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黯黯双鱼恻 [书号339562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九十章 她的故事里(十九)

《黯黯双鱼恻》 莞风/著, 本章共10094字, 更新于: 2022-05-01 17:20

郑捷放下电话之后,他起初还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再去一趟保安室,毕竟电话里的人说自己的工作证还有钥匙都放在了保安室里,这都是很重要的东西,可是办公室里的情况也是自己应该去看看的,郑捷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去保安室那里取回自己的东西,等把重要的东西到手了再进去自己的办公室里瞧瞧。所以,他就直接走去了保安室那里,没有开门进去,自然也就没有发现傅萸烟就在他的办公室里了。

傅萸烟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当她得知郑捷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她的心没有了一开始那么紧张,她那握着防狼神器的手也放了下来,并准备将神器放入自己的包里,并打算在郑捷离开的时候趁机出去。她轻轻地打开门,露出一条缝隙,并根据缝隙看向外面的环境,当她看着郑捷大步离开科技部的大门时,她就有所警觉和准备。待郑捷完全离开之后,她才从办公室里出来,并四处张望着,注意着随时有人来到科技部并发现她。傅萸烟一路都非常小心,她时刻注意着身边的情况,尽量减少从有监控摄像头的地方经过,她根据自己对公司大楼的熟悉程度,很快从一些偏僻的小道走出了公司的大楼,并走到了公司侧门的门口,那里的安全防范比较疏漏,平时的人流量并不是很多,而且也不用刷卡或者签名就能随意出入,从那里出去离开公司的话没那么容易被人怀疑到。

林浚磊在电脑上看到傅萸烟从郑捷的办公室里出来了,就知道她一定是顺利脱了身,心里感到很欣慰。他也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将手提电脑和手机也收拾了,一并拿到自己的车上。林浚磊上了车之后,就将车开到了公司的侧门处,因为他猜测傅萸烟很有可能会从侧门出来,她干了亏心事而且还偷了郑捷的东西,她一定不敢光明正大地从正门出来,而且为了在郑捷的印象中,傅萸烟是早就已经离开了公司了的,要是让郑捷知道傅萸烟现在才从公司里离开,他一定会怀疑自己被困于厕所都是傅萸烟安排的,所以傅萸烟就更不敢从正门出来了。既然正门不敢出来,那也就只能从疏于防范的侧门出来了。林浚磊猜测傅萸烟出来的时候应该还没找到合适的交通工具逃跑,他就看着时间点,一路将车开到了侧门的门口,等待傅萸烟出来,好接应她,带她离开公司。

时间刚刚好,当林浚磊将车开到了侧门的时候,傅萸烟恰好从侧门里出来,两人没有约好时间,却同时在同一个地方碰面会见,而且一分不多,一秒不少,在傅萸烟前脚踏出门口的那一刻,林浚磊的车就后脚停在了傅萸烟的面前,仿佛是彼此约好了的时间一般,两人即使从没有商量过也有着同样的默契,心里想到的是同样的事情。傅萸烟看到林浚磊的车刚好停在了自己的面前,她觉得很惊喜,她没想到自己刚从上面的科技部出来,原本还在犹豫着怎么离开的时候,林浚磊的车就自动送上门来了,而且还跟掐好了时间和定好了地点一般,直接就停在了自己的面前。傅萸烟看着林浚磊的模样,觉得他好像是算好了一切、胸有成竹的样子,觉得他应该是在背后指导了一切事情,所以傅萸烟也没有对林浚磊产生多大的怀疑,毕竟林浚磊跟自己都是同一类人,他最清楚自己的计划和目标了。对于林浚磊的出现,傅萸烟并不担心他会将自己的事情曝出去,也不担心林浚磊会破坏自己的计划和行动,她看到林浚磊淡定自若的模样,她内心中也变得安稳了许多,她二话不说,也没有问林浚磊到底是怎么回事,直接就上了车,她和林浚磊仿佛彼此不说任何话,都能瞬间get到对方的意思,并顺着对方的思路和想法去走,没有任何的怀疑和犹豫。林浚磊看到傅萸烟上了自己的车,就开车载着傅萸烟离开,离开公司,带着她去往另一个可以方便说话的地方。两个人的一系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顺利且丝滑,没有提前约好和计划过,却顺利得如同早已排练了千百遍一样,任谁看了都是有组织有默契的行动。

林浚磊之前曾经带过傅萸烟去过一个地方,那是他经常去的地方,是他平时疏忧排解的地方,他第一次和傅萸烟冰释前嫌、成为合作关系的地方是这里,那个原本只属于他林浚磊一个人独处的地方,如今也成为了和傅萸烟放心交谈的地方了。当林浚磊将车开到熟悉的地方时,那条熟悉的线路和附近的场景就映入了傅萸烟的眼帘,她一下子就猜到了林浚磊要将自己带去哪里了,是那条美丽又简朴的海边栈道,那里是他们第一次知道对方秘密的地方,也是畅聊一整晚、彼此懂得对方心意的地方。这条栈道在以往承载的是林浚磊的独处回忆和无法说出口的秘密,如今还多了她和林浚磊的深刻回忆和刺激的经历,可以说在这条栈道上,他们有着共同难忘的记忆,城市里每一个角落里似乎都被车水马龙和人心复杂给占据了,没有一处可以供真心安放的空间让他们说出内心所想,但偏偏离城市很远的地方有这么一片大海,大海旁边还有一条栈道,栈道附近的环境看上去是那么舒服、安逸和放松,能够让他们放心地、毫无顾虑地将自己心中所想的一切说出来。当林浚磊将自己开车去那个地方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林浚磊肯定有很多的话想跟自己说,他终于能跟自己敞开心扉,终于能够毫无顾忌地跟自己说心里话了。栈道那里的环境这么好,林浚磊载着自己去栈道那里,估计自己也能在交谈中尽情抒发自己的感受和说出自己的想法了吧。傅萸烟在公司里面折腾了一整晚,她有些累了,因为长时间的高度集中和警觉,她那紧绷的神经已经开始变得不太行了,如今林浚磊在自己的身边,去往的方向也是大家都知道的海边栈道,一路上傅萸烟都感到非常放松和舒适,渐渐地,她坐在车上的时候,很快进入了睡眠之中,好缓解一晚上的劳累和紧张情绪。

林浚磊看到傅萸烟睡着了,也不忍心跟她说话吵醒她,而是一路上静静地将车开到了他们彼此熟悉和认识的地方,为了避免傅萸烟睡着之后会冷到,他还将车内的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将自己放在车上的薄外套搭在了傅萸烟的身上,以防她在睡着的时候着凉。过了一会儿,林浚磊就将傅萸烟载到了目的地,他将车停下,而停车的地方刚好是能够从车窗望向外面的世界,还能看到翻滚汹涌的大海,拉下车窗,还能听到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由于现在已经很晚了,在栈道上散步或者走路的人不算很多,而且这里的村庄本来就比较静谧,就更能凸显的海浪的澎湃声音了。林浚磊看到傅萸烟睡得这么香,停下车之后也不忍心叫醒她,不忍心打扰到她休息,他只是坐在傅萸烟的身边,默默地看着她,看着她那张因慌张逃跑而乱掉的头发,他竟然觉得有些可爱,这个谜一样的女人原来在睡着的时候竟然是那样人畜无害的模样,她原来在安静的时候跟别的女人没什么两样,如果不是和自己一样曾经有过不堪的经历和需要完成内心并不愿完成的任务,她应该跟普通的女人一样吧,过着普通平常且没有波澜的生活吧,然后按着常人的思维找到一个她爱的也爱她的男人,然后组建属于自己的家庭,平平常常地过完这一生吧。不知为什么,林浚磊看着傅萸烟静静睡着的样子,心里燃起了想要保护她的感觉,心里开始有了想和她一起生活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很模糊,林浚磊并不太肯定自己的这种感觉是否就是这样,但他对傅萸烟的模糊暧昧之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浓烈,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对傅萸烟做出超出友谊和合作以外的动作,但内心又似乎有一种约束和束缚的力量制约着她,让他不能做出对傅萸烟不尊重的事情。

傅萸烟在车停下来之后睡了好一会儿,她终于没有了疲惫和困乏之意,也慢慢地醒了,她缓缓睁开眼睛,感觉到了车子已经停了下来,还听到了身边有海浪的声音,她还闻到了海浪的气息和不同于城市的新鲜空气,她才发现自己早已到达了海边栈道,至于是什么时候到的,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傅萸烟坐好了身子,动了动自己的肩膀和脖颈,然后看看坐在自己旁边的林浚磊,她看到林浚磊正在盯着自己看,而且眼神很是温和亲密,仿佛眼里有很多的话想说,大概是因为这静谧又祥和的氛围烘托吧,林浚磊看着自己的神情跟平时不太一样,而且在这种氛围之下,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他这样看着自己,难道不怕自己误会,难道不怕用错了情而感到尴尬吗?傅萸烟被林浚磊盯着有些慌张和紧张,她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脏东西,所以就看了看自己身体,看看林浚磊到底在盯着什么看,可是自己的衣服并没有弄脏的地方,也没有穿着暴露的地方,一切就跟普通的上班族一样,那么林浚磊盯着自己看是在看什么呢?傅萸烟感到有些迷惑。

“你……你怎么一直在看着我呢?我是脸上有钱吗?还是我身上脏了啊?”傅萸烟试探着问道,她见林浚磊的眼神有些奇怪,所以就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啦,你一切都很好,就是你刚刚从公司里出来的时候太急了,连头发乱了都不知道而已,其他一切都还好。”林浚磊悠悠地说道。

“哪里还顾得上形象,你都不知道我出来的时候有多险,我都快被郑捷发现了,要不是有个电话突然将他支走,我可能现在还困在他的办公室里,要么被他发现,被他盘问;要么就是等待他离开公司,一直藏在他的办公室里,不知道等到多晚才能离开呢。我如今能够顺利逃出来也算是万幸了,头发乱了就乱了呗,反正又不影响我的美貌。”傅萸烟得意地说道,她回想起自己刚刚从公司逃出来的情景,仍然觉得很惊险,要不是因为郑捷临时接到了电话,她真的很有可能会被郑捷发现的,因为她当时甚至连防狼神器都准备好了,想着在郑捷进入到办公室里之后就将他电晕,她甚至还想好了一旦郑捷踏入这个办公室的门口,她会如何对郑捷下毒手。不过还好郑捷最终都没有进入办公室里来,郑捷最终也没有发现她的存在,傅萸烟也总算是顺利逃过了一劫。

林浚磊听到傅萸烟的说法之后,他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他笑傅萸烟不知道这一切背后都是有人在操控着的,他笑傅萸烟天真又无知,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告诉傅萸烟自己在背后所做的一切,因为只要能够帮到傅萸烟就行,他并不求傅萸烟知道和感激他曾经为傅萸烟所做的事情,他也不求什么回报,只是出于对傅萸烟的同情和怜悯,以及逐渐产生的模糊暧昧情感,他才会心甘情愿地帮助傅萸烟。傅萸烟看到林浚磊摇着头微笑,就觉得很奇怪,她不明白林浚磊为什么会笑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林浚磊会在听了自己说的话出现这样的反应,难道他不为自己刚才的惊险经历捏一把汗吗?

“你笑什么?”傅萸烟问道。

“我笑你很天真,很无知。”林浚磊如实说道。

“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踩我吗?”傅萸烟问道。

“你不会真的以为那通打给郑捷的电话会这么巧吧?刚好在他来到科技部之后,刚好在他准备开门进办公室的时候,刚好在他准备发现你的时候,刚好在你准备离开的时候,你不会以为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多‘刚好’吧?傅萸烟,你说,如果这一切都不是人为造成和计划的话,你还觉得有什么原因可以造成的呢?就算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多巧合,并且这些巧合全都凑在了一起,全都发生在了你的身上,你说你上辈子得救过多少人、集齐多少福气才能换得了这辈子这么多的好运气啊?傅萸烟,你就好好想想吧。”林浚磊提醒傅萸烟,所有的巧合都不是自然的巧合,而是有计划的人为的巧合,但是傅萸烟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些巧合的来源过于凑巧,没有意识到自己所经历到的这些巧合实际上都是有人刻意而为之,是有人特意造成这些现象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幸运和运气所致。

“你的意思是说,郑捷会接那通电话是有人特意安排好的?不过,你怎么知道郑捷会接这通电话?你怎么知道我是因为郑捷接了电话才有脱身机会的?难道……郑捷听到的那通电话是你安排的?”傅萸烟仔细想了想林浚磊的话,仔细斟酌他话里的言外之意,她怀疑林浚磊知道了她能够从郑捷办公室里逃出来的真正原因,知道很多内幕信息。

“看来你还不算太蠢。没错,那通电话是我安排的,我特意算好了时间,让郑捷接到电话的时间刚好是在他准备进去办公室的时候,还好,一切都刚刚好。”林浚磊承认了自己的安排,并告诉傅萸烟,所有的巧合都是他早就计算好了的结果。

“所有事情都是算好了的,所有事情都在你的掌控之中,看来你在我背后做了不少事啊,不用说,我在公司里面做的所有事情,你都看到了,而且还一清二楚的,对不对?”傅萸烟从林浚磊的话里听出来了,原来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被林浚磊看在眼里,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林浚磊的一只傀儡,虽然不是百分百按照着林浚磊的要求去做,但是被林浚磊注视着自己的行动,还是会让傅萸烟感受到不舒服。

“对不起啦,我不是有意要瞒着你、骗你的,我之前答应过你的,我会帮助你,所以无论你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帮你,不管你有没有要求我帮,我都会主动帮你的。所以这一次,我怕你会不接受我对你的帮助,我就没有将我在背后观察你的事告诉你,也没有提前告诉你我一直在背后支持和援助你,我害怕你会……拒绝我的好意,我更怕你一个人行动会做出傻事,毕竟两个人合作行动会比一个人单独行动会更加安全一点,我也是担心你的安全而已。”林浚磊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原因,看到傅萸烟心里有些不爽快的样子,心里也有了对傅萸烟不好意思的情意,为了不让傅萸烟感到生气,他说出了自己一开始会在傅萸烟背后默默观察的缘故,原来林浚磊都是害怕傅萸烟一个人单独在这么危险的环境中单独行动会遇到危险,害怕她会因为紧急的情况而做出冒险而应激的事情,害怕她会打草惊蛇,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和行踪。

“哼!我早就该猜到的,世界上哪里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我也奇怪了,你怎么会突然给我发消息,给了我郑捷房间里的监控视频给我看,原来是你正在监视偷看我,然后看到郑捷的情况,才顺便将那段监控视频发给我,让我可以得知郑捷的在房间里干什么,好让我做出下一步的安排计划。现在你终于承认了,是你在背后搞的鬼。看来我当初的猜想没有错,我在科技部里所做的所有事情,你都知道了,而且一直在背后看着我行动,一旦我遇到什么困难了,你就在背后默默出手,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只是你怕我会不接受你的帮助和建议,就将话说得很隐蔽,让我自己去揣摩你话里的意思。说实话,我确实是挺感激你对我的帮助的,我也感激你在背后为我做的这些事情,虽然你在背后注视着我做的一切,让我有一种被人偷窥观察的感觉,但这一次也是因为紧急情况嘛,我就不跟你计较这么多了,你帮了我这么多,我也不怪你了。不过,下次……要是你出手帮我的话,能不能提前跟我说一声,让我知道你在我背后掌控全局,让我知道你在背后帮我,至少我能感觉到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也不会将藏在我背后的你当作是敌人,你觉得怎么样?”傅萸烟心里虽然对林浚磊在背后偷窥自己所做的一切而感到不满,也不习惯他这么帮助自己,不习惯他这么帮助自己的形式,她很乐意接受林浚磊对自己的帮助,但不是以这样的形式,她希望林浚磊能够光明正大地帮助她,哪怕是在幕后,也得至少让她知道,傅萸烟觉得,他们既然都已经是盟友了,就不应该对对方有所隐瞒的,不是吗?

“你不怪我没有提前告诉你?傅萸烟,你真的不怪我吗?”林浚磊听到傅萸烟这么说,心里感到很意外,他惊讶于傅萸烟不责怪他,还提议自己下次若是能够帮助他的话可以直接一点,可以不必拐弯抹角,最好是能够提前跟她说一声,让傅萸烟能够提前做好准备和安排,这样傅萸烟才不会将林浚磊当作是敌军而误伤。林浚磊听到傅萸烟这么说,他心里感到很开心。既然傅萸烟不怪自己,那他也想趁机向傅萸烟表明心意,告诉傅萸烟之前所做的所有事情,让傅萸烟更清楚自己的心意。“傅萸烟,如果你不怪我在你背后做这么多事情的话,我也可以放心地告诉你更多的事情,其实我在你没有看到的地方,还做了更多的事情,其实我为了还做了很多……”

“哦,是吗?那你给我说说,你为了我,在我背后做了多少事情?我有些好奇,你究竟瞒着我做了多少好事?”傅萸烟悠悠地说道,她的语气中没有对林浚磊的话有太多的好奇和想知道的心情,她反而是一种听故事的态度听林浚磊说话。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座位旁边的抽屉里有咖啡吗,我给你发消息的时候,你是不是看懂我跟你说的话了?你当时是不是很想郑捷从办公室里出来,但是他迟迟不肯从里面出来,你也没有办法进去里面偷东西,是不是?后来我不是给你发了个消息嘛,我就是看到你苦恼没有办法让郑捷出来,所以才想暗示你冲一杯咖啡给郑捷喝的。怎么样?我当时说的话不会太隐蔽了吧,你应该能够懂我的意思吧?而且我看你最后也端了一杯咖啡进去给郑捷了,我才以为你get到我的意思了。”林浚磊说道。

“说起咖啡,我有些好奇的是,你买的都是些什么咖啡啊?味道好奇怪啊,我以为你这么好心,关心我,让我喝喝咖啡提神,我泡了之后还喝了一口,但是这个咖啡的味道真的好奇怪啊,闻起来明明是一股高档精品咖啡的味道,但是喝起来却非常奇怪,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酸的、馊了的味道,是不是已经过期了啊?”傅萸烟听到林浚磊提到了那杯味道奇怪的咖啡,她就不禁想问问林浚磊关于咖啡的事情了。

“当然没过期啊,我买了没多久的,当初就是因为贪图新鲜和好玩才买的,因为这款咖啡的包装和宣传都挺新奇的,我一时好奇就买了一点尝尝,结果,我也没有想到这咖啡喝起来的味道竟然这么奇怪,我买回来之后也是喝了一两口就没喝了,扔了吧又觉得太可惜太浪费,所以就一直放在抽屉里,想着有一天能够用嘛。所以现在,你不就能用上了吗?要不是因为我的咖啡,郑捷估计也不能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你也不能这么轻易地进入到他的办公室里,做你想做的事了。”林浚磊说道。

“既然你也觉得那些咖啡的味道这么奇怪,那你怎么还让我喝呢?你不怕我不喜欢喝吗?还有啊,这么味道奇怪的咖啡,要是真的给郑捷喝的话,他不会起疑心吗?”傅萸烟问道。

“郑捷的口味跟我们常人不太一样,你知道的,我之前跟你说过郑捷是喜欢小鲜肉的,他的口味这么独特,我们怎么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和方式来判断他的口味呢?所以我们觉得奇怪的味道,可能在郑捷眼中是很好喝的味道呢?再告诉你个秘密,其实在你把咖啡端给郑捷的时候,他不仅没有觉得那股味道奇怪,而且看上去还挺享受的,一连喝了好几口呢,要是说他不喜欢喝的话,我看也不至于。”林浚磊悄悄地说道。

“不会吧?!这么难喝的咖啡他也能喝得下?郑捷的口味果然是不一样的,不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够理解的。不过不管怎么样,他总算是能够喝下去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傅萸烟说道。

“也不知道那咖啡是怎么做的,反正我喝了那咖啡之后就经常上厕所,后来我联系卖家,他们家的客服跟我说,这咖啡是利尿的,我才没有再喝的。我想了,要是这咖啡有这样的效果,而你又这么想郑捷从办公室里出来,那想办法让他主动出来就好了,给他喝了这杯利尿的咖啡,我就不信他会一直待在房间里不出来,我也不信他会一直憋着。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让你给郑捷喝我准备的咖啡的原因。”林浚磊说道。

“林浚磊,有一点我很好奇,你是不是跟郑捷有仇啊?我怎么感觉你是故意准备的这些咖啡,然后故意找借口给他喝,让他肚子不舒服呢?”傅萸烟觉得很好奇,虽然自己曾经在咖啡里放了“佐料”,但也是基于不知情的情况之下,而林浚磊一开始就想给郑捷喝这样奇怪的咖啡,更像是居心叵测,图谋不轨,有着别样的企图。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咖啡虽然是利尿的,但是效果并没有这么快就有效果的啊,傅萸烟,你说你也喝了,你当时也是这么快就产生反应了吗?”林浚磊想不通的是,当时傅萸烟将咖啡端进了郑捷的办公室,然后郑捷没多久就喝了,而且还连着喝了好几口,没过多久他就感到肚子不舒服,急着要上厕所了,但是同样也喝了咖啡的傅萸烟却没有这样的反应,她非但没有上过厕所,而且也没有任何不良的反应,仿佛从未喝过一样。可是傅萸烟既然能够说出这咖啡有股奇怪的味道,那么就说明她是有喝过的,为什么傅萸烟喝了之后一点事儿都没有呢?

“我……喝了一口,觉得味道太奇怪了,就吐掉了,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耍我呢?所以我一口都没喝,自然就什么反应都没有了,更没有感到肚子不舒服了。不过……我不知道你的咖啡这么强劲,不知道你的咖啡原来有这样的功效,所以我当时害怕郑捷喝了之后还是不肯从办公室里出来,我就在他的咖啡里面加了一点东西,然后他喝了之后自然而然没过多久就感到肚子不舒服了,而且急着上厕所了。”傅萸烟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难怪了……等等,你说,你说你加了一点东西,你加的是什么东西?”林浚磊有点好奇。

“润肠通便的药。”傅萸烟小声说道。

“什么?你放了泻药进去?傅萸烟,你可真是好样的,我都没有想到可以在咖啡里放泻药给郑捷喝,我都没有想过要这样害郑捷,我最多也只是让他尝些难吃的东西而已,没想到你的心肠竟然这么坏,竟然想到要给郑捷下药?果然是最毒不过妇人心啊,傅萸烟,我可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会随身带着这些能够害人的药,而且还想害死我们的主管郑捷,啧啧啧……”林浚磊感到很惊奇,他没有想到傅萸烟会将事情做得这么绝,更没有想到傅萸烟会随身携带这些药,并在有必要的时候将药混在咖啡里面,端给郑捷喝,这完全是超乎了林浚磊的意料之内,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傅萸烟会这么大胆,竟然在给郑捷的咖啡里放这么猛的药。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哪里有随身携带!?我的药本来是买给我自己用的,我的肠胃不太好,自从来到这个破公司里后,我就整天吃不好,睡不好,肠胃已经不舒服很多天了,我才去药房里买了些药的。你不会以为我是随身有害人的药吧?我傅萸烟就算是再狠毒再可怕也不会做这些事吧?我要的只是郑捷手上的资料,我又不是要他的命,我怎么会随便给他下药呢?再说了,这可是救我命的药,怎么能算是害人的药呢?林浚磊,我可警告你,你可别在其他人面前乱说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分寸的,我并没有乱来,更没有出人命,最多也只是让郑捷这只老狐狸通通肠胃而已,我这么做也算是为他好,谁让他一整天都坐在办公室里,连上厕所走动走动都不愿意?”傅萸烟觉得林浚磊是误会了她的意思,她明明没有要害人的意思,她只是想要郑捷手上的资料,并没有想过要他的命,她就算是干再坏的事,她也不会拿人命来开玩笑,所以傅萸烟就急忙澄清,告诉林浚磊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尽快实现自己的目标,她所做的都是有分寸有计划的,她可不是乱来的。

“随便你咯,既然你说了是有计划的,郑捷也没有太大的伤害,那只要你我不说,就没有第三个人知道郑捷当时喝的咖啡是加了‘佐料’的,也没有人知道你给他准备的咖啡是有问题的了。不过有一件事我还想问问你,当时我提醒你给郑捷喝我的咖啡,只是想让郑捷能够暂时离开办公室而已,后来他真的进了厕所,你怎么还跟了上去呢?不用说了,当时郑捷被困在厕所里这事儿也是你干的了,你在厕所的门口上了锁,让郑捷无法从里面开锁,然后他就没有办法出来,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回到办公室,就算他上厕所的时间不长,单单是开锁的时间就已经足够拖延一阵子了,傅萸烟,你是不是看到郑捷进入厕所之后,就将他困在里面了?”林浚磊试探着问道,因为他看到郑捷进入厕所之后,过了很久都没有走出来,就算是因为傅萸烟在咖啡里加的“佐料”,他也不可能在里面待那么长时间啊,一定是傅萸烟做了什么手脚,因为傅萸烟曾经进入过男厕所里,林浚磊才会猜测傅萸烟当时在里面做了手脚的。

“是啊,你不都在监控摄像头里看到了吗?我在厕所的门口上做了手脚,我利用身边的工具在门锁上做了手脚,让郑捷不能从里面出来,将他困在厕所里,这样就算他很快就办完大事,我也可以拖延一段时间,让他在里面耗一会儿,我就可以争取到更多的时间来做自己的事情,这样不好吗?”傅萸烟说道,她承认了是自己将郑捷困在厕所里的,她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一切。

“我怎么知道呢?我也是猜测而已啦,虽然我这边可以调到公司的所有监控摄像头来看,但公司并不是每个角落都装了摄像头的,就像是厕所这样隐秘的位置就没有装,我也是通过通往厕所那条走廊的情况猜测的,反正上完厕所就肯定会经过那条走廊回去办公室,那我就可以判断郑捷到底有没有从厕所出来,也可以看到你当时的确是进去了男厕所,所以我才……”林浚磊连忙澄清道。

“既然你都知道了,问来有什么意义吗?而且,要不是我将郑捷困在厕所里面,我怕是在他的办公室里都还没找到东西,甚至只是刚刚走进去,他就已经回来了,那我还进去干什么呢?我什么事都做不成,还引得他对我的怀疑,白费心机。倒不如一次性做得绝一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他困在里面,反正迟早都会有人发现他,并把他放出来的,最多也就困一个晚上,我就不信他还能死在里面不成!”傅萸烟说道。

“傅萸烟啊傅萸烟,你真是狠毒啊,厕所里面又冷又臭,别说是待一晚上了,就是待一阵子我就已经受不了那股味道了,你还想让郑捷在里面忍受一整晚,你可真狠啊。还好后来有人巡楼,将郑捷救出来了,不然他可就惨了,遇上你这么个疯女人的毒害,郑捷估计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你陷害成这样,自己会有一天到达了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情境。”林浚磊摇摇头说道,虽然他不是亲身经历过傅萸烟的陷害,但是听到傅萸烟这么说,他的心里还是打了个寒战,他不觉为傅萸烟的狠心和恶毒而感到害怕,幸亏自己不是傅萸烟想要对付的目标人物,否则估计比郑捷的下场还要惨呢。

“林浚磊,你也太夸张了吧,我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我感觉还好吧,而且后来不是也有人过来了,救了郑捷出来了吗?那就说明我的预想还算是保守了的,我预想的都只不过是最坏的情景和打算,郑捷遇到的情景是不会比我想象中更加惨的,所以你根本就没有必要为他担心。再说了,你平时不是不喜欢郑捷吗?你不是很看不惯郑捷的所作所为吗?我如今这么做也算是为你出了口气,帮你报仇了,你也算是看了出好戏,你怎么还一副不满意的样子呢?”傅萸烟觉得自己做的没有错,而且她所做的一切从某种角度看,还算是帮助了林浚磊,为他出气,林浚磊不应该是肯定自己的做法才对吗??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黯黯双鱼恻》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超神模拟,我有无…
2 我的妖孽二小姐
3 假装破产后,老婆…
4 重回1990
5 逍遥小捕快
6 穿书:豪门大佬的…
7 七零小娇媳:我带…
8 极致甜宠:四爷每…
9 被卖为丫鬟后,我…
10 藏武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我杀敌就能变强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8345 字
白仲,秦之杀神,血手人屠,嗜杀如狂,每战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2 三国:气运图录,开局娶亲大小乔 作者: 奔跑的山竹
历史穿越 369946 字
开局激活气运图录,集邮就能获得奖励,激活全三国名臣武将美人.

3 大秦:苟成陆地神仙,被金榜曝光了! 作者: 大秦嬴子夜
mg官网网站真人 743161 字
赢子夜意外穿越到了大秦,默默苟住发育十年,最终成为了陆地神仙。

4 纨绔世子爷 作者: 炎七侠
mg官网网站真人 194816 字
皇帝不让做纨绔,爷就当牛人,拳打皇子,脚踹皇帝,公主妃嫔咩咩叫

5 全民国主:朕率大秦横扫八荒 作者: 岁寒书
mg官网网站真人 358382 字
灭万国,定九州,武将名臣尽归我手,大秦铁骑,逐鹿万国,谁与争锋!

6 墨少,你家玄学萌妻飒爆了 作者: 帝王花
mg官网大全真人 275383 字
玄学大佬重生豪门弃女?安玖兮笑:只要我开口,世家少夫人位置任我选!

7 妙手小野医 作者: 耀世天下
乡村乡土 420311 字
农村小伙凭失传古医术玩转花都,太乙神针可救治活人,也可杀人于无形

8 首席国医 作者: 江门二爷
mg棋牌平台生活 467147 字
回到过去,一不小心成了国医大佬,很无奈,但我只是想治病救人而已。

9 爱摸鱼的狐狸夫人 作者: 云朵妤子酱
古典仙缘 107617 字
爱摸鱼的小狐狸,竟被她打晕送给了魔界至尊当夫人!救命,好想逃!

10 浮生如梦不可追 作者: 九州辰
女尊女强 107244 字
你对我那不能宣之于口的爱,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你们仙门正道的阴谋。

《第九十章 她的故事里(十九)》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