字
皇帝不让做纨绔,爷就当牛人,拳打皇子,脚踹皇帝,公主妃嫔咩咩叫

5 全民国主:朕率大秦横扫八荒 作者: 岁寒书
mg官网网站真人 358382 字
灭万国,定九州,武将名臣尽归我手,大秦铁骑,逐鹿万国,谁与争锋!

6 墨少,你家玄学萌妻飒爆了 作者: 帝王花
mg官网大全真人 275383 字
玄学大佬重生豪门弃女?安玖兮笑:只要我开口,世家少夫人位置任我选!

7 妙手小野医 作者: 耀世天下
乡村乡土 420311 字
农村小伙凭失传古医术玩转花都,太乙神针可救治活人,也可杀人于无形

8 首席国医 作者: 江门二爷
mg棋牌平台生活 467147 字
回到过去,一不小心成了国医大佬,很无奈,但我只是想治病救人而已。

9 爱摸鱼的狐狸夫人 作者: 云朵妤子酱
古典仙缘 107617 字
爱摸鱼的小狐狸,竟被她打晕送给了魔界至尊当夫人!救命,好想逃!

10 浮生如梦不可追 作者: 九州辰
女尊女强 107244 字
你对我那不能宣之于口的爱,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你们仙门正道的阴谋。

《第八十五章 她的故事里(十四)》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