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黯黯双鱼恻 [书号339562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八十七章 她的故事里(十六)

《黯黯双鱼恻》 莞风/著, 本章共10034字, 更新于: 2022-04-27 21:28

傅萸烟和林浚磊自从达成了一致意见之后,就为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做谋划,他们利用手头上已有的信息和资料,判断应该如何从有用之人身上下手,并规划好怎么做才不会被人怀疑到,他们讨论和商量了一整晚,不知疲倦,整夜未眠,他们的精神都是紧绷着的,不敢有任何松懈的地方,只为了能够趁热打铁,做出最合适的计划,也凭着双方对此事的热情和态度,尽快地将这件事落实好。他们难得统一与和谐,难得有共同的话题,难得能在同一件事上有共同的看法,这对傅萸烟和林浚磊来说都是非常不错的表现,是一种进步,更是一种缘分,这段经历在傅萸烟和林浚磊往后相处过程中成为了纯粹又自然的美好回忆,虽然他们讨论的是一件见不得光的坏事,但都是为形势所逼迫,不得已而为之,加上两人有着相同的经历,所以他们会对对方惺惺相惜,将对方视为灵魂伴侣般的存在。

不知道两个人讨论了多久,在深夜降临之时,他们终于感觉到疲惫了,便直接躺在沙发上或者直接进入房间去睡,他们进行了头脑风暴一整晚,肯定是身心俱惫,所以就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们回顾起昨晚所计划的一切,回忆起他们昨晚相处的情景,如同戏剧化铺展开来的情节走向,让他们在早晨醒来的那一刻感到哭笑不得。傅萸烟和林浚磊估计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平时在工作中很少有共同话题,在公司里面虽然是经常见面,但却很少时间真正聊上几句话,没想到如今却因为傅萸烟差点闯出了个大祸而让林浚磊抓到了把柄,两人因为曾经经历过的相似经历和共同的看法而聊到了一起并达成友好的态度,这实在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傅萸烟最早醒来,或许是多年的戒备和警惕之心让她不能深度入眠,于是在天刚刚亮时,她便没有了睡意。她走出房间,看到林浚磊蜷缩在沙发上睡觉,模样像是善于自我保护的婴儿一般。傅萸烟看了看林浚磊的脸,她才发现原来他的脸部线条是这么明显,他的外貌看上去很有硬汉的感觉,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估计是以前经常在外面晃荡的缘故吧,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晒成这么黑的吧。傅萸烟还看到,林浚磊的眼睫毛还挺长的,在睡着的时候莫名地吸引人,有一种睡美人的美态,嘴唇的唇形很是性感,要是拿来亲吻的话应该会很有感觉吧,傅萸烟看着林浚磊的样子,陷入了mg电子游戏平台之中。她从未这么认真地观察过林浚磊的样子,从未真正观察过他的外貌,从未细致地研究过他的脸,因为傅萸烟一直都把坐在自己工位旁边的林浚磊当做是路人甲,是无关紧要的对象,自然对他没有太多的留意,如今他们已经相当于结成了联盟,他们有了共同的目标和计划,而且林浚磊就在傅萸烟的家里待着,傅萸烟才能这么近距离观察到他,才能这么细致地在他的脸上看到不同的细节,这个时候的傅萸烟才发现,林浚磊虽然长得不怎么帅,但是胜在耐看,脸部线条的和谐度让他看起来十分顺眼。除了脸部,傅萸烟还注意到了林浚磊枕在一旁的手臂,他的手臂肌肉还在,手臂也很粗壮,平时穿上衬衫或者长袖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出来,如今脱下了外套、换上了轻便的无袖薄衫之后,林浚磊的身材便一览无遗,原来林浚磊是个有着强壮身躯的肌肉男啊,还真是深藏不露啊,平时穿得这么厚实,遮盖住了引诱人的肌肉和迷人的身体线条,沦为不被人熟识的路人甲,傅萸烟突然觉得林浚磊能有这么好的身材却不被人发现和知道真的是太可惜了,她不知不觉地沉迷在了林浚磊的美好身材中,忘了自己原本要做的事。

“看够了没有啊?”林浚磊突然来了一句,原来从傅萸烟来到他的身边、默默地看着他开始,他就已经醒过来了,不过他没有睁开眼睛,而是假装在睡觉,假装被傅萸烟偷看,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就是想看看傅萸烟到底想干什么,看看傅萸烟在搞什么鬼,为什么一直在偷看自己。

不过林浚磊见傅萸烟看了他很久,在身边待了很长的时间,傅萸烟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林浚磊就觉得很奇怪,因为傅萸烟偷看自己就真的只是偷看自己,并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行为和异样的举动,也没有趁人之危,做出对他不利的事,这一点都不像是正常的傅萸烟,因为在林浚磊的印象中,傅萸烟不像是个会关心他人的人,她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对一个人好,更不会莫名其妙看着一个人而不带任何的恶意和曲解,傅萸烟为什么一直在偷看自己呢?她到底有什么企图和目的呢?林浚磊不知道,不过他觉得,经过一晚上相处过后的傅萸烟好像变得有着不一样了,她对自己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以前连多聊一两句话都感到为难、不情愿,如今竟然能平静下来看着他而不对自己有任何不良的意图,这已经是非常难得了,林浚磊还能奢求傅萸烟对自己怎么样呢?

傅萸烟听到林浚磊突然说话,起初被吓到了,她被吓得很快从mg电子游戏平台和发呆中清醒过来,不再盯着林浚磊的脸看。林浚磊说完之后就睁开了眼睛,刚好在睁开的那一刻和傅萸烟的眼睛对视上了,两个人在如此近的距离中第一次对上了眼,而且还是在一瞬之间。傅萸烟第一次这么仔细清晰地看到林浚磊的眼睛,她的脸在那一瞬间突然变得绯红,她的心也跳得很快,大概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吧,傅萸烟此刻在林浚磊面前的样子就如同被撞破心事的少女一般。虽然傅萸烟以前谈过无数场恋爱,有过无数次心动的感觉,但是像这次这样心动的感觉却是第一次。因为傅萸烟以前碰到的男人更多的都只是逢场作戏而已,并没有对她付出真感情,更没有给傅萸烟真心的对待,自然地,傅萸烟也不会和这些男人付出真心,更不会和他们产生心与心的互动和真实想法的交流,没有了真实情感的交流,当然也就不会出现心动的感觉了。

林浚磊看到傅萸烟脸红心动的感觉,就觉得很是神奇,他从未见过傅萸烟脸红的模样,如今第一次见,他就觉得很是惊讶,他仔细看着傅萸烟的脸,发现她明明没有化妆,脸蛋却被这绯红的色彩晕染得如同化了妆一般好看迷人,甚至比化了妆还要好看、自然,就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不知怎么地,林浚磊也觉得自己的心像是快要烧起来了,他觉得自己的心不仅跳得很快,而且越跳越快,就像是充满了燃料一般,越跳越是让这颗心脏着火,而且这股火焰很快就从心脏蔓延到血液,再蔓延到全身,他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好像被火燃烧一样,他的身体逐渐变得热了起来。而这种奇怪的感觉不是从一开始就有的,而是在睁开眼之后和傅萸烟对上眼之后才有的,他们不过是双眼对视了那短短5秒钟,就是这短短的5秒钟时间里,他们就各自产生了不同的反应,并且这种反应让的他们感到非常神奇,因为这种感觉、这种反应是他们从未经历过的,也是从来都没有试过的。

在傅萸烟和林浚磊过往的生活中,他们遇到了无数的人,和很多的人有过或短或长的交往经历,都没有试过像这次那样产生出纯粹又自然的心动感觉,他们在那短短的5秒钟里,他们好像情不自禁地对对方产生了别样的感情,这种模糊又暧昧的感情,但这种自然又纯粹的情感注定是无法在两个有着特殊经历的人得到开花结果,因为这颗来之不易的小苗实在是太脆弱了,只要稍稍出现一点矛盾或者无法解决的问题,这颗脆弱的小苗就会被扼杀在摇篮之中,永远都不能茁壮成长了,更别提能够开出美丽的花儿和结出丰盛的果实了。

但是梦幻和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当傅萸烟和林浚磊对视之后,他们很快就被对方深深吸引了,他们的心脏也因为对方而拼命跳动,只是这暧昧和粉红的氛围很快就被理想和理智所破坏,他们不再沉迷在对彼此的mg电子游戏平台之中,而是回到了现实之中。傅萸烟不再和林浚磊继续对视,而是起身直接走开,她背过身去,好掩饰自己刚刚无法隐藏的心思和心动感觉。林浚磊也是和傅萸烟有着同样的反应,他也转过身去,转到了沙发的另一边,好掩饰自己脸上藏不住的笑意和欣喜之情。过了许久,傅萸烟才开口跟林浚磊说话。

“还不起来吗?不怕上班迟到吗?”傅萸烟说话的时候似乎在躲闪着什么,似乎在为了躲避什么似的。

“我……很快就起来,你……就先用洗手间吧,我可以晚一点再用的。”林浚磊好像把傅萸烟的家当做是自己的家一样,说话丝毫不避讳。

“那好吧,我就先去洗漱了,你也好好收拾下吧,等会我们一起去公司吧。”傅萸烟说完,她就走了,她走到洗手间里,看着镜子里面那个脸蛋通红的自己,觉得很是尴尬和羞耻,她忍不住笑出来了,她没想到自己会在林浚磊面前出丑,而且还在他的面前脸红了,真的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羞耻啊,她都为自己刚才的“出洋相”而感到丢人。

过了一会儿,她就从洗手间出来了,林浚磊也早已起了身,并且穿好了衣服,一副准备要出门的样子。林浚磊看到傅萸烟从洗手间出来了,他就接着进去,等在里面解决好大事之后,他才心满意足地出来。当林浚磊出来之后,时间已经不早了,就打算直接去上班,他看到傅萸烟也已经准备好了平时上班的模样,还是那副既正式又端正的模样,正如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大家所见到的那个傅萸烟那样,如今就在林浚磊面前,那股熟悉又陌生的傅萸烟终于站在了林浚磊面前。傅萸烟见林浚磊出来了,就从冰箱里拿出一袋吐司和瓶装豆浆递给林浚磊,示意让他吃点。

“吃点东西再走吧。”傅萸烟一边将吐司面包和豆浆递给林浚磊,一边说道。

“只有这些?”林浚磊问道。

“不然呢?”傅萸烟反问道。

“我还以为你会做早餐呢,这还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冰凉冰凉的,又那么干巴巴的,吃了会不会肚子痛啊……”林浚磊当做自己是来傅萸烟家里度假一般,嫌弃傅萸烟给他准备的早餐。

“我能给你留早餐就不错了,你还指望我给你做热的早餐吗?我也是这么吃的,怎么不见我有事啊?你要是嫌弃的话就别吃了,不吃我就不留给你了,也好,反正吃不完我明天早上做早餐,省得再买了。”傅萸烟听到林浚磊在嫌弃自己给他留的早餐,就收起了自己的好心,将打算留给林浚磊吃的早餐收起来放到冰箱里去,不让林浚磊吃到自己早就准备好了的食物。

林浚磊看到傅萸烟准备将食物收起来了,就连忙从傅萸烟的手上抢过那袋冰冷的吐司面包,并连忙撕了几片塞入自己的嘴里,好证明给傅萸烟看,他是愿意吃傅萸烟给他准备的东西的。虽然是即食食品,没有加热,没有多余的调味料,但这是傅萸烟为自己准备的,就算是再不好吃,林浚磊也要将傅萸烟为自己准备的东西吃完,而且吃得没有剩余。不过林浚磊吃的时候由于吃得太急了,那吐司面包噎得他不舒服,他吃着吃着就感到嘴巴有些干干的,不自觉地就咳嗽了起来。傅萸烟看到林浚磊因为吃得太急而噎着,就把桌上的那支瓶装豆浆打开,让林浚磊喝两口,让他缓一缓,让他不再被食物给噎到。林浚磊很自然地就接过了傅萸烟递给他的豆浆,猛地喝了一口,这才让他缓了下,不再被刚刚猛然吃东西而影响到。林浚磊看着傅萸烟的样子,就觉得很有安全感和欣慰的感觉,不知是不是因为傅萸烟在他的面前,还是因为这些吐司面包是傅萸烟为他准备的,他感觉这次吃的吐司面包是他有史以来吃过最好吃的吐司面包,大概是因为傅萸烟在他的面前,秀色可餐吧,他觉得自己现在无论吃什么都是非常好吃的,他吃什么都觉得很香。林浚磊在吃东西的时候,不忘望着傅萸烟,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和神情动态。

“刚刚不是嫌弃我的面包又冷又干嘛,怎么现在又来吃我的东西呢?而且还吃得这么急,就不怕噎着啊?”傅萸烟阴阳怪气地讽刺道。

“我又没说不吃,虽然这面包不好吃,但这是你为我准备的,就算是再难吃我也会吃完的。只要是你给我准备的食物,都是最好吃的。”林浚磊油嘴滑舌,他原本是想和傅萸烟开玩笑,他并不是不会吃,而是想和傅萸烟说一两句玩笑话而已,没想到傅萸烟居然当真了,还打算将食物都收走,他当然是不愿意了,所以才会将傅萸烟准备收走的吐司面包抢过来,抢到自己的手上,并一顿乱塞海吃。毕竟过了一整晚,他的肚子早就饿了,他也早该进食了,所以无论是傅萸烟给他准备什么,他都打算吃下去,好缓解饥饿感。不过林浚磊并不是完全因为饥饿而吃了傅萸烟给他的食物,还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傅萸烟给他准备的,是傅萸烟特地给他留的食物,他自然要吃了,只不过这是他内心里面的想法,他本不该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来的,要不然傅萸烟会将他说的这番真心话当做是玩笑话的,所以在林浚磊说完之后,他就后悔了,后悔自己将真心话当做玩笑话说出来了。

“不用这么客气,我不是特意为你留了食物,我只是刚好在冰箱里发现昨天吃剩的面包而已,想着等下出去买早餐肯定是来不及了,又怕你会饿死,所以才给你吃点,让你的肚子能有垫底的食物罢了。”傅萸烟说道。

“你吃剩的?那面包上面岂不是有你的口水吗?那刚才我吃了这么多,我们两个算不算是间接……接吻了?”林浚磊小声说道。

傅萸烟听到林浚磊说出让她感觉到恶心的话,就感到浑身都不舒服,她马上一巴掌扇过去,想让林浚磊从白日梦里醒过来。不过,林浚磊很快就接住了傅萸烟即将达到他脸上的手,他免受了傅萸烟的伤害。

“对不起啦,就当我没说过呗。”林浚磊腆着个厚脸说道。

“恶心!”傅萸烟向林浚磊发出了自己的嫌弃之情,“快点啦!快迟到了!我不在乎全勤和扣奖金,你是不是和我一样不在乎的啊?”

“好好好,我马上好,就一口,等我吃完这块面包跟这口豆浆,我很快就好了。”林浚磊听到傅萸烟在催他,就赶紧将手上的一块面包胡乱塞进嘴巴里,然后再将最后一口豆浆灌进嘴里,最后心满意足地长长打了个饱嗝。

傅萸烟看到林浚磊吃完了,就带上自己的包包,穿上鞋子,开门出去,林浚磊看到傅萸烟开了门,就跟着出去,林浚磊出去了之后就在门口旁边站着,等着傅萸烟锁好门之后,再和她一起下楼去。然而在傅萸烟锁门的时候,对面门口的那个小孩大林又出来了,他背着书包,手里拿着早餐,看样子像是准备去上学。大林出来之后又跟傅萸烟和林浚磊撞上面了,他再次看到了傅萸烟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一起,看到了林浚磊从傅萸烟的屋里出来,就觉得很是惊讶,他又假装和傅萸烟很友好一般,跟她开玩笑打趣。

“早上好啊,萸烟姐姐,大哥哥,你们是准备去上班了吗?”大林先是很有礼貌地问候傅萸烟。

“早上好啊大林。”傅萸烟随意地回应了那个小孩。

“大哥哥你昨晚是在萸烟姐姐家里留宿了吗?你们昨晚玩到这么晚,家里人不会说的吗?”大林人小鬼大,说出的话也是让人哭笑不得。

“关你什么事呢!”林浚磊摸着大林的头,然后假装用着凶巴巴的语气对他说。

“大哥哥,看来你挺厉害的,就一晚上的时间就征服了我们楼里的冰山大美人萸烟姐姐,还在一起度过一个晚上。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在萸烟姐姐家里过夜的男人,也是第一个让萸烟姐姐一大早就感到很开心的男人,你看她那脸上红粉绯绯的模样就知道,她有多开心了。不用说大哥哥昨晚一定是下了大力气,抚慰了萸烟姐姐那颗躁动而又无处安放的寂寞的心灵,看来萸烟姐姐是喜欢你这一挂的男人的。那……大哥哥你们以后是不是成为男女朋友了?”大林天真地问道。

“别乱说话,小心你的萸烟姐姐打你哦!”林浚磊觉得大林童言无忌,虽然他心里在暗喜,但是大林的话却很容易招到傅萸烟的暴打,所以他假装提醒下大林,让他注意点说话。

“不会的,萸烟姐姐对我很好的,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也是在关心萸烟姐姐的终身幸福而已,她不会打我的。”大林天真地说道。

“大林,你是不是快迟到了啊?怎么还在这里呢?要是迟到了被老师罚站的话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傅萸烟悠悠地装作不在意地说道。

“哦,对哦,我快迟到了,听妈妈说今天校长会在校门口抓迟到的人,我不跟你们说了,我得赶紧走了。大哥哥,有时间多来找我们玩啊,萸烟姐姐这么寂寞,你就多来陪陪她呗。大哥哥,希望下次见哦,拜拜!”大林赶着离开,就不再跟傅萸烟和林浚磊开玩笑了,就匆忙跑开了,连手里的早餐都还没吃完,就屁颠屁颠地跑开了。

林浚磊看着大林远去的身影,就觉得他很有趣,他很少见到这么搞笑又有趣的孩子了,他原本还觉得这个小孩是对他们有恶意的,如今一看,他却变得可爱了许多,而且说的每一句话都非常中听,每一句话都说到了自己的心坎儿上。在林浚磊看着大林走开的时候,傅萸烟已经将那道难锁的门给锁上了,她转过身来,不管身边的林浚磊,就直接走出去了。林浚磊看到傅萸烟离开了,也跟在她的身后,如同一个小跟班一样,跟着她走下楼去,好跟她一起上班。

林浚磊和傅萸烟来到了昨晚停车的地方,他们迅速地上了车,准备出发。在车上的时候,傅萸烟装作漫不经心地对林浚磊说着自己对于昨晚计划的看法,她仿佛对刚才大林说的话没有任何的反应,更不会因为大林的话而受到任何的影响,不会觉得脸红或者尴尬,这让林浚磊觉得很是神奇。傅萸烟在说自己的计划和行动打算的时候,她感觉林浚磊没有在认真听她说话,而且还走神了,她就觉得很生气,所以就质问林浚磊到底怎么了,她害怕林浚磊忘记了他们昨晚讨论过的事情,担心林浚磊会对昨晚说过的话出尔反尔。

“你今天怎么怪怪的?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傅萸烟问道。

“我没事啊,我很好啊,为什么这么突然地问我?”林浚磊赶紧解释自己的状态不对劲的原因,赶紧让傅萸烟感到安心。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没有用心听我讲话呢?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呢。”傅萸烟半信半疑地说道。

“我只是……想起了刚刚那个小孩说的话,他这么说你,你一点意见都没有吗?还是说……你认可了他说的话?”林浚磊说出了自己刚刚在发呆的原因。说出了自己之所以魂不守舍,就是因为受到了住在傅萸烟对面那个小孩的影响,受到了他说的话所蕴含的暗语中的影响,因为那个小孩虽然是童言无忌,有一句说一句,但是他说的好像是真的,仿佛就是傅萸烟家里的一个监控摄像头一样,熟悉傅萸烟的一切,也对傅萸烟的人际交往有着谜一样的熟悉,就像傅萸烟是他的亲姐姐一样,一口一个“萸烟姐姐”叫得很是亲热,就好像傅萸烟似乎他的亲姐姐一样,不知道的人会还真的以为他们两个是经常斗嘴的亲姐弟呢。

“你是说大林?不用管他,他就是嘴欠,说的话没一句正经的,没一句话中听,你就当他是在胡说八道就好了,他说的话你不用太当真,听过就好……等等,林浚磊,你不会是信了他的话了吧?哼!一个小屁孩的话你也信?不是吧?你真的会相信那个小屁孩说的话吗?”傅萸烟以为林浚磊会信大林的话,以为林浚磊会真的把大林说的话当真,以为林浚磊真的傻到连一个世事未谙的小屁孩说的话都相信并且当真,她觉得林浚磊很傻,就借机对他冷嘲热讽道。

“可是他这么说你,你也不生气吗?”林浚磊很惊讶,因为自己说错一句话,就会被傅萸烟骂个半死,甚至还会遭到傅萸烟的冷待。如今傅萸烟居然不在意大林说的话,还一笑而过,什么都不计较,这一点都很不像傅萸烟的风格,一点都不像是傅萸烟的style,他有点怀疑自己认识的是个假傅萸烟。

“没什么好气的,嘴巴在他身上,我能控制他说什么吗?难道要我将他的嘴拧下来吗?我看上去也没那么可怕吧?我看起来是那种会因为别人说错话或者是说了我不想听的话而对他做出强制行为的人吗?林浚磊,到底我傅萸烟在你心目中是多么狠毒可怕的女人啊?”傅萸烟对林浚磊问题淡然处之,对林浚磊反问道,“不过,大林说的话也不完全是假的,童言虽无忌,话里却藏真,他还那么小,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远没有我们知道的那么多,对我们成人的世界也是看到什么就说什么罢了,所以他说的话其实就是他真实看到的情景,他说的不完全是胡话。”

“你的意思是,那个小孩这么说你……他说的都是真的?照这么说的话,那么你……你是不是真的每天都带别的男人回家,每天都和不同的男人混在一起……到很晚?”林浚磊觉得很吃惊,他没想到傅萸烟会这么直接坦诚,也没想到傅萸烟竟然毫不避讳大林对她的闲言碎语,甚至任由大林对她说出那些很有可能对她的清白有影响的话。

“没错,我确实是这种人,我以前隔三差五就会去酒吧喝酒,去参加朋友的聚会和party,每次都玩得很尽兴,玩得很晚,玩得忘乎自我,而且每次都能认识不同的人,每次都能和不同的男人聊天、玩儿,在现场玩不够的还会顺便带回到家里玩。有时候实在玩不动了或者喝得烂醉、行动不便的时候,我就会让那些男人送我回家。或许是因为在现场玩得很嗨或者对彼此很有好感吧,他们都挺愿意送我回来的,甚至他们脑海里想对我做不安分的事情,我知道。只是当他们送我回家了,看到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尤其是住在这种地方,就觉得很失望,觉得不应该认识我,不应该送我回来,不该对我有那种想法。他们大多送了我回来一次就不会再找我了,也不会再和我联系,当然了,他们嫌弃我,我也不会记得他们,因为我每次醒来之后也都把他们忘得一干二净了,连他们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什么时候从我家里走的都不记得了,脑子里就只剩下一片混沌和忙乱。所以时间久了,大林这孩子就以为我每天这么晚回家,每次回家都带不同的男人回来,每次都喝得烂醉,或是玩到忘乎所以,就是为了干那种事儿。我问他我会和那些男人干什么事儿,他居然跟我说我跟电视里的人一样,都是带着异性朋友回家,然后在屋里面做些羞羞的事情。哈哈,当时我都被他的话给惊到了,我都好奇他平时看的都是些什么电视,平时知道的都是些什么没用的玩意儿,虽然他年纪还小,但是他说的都没有错,我以前的确是那种不太懂得检点的女孩,至少我在别人眼里看来是这样的。大林这个孩子就住在我家对面,每天进进出出的,很难不发现我的情况,虽然都是各自关了门,没有人知道门里面的人会做什么事,但是在进门之前带了谁回来,和谁相处,他要知道的话肯定都会知道的,我也懒得理他了,就任由他去了。只是很多时候他都看到了我和别的男人一起回家,然后今天又看到你,就把你当作以前和我一起回来的男人了。他以为我带男人回来就跟换衣服一样频繁,所以就经常笑话我,拿我来开玩笑,其实他没有恶意的,只是爱玩爱闹了一些,我平时都不会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所以大林要是说了什么让你感到不愉快的话,千万不要放在心上,也不要介意。”傅萸烟说道,她没有否认大林对她的说法,而且还为了大林有可能对林浚磊造成的言语伤害道歉,让林浚磊不要将大林的话放在心上。

“你……倒是挺坦诚的,挺直白的,换作别的女人,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就算是真的做了,也不会大胆承认自己曾经做过这些事的。可是你不一样,你居然承认了,还说了自己以前干过这些事,连你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都说出来了,这得要多大的勇气啊,你难道不害怕别人在背后议论你吗?你不担心以后嫁不出去吗?”林浚磊说道,他觉得傅萸烟玩得这么疯狂,还对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毫不遮掩地跟另一个男人说,他对傅萸烟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吃惊,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傅萸烟竟然如此坦荡、直白。

“做得出我就敢认,只要是我傅萸烟做过的事情,我就不会否认,更不会掩饰。虽然这些都不是什么很光鲜亮丽的事情,但这是事实,我曾经做过了就是做过了,我不会掩饰。至于我以后会不会结婚,会不会组建自己的家庭,我还没有考虑过,走一步算一步吧,我还是想先过好现在的生活,过我真正想要的生活,目前我最想要的就是自由,不再帮组织的人做事,是我目前最想要得到的生活。”傅萸烟说道。

林浚磊一边开着车一边和傅萸烟交谈,他好像从傅萸烟的话里听到了她对未来的憧憬和想象,傅萸烟的想象很美好,而且也令人感到向往,尤其是他们这种常年流连在外、经常帮组织办事的人,更是向往这种可以掌握自己命运的生活和感觉,更是向往自由和美好。林浚磊听着傅萸烟的话,陷入了沉思之中,他似乎对傅萸烟有了另外的看法,他觉得自己好像对傅萸烟有了更多的了解,对傅萸烟的身世和经历有了不一样的看法,他发现自己越是熟悉傅萸烟,就越是发现她身上的特别之处,越是觉得傅萸烟是个神奇且不一般的人物。傅萸烟当初一进来公司所展现出来的模样逐渐在林浚磊的心目中变得破碎,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有缺点、有污点、有不堪过去的活生生的不完美的人,傅萸烟终于不再是个让人捧起来的完美人物,而是那个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了。

很快,林浚磊就带着傅萸烟来到了公司的楼下,不过林浚磊并没有直接进入公司的停车场停车,因为经过停车场的时候会看到很多的同事从身边经过,他们可以在车上看到很多熟悉的人在车旁边走。如果让其他的同事看到傅萸烟和林浚磊坐在同一辆车上,而且是林浚磊载着傅萸烟一起上班,他们就会以为傅萸烟和林浚磊是一直在一起的,他们有可能是昨天晚上待在一起,并且一大早就一起回来公司。一般人下班之后都会各回各家,如果傅萸烟和林浚磊不是各自回家,那么他们昨晚又去了哪里呢?他们昨晚又做了什么事呢?他们做的事情会不会让人怀疑呢?如果他们昨晚不是待在一起的话,那么一大早林浚磊就载着傅萸烟回公司,难道说是林浚磊特地早起去接大美女上班,特地在大美女面前献殷勤,想夺取美人的芳心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众人就会议论纷纷,猜测林浚磊被傅萸烟的魅力所吸引,想趁着接美人上班而向傅萸烟表达好感,让傅萸烟爱上他,猜测林浚磊很有可能是在追傅萸烟,毕竟像傅萸烟这么好看的人有人追也是非常正常的,林浚磊会这么做一点都不奇怪。只是众人对傅萸烟和林浚磊的误会实在大了些,而且也和实际情况不太相符。林浚磊之所以会接傅萸烟上班,不是因为想追她,不是因为被她的美貌所吸引,而是因为他们有着非比寻常的秘密,他们身上背负着的是押注了自己性命的任务,他们不是简单的同事关系,而是深刻的同盟关系,他们之间有着不能说的秘密,有着只有他们之间才能懂的默契,有着对方才能看到心思和想法。傅萸烟和林浚磊之所以会走到一起,不是因为男女之间产生的情义,而是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将会实施共同的计划,以及向往共同的生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黯黯双鱼恻》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超神模拟,我有无…
2 我的妖孽二小姐
3 假装破产后,老婆…
4 重回1990
5 逍遥小捕快
6 穿书:豪门大佬的…
7 七零小娇媳:我带…
8 极致甜宠:四爷每…
9 被卖为丫鬟后,我…
10 藏武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我杀敌就能变强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8345 字
白仲,秦之杀神,血手人屠,嗜杀如狂,每战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2 三国:气运图录,开局娶亲大小乔 作者: 奔跑的山竹
历史穿越 369946 字
开局激活气运图录,集邮就能获得奖励,激活全三国名臣武将美人.

3 大秦:苟成陆地神仙,被金榜曝光了! 作者: 大秦嬴子夜
mg官网网站真人 743161 字
赢子夜意外穿越到了大秦,默默苟住发育十年,最终成为了陆地神仙。

4 纨绔世子爷 作者: 炎七侠
mg官网网站真人 194816 字
皇帝不让做纨绔,爷就当牛人,拳打皇子,脚踹皇帝,公主妃嫔咩咩叫

5 全民国主:朕率大秦横扫八荒 作者: 岁寒书
mg官网网站真人 358382 字
灭万国,定九州,武将名臣尽归我手,大秦铁骑,逐鹿万国,谁与争锋!

6 墨少,你家玄学萌妻飒爆了 作者: 帝王花
mg官网大全真人 275383 字
玄学大佬重生豪门弃女?安玖兮笑:只要我开口,世家少夫人位置任我选!

7 妙手小野医 作者: 耀世天下
乡村乡土 420311 字
农村小伙凭失传古医术玩转花都,太乙神针可救治活人,也可杀人于无形

8 首席国医 作者: 江门二爷
mg棋牌平台生活 467147 字
回到过去,一不小心成了国医大佬,很无奈,但我只是想治病救人而已。

9 爱摸鱼的狐狸夫人 作者: 云朵妤子酱
古典仙缘 107617 字
爱摸鱼的小狐狸,竟被她打晕送给了魔界至尊当夫人!救命,好想逃!

10 浮生如梦不可追 作者: 九州辰
女尊女强 107244 字
你对我那不能宣之于口的爱,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你们仙门正道的阴谋。

《第八十七章 她的故事里(十六)》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