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黯黯双鱼恻 [书号339562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九十五章 她的故事里(二十四)

《黯黯双鱼恻》 莞风/著, 本章共12740字, 更新于: 2022-05-08 20:05

傅萸烟被打昏过去之后,刘向荣就让人将傅萸烟带走,一路从门口带到了那个黑暗又阴森的房间里,那个曾经在里面执行过家法、死过很多人的房间里。接着,刘向荣就吩咐手下的人将傅萸烟捆绑起来,将她的手脚全都绑住,让她不能轻易动弹,也无法做出反抗。大概是为了让傅萸烟感到更加恐惧和害怕,刘向荣还用胶带将傅萸烟的嘴封起来,用布条将她的眼睛蒙蔽,不让她看见任何东西,也不让她发出声音,将她内心里的恐惧放大百倍千倍。不仅如此,刘向荣还让手下将傅萸烟的朋友抓起来,全都绑在一块儿,他以为傅萸烟跟这些人是一伙儿的,既然将傅萸烟绑起来了,自然也要将她的朋友一起绑起来,免得他们乱跑或者报警,毕竟他们是相互扶持的,全都被抓起来了,没有能和外面接触和联系的机会,自然没有人会管他们,更没有人会救他们了。刘向荣见所有人的命运都握在自己的手中,才拿出傅萸烟那部掉在地上的手机看,他走到傅萸烟的身边,用她的手指在手机上解锁密码,然后再在里面看看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刘向荣看到傅萸烟一开始想要拨出的电话号码是林浚磊,而且社交软件上置顶常聊的对象也是林浚磊,这让刘向荣留了个心眼儿,因为林浚磊这个名字让他感到非常耳熟。在他还没上位成为彭渊身边的红人之前,刘向荣就已经听说过这个名字,而且这个名字在组织内部也是响当当的,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哪怕是没有见过林浚磊这个人,也或多或少听过他的名字,知道他曾经的英勇事迹,所以刘向荣当然知道林浚磊这个人。只是刘向荣没有想到傅萸烟竟然会认识林浚磊,而且还跟他混得这么熟,从他们的聊天记录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应该很亲密无间,不然傅萸烟不会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第一时间想到林浚磊,她也不会在这么紧急危亡之际打电话给林浚磊,刘向荣觉得傅萸烟既然知道打电话给林浚磊,说明她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林浚磊和组织之间的关系,知道了林浚磊在组织中的地位和身份。刘向荣看着傅萸烟的样子,她不过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了,她不过是一个被组织的神秘力量所控制的一个傀儡罢了,连刘向荣这样为组织卖命的人都没有机会得到林浚磊的重用。

而最令刘向荣感到气愤的不是因为林浚磊对他的冷漠和无视,而是林浚磊之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对他女友的杀害,因为一次意外,林浚磊误杀了刘向荣的女友,毕竟是为了组织内部的人办事,刘向荣也不好说什么,而且他当时人微言轻,没有站出来帮他说话,他的冤屈和难过没有人理解。可是林浚磊就不一样了,他是组织头目林敬的儿子,是大家口中尊称为“太子”的人,他本事的实力和能力也非常强,要跟他斗似乎没有太大的胜算,弄不好还会误伤自己。从那个时候开始,刘向荣就对林浚磊留下了非常恶劣的印象,他打从心底里讨厌林浚磊,他和林浚磊结下了仇恨,他后来这么想要往上爬,接近组织中的另一大人物彭渊就是为了能够有一天和林浚磊平起平坐,能够亲手为自己枉死的女友报仇。既然自己的女友无故被林浚磊杀害了,那么傅萸烟凭什么得到偏爱呢?看她的样子,应该和林浚磊有一腿吧,如果她是林浚磊心中很重要的人,那么刘向荣就更不能放过傅萸烟了,谁让林浚磊当初杀害了自己的女友?如今刘向荣以牙还牙,他绝不让傅萸烟好过,也不让林浚磊感到心安。刘向荣看着傅萸烟惊慌失措的模样,心里就琢磨着如何捉弄她,如何报复向林浚磊。

刘向荣想着既然傅萸烟会在危急时刻打电话给林浚磊求救,那么如果将傅萸烟和她的朋友被困在组织本部的消息告诉给林浚磊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他会过来救他们吗?如今傅萸烟等人都在刘向荣的手上,那么他向林浚磊提出什么要求,他看在心爱之人的份上应该都会照做的吧?为了让林浚磊感受到自己当时的心情,刘向荣将傅萸烟和她朋友的状况拍了照片,并用傅萸烟的手机发给林浚磊,先给他提前来个开胃菜,让他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计划和行动,让他能够注意到自己。所以林浚磊会在上班的时候会突然收到一张很多人被绑架的照片,他不知道这张照片不是傅萸烟本人亲自发的,而是他曾经的仇人刘向荣发给他的,更不知道傅萸烟此时早已经遇害,早已经被人抓了起来,所以林浚磊才会在收到傅萸烟的手机发给自己的照片时会感到如此紧张。

由于林浚磊对傅萸烟的那份情感冲昏了他的头脑,令他不能好好地冷静下来思考,也没有好好想想傅萸烟为什么会给他发这样的照片,更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一个早已设定好了的局,他的一时疏忽让他一步一步走进了刘向荣给他设的局中,等到多次拨打电话到傅萸烟的手机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他人的骗局之中。林浚磊的反应和所作所为正中刘向荣的下怀,刘向荣正好能在林浚磊身上实施自己对他的报复,他可以利用林浚磊对傅萸烟的担心和关怀来对傅萸烟实施暴行,让林浚磊感受到他当时的痛苦。除了将那些把傅萸烟骗来的朋友们痛打一顿练练手之外,刘向荣在傅萸烟的身上所鞭打到的地方可不少,他用最狠的手段、以最无情的心一下一下地在傅萸烟身上击打着。

傅萸烟被捂着双眼和嘴巴,手双手脚也被绑着,加上有人不断地在自己身上击打着,她内心感到十分恐惧,哪怕是身上已经打得皮开肉绽,她也不能喊出声来,不能抒发出自己的疼痛和痛苦出来,不能向外界求救,不能哭诉,不能反抗,她气得挣扎,却因身体乱动而被虐待得更加强烈,她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景,或许是她做了这么多坏事之后的报应吧,她如今对身边的环境一无所知,对面对着的人也是一无所知,连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为什么会被人打都不知道,因为击打她的人没有说话,她听不到这个人的声音,无法辨别他的身份。傅萸烟只觉得此刻的自己非常无助,她渴望有人能够救她,她渴望面前的人能够停下手来不再打自己,她渴望着如同噩梦一般的一切都能够停下来,不再在她的身上发生。

刘向荣见傅萸烟被自己打得逐渐不省人事,见她不再想着逃跑或者反抗,而且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心里感到很爽快,因为傅萸烟是仇人的爱人,是林浚磊最在乎的人,当他伤害傅萸烟的时候,也是在伤害林浚磊,他在傅萸烟身上击打的每一下都是对林浚磊的报复和私欲的倾泻。刘向荣打了傅萸烟很久,直到打累了才停下手来,他将傅萸烟蒙住眼睛上的布条掀开,让傅萸烟能够看到伤害她的人是。傅萸烟好不容易见到了光明,她起初有些头晕目眩,但是在看到东西的那一刻,她就有了看到东西的实感,而不是处于陌生未知的环境之中,她终于看到了一直往她身上鞭打的人刘向荣,她恶狠狠地看着他,眼神里仿佛想要杀死刘向荣的恨意。刘向荣看到傅萸烟如此气愤,非但没有感到害怕,反而觉得很刺激,他对着傅萸烟露出了邪魅的笑容,然后指了指她的朋友所在的方向,意在告诉傅萸烟,不仅是她,她的那些骗她过来的朋友们同样也遭受到了刘向荣的虐待,傅萸烟并不比他们惨。傅萸烟不知道自己的朋友是骗自己过来的,所以当她看到自己的朋友遭到非人的对待时,她一下子就感到非常愤怒,怒火从她的体内冲了上头,她拼命地想要挣脱这束缚,但是她的力气不够大,手脚也无法逃脱开来,依旧被绳子绑得死死的。刘向荣看到傅萸烟拼命挣扎的样子,他就感到很兴奋,为了分享同款兴奋和刺激,刘向荣拿起了傅萸烟的手机,准备接听来自林浚磊的关心和问候。果不其然,林浚磊真的在看到了刘向荣给他发的照片之后给自己打电话,并且抒发了对傅萸烟的担心之情。

“刘向荣?”林浚磊在脑海中过滤了一遍,设法想起之前在组织的时候所碰到过的人,他想了一会儿,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人,他终于想到了这个自称为“刘向荣”的人究竟是谁了,他也记得自己之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小心错杀了刘向荣的女友,如今他主动给自己发消息,接听了自己的电话,而且用的还是傅萸烟的手机,看来他是有所预谋的,他能接自己的这通电话,看上去并不怀好意。林浚磊不确定傅萸烟是否在刘向荣手里,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傅萸烟多半是处于危险之境。若是平常的话,林浚磊肯定不会再跟刘向荣说话,并且把电话挂掉,但是为了确认傅萸烟是否安全,林浚磊还是耐着性子跟他磨下去,让自己心安,“你给我发的这张图片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想说什么?”

“太子你这么聪明,不会猜不出来吧?哦对了,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没有登场,我想不用我多说她是谁你应该也知道的吧?现在的这些小喽啰就是这个女人的朋友,准确点来说是这个骗这个蠢女人过来的猪朋狗友,他们死不足惜,也不是我的目标。不过,我想这不是你想要关心的对象吧?”刘向荣讽刺道。

“其他人我不管,你想怎么处置都行,我只问你一句,她是不是在你手上?”林浚磊问道。

“你好像很关心她,既然你这么想知道她的安危,不如看看她吧。”刘向荣说到这里就将电话挂掉,紧接着就将早先拍好了的虐待傅萸烟的视频发给林浚磊,让他知道傅萸烟就在自己的手上。

林浚磊点开了视频看,他看到傅萸烟被打成这样,那无助又无辜的模样非常惹人心疼,林浚磊又重新拨打了电话过去,他知道刘向荣一定是抓到了傅萸烟,得知了她和自己的关系,如此对待傅萸烟,想必是以为傅萸烟是自己的女友,所以想为了报复自己而对傅萸烟下此毒手,毕竟林浚磊曾经杀害了刘向荣的女友,如今他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跟自己实施报复行为罢了,只是他并不是直接报复在林浚磊身上,而是利用傅萸烟的惨痛经验来向林浚磊施压,让他感觉到内疚和痛苦。

正当林浚磊打算打电话向给刘向荣问清楚的时候,他又收到了一段疑似直播的视频,视频里的地点是组织本部的一个货仓里,那里的信号很不好,距离组织本部的地方也非常远,平时很少人会去哪里,除了有货物需要存放的时候才会有人想到这个地方。接着林浚磊就看到了刘向荣出现了,他好像将一个镜头放置好,好让看视频的人能够看清楚他接下来的动作,好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等所有一切都准备好了,只见刘向荣对着镜头冷笑一声,然后就走到镜头更远的距离,而在镜头的正中央,林浚磊看到傅萸烟正在被绑着坐在地上,她的眼睛里满是对刘向荣的求情和对即将面对的威胁所做出来的抗拒,她的双手和双脚都被绑住了,她的嘴巴也被堵住了,傅萸烟没法说话和动弹,即便是她很害怕现在的情境,她也没有办法逃离,因为一旦她有一丝丝想要逃离的念头,就会遭到刘向荣的虐待和鞭打,哪怕是趁着刘向荣不注意的时候向着门口的地方移动,她也会被刘向荣硬生生拖回来,她的手脚在被刘向荣拖回来的时候因为和地板摩擦而擦伤了皮肤,她如同一个玩物一般,命运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而任由刘向荣肆意玩弄,不管是哭泣还是露出那副可怜的模样,刘向荣都没有半点可怜和同情的意味,反而越发地冷漠和无情,他似乎不只是对傅萸烟的身体造成伤害和给她的心灵造成恐惧之感,他似乎还有更加过分的玩法。当把傅萸烟拖到了自己的身边之后,刘向荣就重重地在傅萸烟的脸上扇了好几巴掌,仿佛用是为她的不听话和试图逃走而惩罚。接着刘向荣就捏着傅萸烟的脸颊,看着她那张脸,心中不觉感觉到她的魅力,他没想到傅萸烟的样子越是可怜无助就越是散发出诱人的魅力,刘向荣看着傅萸烟的样子,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林浚磊会对傅萸烟这么紧张上心,毕竟谁能拒绝这么楚楚动人的美女呢?既然傅萸烟是林浚磊喜欢的人,那他刘向荣就更要毁了她,毁了林浚磊喜欢的一切,他将傅萸烟身上的衣服撕开,因为衣服的面料是棉麻布料,而且非常薄,刘向荣平时身经百战,力气之大,足以撕开傅萸烟身上的衣服。在刘向荣撕开傅萸烟的衣服时,傅萸烟就已经猜到刘向荣要干什么了,她拼命用绑着的双手反抗和击打,企图能够为面对的骚扰而抵挡,但是没有用,被刘向荣制服后的傅萸烟并没有多余的力气和空间反抗,尽管平时的傅萸烟很能打,但是面对比自己高大得多的男人,傅萸烟所展现出来的气力其实很有限,她保护不了自己,也无法从这场侵害中逃脱出来。接着刘向荣就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他按住傅萸烟的手臂和身体,制服她,不让她乱动,并直接上去对着傅萸烟的头部和身体实施侵犯的行为,他如同一头猛兽一般,对着傅萸烟实施强迫行为,不管傅萸烟如何的反抗和哭泣,他都不为所动,甚至做得更加激烈。傅萸烟越是反抗得厉害,刘向荣就越是侵犯得激烈,他丝毫不管傅萸烟的死活和名誉,在傅萸烟还未同意的情况之下,向她实施如此禽兽的行为。傅萸烟到后来实在没有力气了,她的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般,她果真成了一个玩具,任由面前这个不知道和自己有什么仇恨的男人玩弄和侵犯,这个男人不仅对自己上下其手,还将自己的身体和心灵都弄得残破不堪,她明明一直在反抗,却始终没能从这个男人的魔掌中逃脱出来,在多次的反抗和斗争之中,傅萸烟的身体已经彻底变得不干净了,她彻底没有了自己的尊严和清白,她的身体变得冷冰冰的,体内的血液似乎也不再流动了,随着她的思绪一同变得凝固起来,她逐渐没有了可以反抗的力气和心思,心逐渐死去,变成一具完全没有思想、没有动静的如同死物一般的躯体,任由这个恶心的男人玩弄。面对此时此景,傅萸烟仿佛又想到了以前的事情,她想起了在遇到她的这些朋友之前,她也曾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她仿佛见到了以前的自己,见到了那个曾经对她的身体和心灵都造成了重大创伤的人,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些恐怖又可怕的日子里,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和未来一片黑暗,昔日的黑暗和阴霾再次笼罩在她的头上和心上,她感到非常的绝望和无助。

林浚磊看到刘向荣对傅萸烟做出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眉头紧锁,他觉得很气愤,他从未有过这么气愤,尤其是看到傅萸烟被人蹂躏时的无助模样,那在脸上流下的两行泪水,像是在告诉林浚磊关于她的生无可恋和绝望无助,像是在提示林浚磊,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傅萸烟终究因为他和刘向荣之间的恩恩怨怨而惨遭侵犯和伤害,她的清白和名誉已经不再属于她了,她作为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东西在那一瞬间已经灰飞烟灭了,刘向荣对林浚磊的报复就是夺走傅萸烟最重要的东西,同时也是林浚磊最不想看到的。林浚磊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决定要去救傅萸烟,他不想留下傅萸烟一个人孤零零地冷清清地在那个仓库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没有人知道她曾经受到过的伤害,没有人听到她对于生命和活着的呐喊,没有人知道她曾经遭遇过的不公和非人对待。刘向荣之所以会对傅萸烟做出这些事情都是因为之前与自己结下的恩怨,本来不应该波及到傅萸烟的身上的,但却因为傅萸烟和林浚磊之间有着亲密的关系而让傅萸烟受到牵连,林浚磊深知自己以前犯下了很大的过错,自己当初确实是对不住刘向荣,但是如今这过错却由傅萸烟这个无辜的人承担,林浚磊怎么说都不通。如今傅萸烟已经没有办法变得像以前那样了,刘向荣这么恨林浚磊,他不知道刘向荣接下来还会对傅萸烟做出什么,所以他得想办法将傅萸烟带出来,让她不再在那个仓库里待着,他要去找傅萸烟,他要将傅萸烟带出刘向荣的魔掌之中,他不想看到傅萸烟再次受到伤害了。

林浚磊临时写了一张申请请假的假条,还没等办公室里的同事和部门领导郑捷同意批准,他就已经带上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公司,因为傅萸烟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要是林浚磊再不出现的话,他害怕傅萸烟会遭受到更加大的伤害,现在留给林浚磊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得尽快赶过去救傅萸烟出来,一刻都不能耽搁。当林浚磊坐上车准备去往组织内部的仓库时,他的头脑变得无比地清醒,他思考了刘向荣目前的状态,猜测刘向荣会对自己和傅萸烟做出的事,猜测自己真的去了仓库的话,刘向荣会如何陷害自己,他回想起之前对刘向荣的了解,他先是回到了家里,准备好东西,将所有防身的东西都准备在身上,他还在自己的车上装了个报警装置,一旦自己也无法和刘向荣抗衡的时候,他还能借助警方的力量来帮助自己脱身,帮助傅萸烟离开这个魔鬼一般的人物。待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之后,林浚磊前往熟悉又陌生的地方,那个平时很少人会经过的破旧仓库,因为在那里有林浚磊非常在乎的人,有他想要救的人,所以他又重新踏入了组织内部的地盘,重新回到他从小成长的地方,回到了他最不想面对又不得不面对的厌恶的地方,面对他讨厌又心怀愧疚的人,一切都是因为傅萸烟,如果不是因为傅萸烟在刘向荣的手上,他是绝对不会回到这个矛盾又邪恶的地方来的。

林浚磊开着车终于来到了组织地盘上的破旧仓库里了,他在身上藏了一个便携的刀子,还藏了一个防狼神器,这是为傅萸烟准备的,因为傅萸烟被糟蹋成这样,她应该没有太大的力气能够和刘向荣大家,所以林浚磊就将这个简单又有效的防身武器带上,好在进去救傅萸烟的时候送给她防身,至于那把便携的刀子就是为了自己防身,一旦刘向荣和自己起了冲突,他也可以拿来用作武器,不过傅萸烟始终还在刘向荣手上,她的生命安全还被刘向荣掌控着,林浚磊不能让刘向荣看到自己是有备而来的,为了傅萸烟的人身安全,林浚磊需要隐藏好自己,隐藏好任何可以被刘向荣怀疑的点,在成功救到傅萸烟出来之后,他才好去跟刘向荣斗。林浚磊将车子停在了一个离仓库较远的隐蔽位置,车子的前面是正对着仓库门口的,上面有一个行车摄像仪,不管他们在仓库里发生了什么,行车摄像仪都能将所有的情境都拍摄记录下来,并传送到网络云端之上,这样以后一旦有什么纠纷,林浚磊也可以将这个摄像仪拍摄到的东西翻出来,用以证明他们当初所做过的事情。

停好车之后,林浚磊就仔细观察了四周的环境,他尤其观察仓库四周的环境,确定好附近有多少人在守着,确定好有些什么人在这里,因为刘向荣发给自己的视频中显示的地址就是组织内部的仓库里,林浚磊应该不会猜错,这个仓库就是刘向荣侵犯傅萸烟的地方,如果他们还没有走的话,他们就在仓库里面,傅萸烟也会在仓库里面,而且林浚磊猜测,刘向荣一定会以为自己会来救傅萸烟,所以就会留在仓库里面乖乖等待自己送上门来,他这么恨自己,如果自己送上门的话,他一定会趁机杀了自己的,如果一切都如林浚磊猜测的那般,那么刘向荣一定还没从仓库离开,他在等待着自己过来。如何进入仓库里面不被人发现且将受害的傅萸烟救出来呢?林浚磊很早就已经与组织脱离了关系,他不想再跟组织的任何人扯上关系,只是因为傅萸烟的关系,他不得不再次回来这个曾经拼了命也要离开的地方,所以他不想被别人发现自己又回来了,因为一旦被人发现他回来,他以后再次想要离开就难了,他可能这辈子都出不去了,他的下半生也就跟着完了,他也会永远地失去自由了,虽然营救傅萸烟很重要,但是他的生命安全和未来自由也是非常重要的,他得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之下,将傅萸烟安全带出来。林浚磊注意着附近的情况,他看到仓库的附近没有太多人巡逻或者看守,哪怕是外面有奇怪的声音出现,仓库里似乎都没有人出来看看,看看外面是否有人经过或者有异样的事情发生,而是很安静,很平常。林浚磊在仓库外面观察了很久,始终都没有见到有人从仓库里面出来,仓库里也没有太大的动静和声响,仿佛里面没有任何人一般。林浚磊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仓库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呢?难道傅萸烟和刘向荣都不在里面等着自己进去吗?还是说他们隐藏在了其他更加隐蔽的地方,等待着自己的出现呢?林浚磊虽然心里有很多的疑问,但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久了,他实在是担心傅萸烟的情况,因为从刘向荣给自己发的视频当中,傅萸烟伤得很是严重,如果真的仓库里就只剩下傅萸烟一个人的话,那么她此刻应该非常痛苦和无助吧,到底自己要不要进去仓库里面看看呢?到底仓库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人呢?傅萸烟到底是不是在仓库里呢?林浚磊仔细回想那段令人深刻又毛骨悚然的视频,他很确定傅萸烟被刘向荣侵犯的那个地点就是在仓库里,因为后面的货箱子上贴的标记就是组织的标记,而且那个环境跟组织内部的仓库非常相似,所以林浚磊才会这么肯定刘向荣和傅萸烟就在仓库这里。但是林浚磊来到这么久了,仓库里里外外都没有什么动静这件事实在是太诡异、太奇怪了,他觉得这附近一定会有埋伏,而且埋伏的人还不少。只是傅萸烟还在仓库里面受苦,她的处境非常糟糕,她非常需要林浚磊的帮助和支持,她心里一定非常想有人能够救她,一想到这里,林浚磊的心里就感到很矛盾,他觉得自己太无能太懦弱了,连自己最喜欢的人都保护不了,连将她从火坑里救出来都做不到,他觉得自己如同一个废人一般,丝毫没有了以往的果断和决绝,他的心里感到非常自责。

终于,在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林浚磊终于能够说服自己了,他终于不再躲避和隐藏了,他一边注意着身边的环境,一边从不易被人发现的道路走到仓库的门口,在确定附近没有可以发现自己的人和渠道之后,他就将门打开,只是这个门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锁着,而是已经开好了的,仿佛是早已为林浚磊的到来做好了准备一样,只要林浚磊轻轻推开门,他就能顺利进入到仓库里面。林浚磊看到这个仓库不像平时一样紧紧锁着,他已经感到非常奇怪的了,看来一切和他预想中的那样,傅萸烟很有可能被丢在了这里,刘向荣也很有可能就在这个仓库里面埋伏着,等待着自己的现身,好直接对自己实施报复行为。林浚磊在轻轻推门进去的时候就已经非常小心了,他时刻警惕着,警惕着从四周出来的埋伏的人,他甚至已经将藏在身上的刀子掏了出来,将刀子握在手中,一旦有人想要偷袭他,他也有武器用来防身和击退敌人。那把刀子看上去非常锋利,而且上面明晃晃的刀片让那些隐藏在黑暗角落的人感受到了来者的不善,让他们感受到了在组织里面大名鼎鼎的“太子”究竟是怎样的厉害人物,让他们对即将对付的目标有了深深的畏惧之感。

在进来之后,林浚磊很快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傅萸烟,他看到傅萸烟衣裳破烂不堪,她所躺的地面上还有血缘,傅萸烟的身上也有不少带血的伤痕,她的手脚和身体变得冰冷,就跟视频中呈现出来的样子一样,傅萸烟真的遭受到了刘向荣的侮辱和蹂躏,她的清白被刘向荣给糟蹋得一点都不剩了,如今昏倒在地上的傅萸烟看上去非常可怜无助,她如同一具被人遗弃的玩偶一样,没有人会关注她的伤势和心情,没有人会关注她曾经所受过的伤害。林浚磊看到傅萸烟这个样子,内心非常心疼,他走上前去,带着心中所有的愧疚跪在了傅萸烟的身边,他将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傅萸烟抱了起来,紧紧地拥入自己的怀里,他想用自己怀里的暖意唤醒没有了灵魂的傅萸烟,他不禁流下了悔恨和愧疚的泪水,他觉得是因为自己,傅萸烟才会变成这样的,如果傅萸烟跟自己不认识,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就不会遭受到这样非人的对待,她也不会遭遇这么惨痛的经历。林浚磊觉得自己对不起傅萸烟,他觉得是自己害了傅萸烟,他的眼泪落在了傅萸烟的脸上,落在了傅萸烟的身上,泪水和傅萸烟身上的伤口和血液混杂在一起,傅萸烟感觉到自己的伤口更加疼痛了,她的伤口就像是被灼烧一般,这种痛感很快就让傅萸烟从迷茫和困惑中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睛,痴痴地看着林浚磊,看着他为自己哭泣的样子,心里更是觉得可悲,她没有想到自己还会再经历一遍曾经受过的伤痛,不过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还有男人愿意来救自己,为自己哭泣,她以前无论遇到什么悲惨事情,无论她看上去有多么地可怜,都不会有人来同情她,更不会有人为了她而哭,大家会像是在看戏一般,耻笑她曾经遭遇过的一切,并且说她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活该。而林浚磊似乎跟其他人不一样,他不仅来了,而且还为傅萸烟遭受过的这一切而感到痛心和自责,虽然傅萸烟不知道林浚磊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发生过的一切,但是他能来到这里救自己,为自己伤心难过,她就已经感到很满足了,傅萸烟从未奢求过有人会为自己流泪,有人会在乎自己,所以当林浚磊过来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像又有了希望一般,尽管这个希望很渺茫,但是足以让她重新燃起活下去的火焰。

傅萸烟看到林浚磊哭得这么伤心,她的心里也感到非常难过,她缓缓地将手抬起,抚摸着林浚磊的脸,将他脸上的泪水擦干,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傅萸烟的动作很轻,好像没有了力气一般,但是却凭借着一口气慢慢地将手臂抬起来,好安慰那个愿意为自己哭泣的男人。傅萸烟看着林浚磊,她的眼神里早已没有了平时的杀气和凶狠,而是变得可怜和迷茫,她的动作也变得轻柔了很多,好像是为了反抗已经用光了所有的力气。傅萸烟所经历的一切,可能林浚磊这辈子都无法理解和感受到的,但是看到傅萸烟这个样子,林浚磊的心还是深深触动了,他看着傅萸烟那张苍白憔悴的脸,凌乱的头发和褴褛的衣衫,无不说明着傅萸烟在过去黑暗的几个小时里所遭受到的悲痛经历,无不说明了她在面临绝境时的迷茫和绝望。傅萸烟越是呈现出可怜和痛苦,林浚磊就越是感到悲恸和悔恨,当傅萸烟帮他擦干了眼角的泪水时,他就更加无地自容了,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傅萸烟会遭受到今天这样的待遇,自己有着不能推卸的责任,自己也有份害得傅萸烟变成这样的。

林浚磊从未感到如此对不住一个人,他从未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无助和不堪,面对着喜欢的人被别人伤害了,他却什么忙都帮不上,而且还眼睁睁看着搂在怀里的人一步一步被人侵害,他责怪自己,责怪刘向荣对傅萸烟所做的一切,他的脑海中逐渐燃起了仇恨的火焰,从现在这一刻起,林浚磊对刘向荣的怨恨愈发地浓烈,仿佛有一种非杀了他不可的念头,他的心中也愈发地坚定了要为傅萸烟报仇和讨回公道的念头。林浚磊哭着哭着,很快就收起了眼泪,他决定要振作起来,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他也要为了傅萸烟,找出刘向荣,杀了他,以发泄心头之恨。林浚磊终于不再在傅萸烟面前流泪了,他收拾好心情,脱下身上的外套搭在傅萸烟的身上,因为傅萸烟的身体非常的冰冷,而且还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衣服也被撕得破破烂烂的,所以林浚磊就将外套搭在傅萸烟的身上,让她感觉到没有这么冷,并且让她能够体面地离开这里。林浚磊决定先将傅萸烟救出仓库,将她带到安全的地方,让她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刘向荣这个可怕的男人,所以在将外套搭在傅萸烟的身上之后,他就将傅萸烟抱起来,准备离开仓库。

“萸烟,你撑住啊,我现在就带你出去,我不会再让他们伤害你了,一定不会再让他们接近你了,你撑住,我马上带你走!”林浚磊一边将傅萸烟抱起来,一边对她说,让傅萸烟感到心安。

被林浚磊抱起来的傅萸烟虽然没有太清楚的意识,但是她可以感受到林浚磊的意志坚定和诚恳,她嘴角微微一笑,心里虽然有很多的话想说,但是没有在这种环境中说出来,因为她早已没有了任何的力气。然而在林浚磊起身准备离开、走向门口的时候,附近那些埋伏的人就出来了,他们好像预先知道了林浚磊会来救傅萸烟一般,他们等待着一个好时机,等待着一个林浚磊对身边的一切都放松警惕的机会,他们才从埋伏的地方出来,试图抓住林浚磊和傅萸烟。他们来势汹汹,手里都拿着武器,因为他们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林浚磊这样厉害的大人物,知道自己要对付的是“人不在江湖,但江湖上仍有他的传闻”的林浚磊,是无论组织里的元老人物还是新加入的成员都闻风丧胆的“太子”,他们或多或少都听说过林浚磊待在组织时曾经做过的事情,他们都知道林浚磊的实力和能力,都知道他有勇有谋,是个厉害的人,是绝对不能轻视的大人物,哪怕是他已经从组织内出走,不再与组织的人联系,他在组织里的声望依旧不减从前,如今他从外面回来组织里了,而且是为了救傅萸烟,那么林浚磊肯定是有备而来的,这些人就更不能对林浚磊小觑了,他们得做好万全的准备和应对方式,否则他们将会被林浚磊打得连命都不保。

这些人正正是知道林浚磊很能打,所以为了响应组织内部早就传下来的命令和号召,他们纷纷拿出自己最擅长的武器和工具,来到仓库里面埋伏着,他们知道刘向荣抓了和林浚磊有着非常密切关系的傅萸烟,而且将侮辱傅萸烟的视频发给了林浚磊,成功地激怒了他,也成功地将林浚磊引到了组织里来,他们正好可以到仓库埋伏,傅萸烟是林浚磊很重要的人,她出了事,林浚磊不会坐视不理的,所以他一定会出现在仓库里,他一定会来救傅萸烟,只要林浚磊一出现,他们就可以趁势将林浚磊制服住,他们可以趁着林浚磊救傅萸烟时打倒他,然后设法将他抓起来,带回组织里面邀功,到时候组织的老叔父们看到他们将这个想要背叛组织的林浚磊带回来,他们一定会受到老叔父的奖赏和表扬,到时候像刘向荣一样上位成为组织里的大红人指日可待,距离混出头的日子也不远了。当他们跳出来面对着林浚磊和傅萸烟的时候,那眼神像是猎人看到了猎物一样,虎视眈眈地,生怕猎物“咻”地一声逃跑了一样将林浚磊围了个水泄不通,不让他有任何可以离开的缝隙,更不让他有可以硬碰硬的机会,因为林浚磊正抱着傅萸烟,腾不出手来跟他们打,就算有机会跟他们打,他们也不相信林浚磊的赤手空拳能够打赢他们这些带着武器和工具的人,正因为有了足够和林浚磊对抗的底气,他们才肯在林浚磊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出来,杀他个措手不及。

林浚磊向前走一步,后面的人就跟着走上前一步,紧紧跟随着自己,不让自己有任何可以离开的机会。他转向另一个方向躲避,那个方向的人就会跟着向他逼近一步,相反方向的人也跟着逼近一点,真的一点能让林浚磊逃跑的机会都不给,丝毫不给他可以喘气的机会。林浚磊恶狠狠地注视着眼前的人,他的怒气和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他仔细观察着这些人,观察着他们的行动和手上握着的武器,心里感到很是不屑和轻蔑,因为这些小喽啰要是放在以前的话,就算是全部人一起上,都不是林浚磊的对手,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这些人全部击倒,不给他们能够伤害到自己的机会。如今,要不是因为急着救傅萸烟出去,林浚磊肯定会将现在围着自己的人全都打倒再走的,只是现在情况特殊,林浚磊深知即便是心中有火和怒气,也不应该轻举妄动,否则万一伤到了傅萸烟,他的心就更加过意不去了,他本身就已经对不起傅萸烟了,他不能再让傅萸烟受到更多的伤害,如今的他不宜恋战,只需尽快从这群人的围捕中逃出去即可,其他的只能以后再做打算。

不过不管林浚磊如何跟这群人对抗,他始终将傅萸烟抱在怀里,他没有将傅萸烟放下,跟没有让傅萸烟离开自己半步,因为傅萸烟的安危是自己最为重视的,他来到这里的目的,不正是为了救出傅萸烟嘛,所以他是绝对绝对不能让傅萸烟出事的。这些围捕林浚磊和傅萸烟的人看到林浚磊一直在原地不动,以为林浚磊是在等待他们的抓捕,所以站在林浚磊身后的一个人率先拿着钢棍往林浚磊的身上击打,好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偷袭他,这样他就可以受到伤害,自己抓捕他也会变得顺利一些。不过他们太小看林浚磊的实力了,当钢棍准备挥打过来之前,林浚磊早就闻到了风声,并以非常敏捷的动作迅速躲开了身后即将击打在身上的钢棍,躲过了身后之人对自己的袭击,他将身子侧过去,那个拿钢棍偷袭他的人扑了个空,还往前去扑了,林浚磊见状,就赶紧用脚将那个准备偷袭自己的人踩在脚下,并在他的身上多踩了几脚,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厉害,那个人偷袭不成反被侮辱,心里自然多有不爽,他想爬起来,但是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爬起来的,因为林浚磊将自己踩着,动弹都变得十分困难。其他人见那个想在林浚磊身后偷袭的人背林浚磊踩着,面面相觑,心里不觉生出了对林浚磊的恐惧和敬畏之情,他们心里分分想到了在组织里有关于林浚磊的传闻,他们终于见识到了林浚磊的厉害,终于知道了传闻都是真的,林浚磊真的是个不好对付的人。为了避免林浚磊对他们实施更大的伤害,他们决定联起手来,共同制服林浚磊,他们就不信了,他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林浚磊一个人,更何况林浚磊手上还抱着一个女人,怎么看林浚磊都不占优势,他们决定放手一搏。

他们冲上前去,各自拿着武器向着林浚磊砍去,林浚磊看到众人朝着自己的方向冲来,便左右躲闪,尽可能地避开每个人对自己的袭击,他还用手将傅萸烟护着,尽量不让他们伤到傅萸烟,不让他们碰到傅萸烟一根毫毛。林浚磊的身手很敏捷,而且他的动作非常迅速,每个上前来想要击打林浚磊的人都被林浚磊躲过了,而且每次林浚磊躲的时候,他都似乎向着门口的方向移动,试图在躲避期间能够走出仓库,这样就能减少与这些人交战的时机。很快林浚磊就带着傅萸烟移动到了门口的位置,他只需再向前移动一步,他就能带着傅萸烟离开这里。

然而,就在林浚磊准备开门走的时候,一个人拿着刀子向着林浚磊的后背砍去,林浚磊感受到了来自后背的威胁,便立马躲开,没有被刀子的锋利劲儿伤到,他迅速地腾出手来拉开仓库的大门。然而在林浚磊准备出去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作者寄语: 不知不觉,《黯黯双鱼恻》已经写了将近四个月,也已经达到了合同约定的总字数九十万字,不管是路过看看还是真心从头追到尾的读者们,我都非常感谢你们能抽空阅读。这部小说已经完结,但我预想中的故事远不止九十万,九十万的后面还有更加重要的情节和故事。我很想把这个故事写完,给故事中的每个人一个相应的结局,所以我会继续写下去,让大家可以看到这部小说真正的结局,看到我脑海中构想故事的全貌。再次感谢!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黯黯双鱼恻》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超神模拟,我有无…
2 我的妖孽二小姐
3 假装破产后,老婆…
4 重回1990
5 逍遥小捕快
6 穿书:豪门大佬的…
7 七零小娇媳:我带…
8 极致甜宠:四爷每…
9 被卖为丫鬟后,我…
10 藏武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我杀敌就能变强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8345 字
白仲,秦之杀神,血手人屠,嗜杀如狂,每战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2 三国:气运图录,开局娶亲大小乔 作者: 奔跑的山竹
历史穿越 369946 字
开局激活气运图录,集邮就能获得奖励,激活全三国名臣武将美人.

3 大秦:苟成陆地神仙,被金榜曝光了! 作者: 大秦嬴子夜
mg官网网站真人 743161 字
赢子夜意外穿越到了大秦,默默苟住发育十年,最终成为了陆地神仙。

4 纨绔世子爷 作者: 炎七侠
mg官网网站真人 194816 字
皇帝不让做纨绔,爷就当牛人,拳打皇子,脚踹皇帝,公主妃嫔咩咩叫

5 全民国主:朕率大秦横扫八荒 作者: 岁寒书
mg官网网站真人 358382 字
灭万国,定九州,武将名臣尽归我手,大秦铁骑,逐鹿万国,谁与争锋!

6 墨少,你家玄学萌妻飒爆了 作者: 帝王花
mg官网大全真人 275383 字
玄学大佬重生豪门弃女?安玖兮笑:只要我开口,世家少夫人位置任我选!

7 妙手小野医 作者: 耀世天下
乡村乡土 420311 字
农村小伙凭失传古医术玩转花都,太乙神针可救治活人,也可杀人于无形

8 首席国医 作者: 江门二爷
mg棋牌平台生活 467147 字
回到过去,一不小心成了国医大佬,很无奈,但我只是想治病救人而已。

9 爱摸鱼的狐狸夫人 作者: 云朵妤子酱
古典仙缘 107617 字
爱摸鱼的小狐狸,竟被她打晕送给了魔界至尊当夫人!救命,好想逃!

10 浮生如梦不可追 作者: 九州辰
女尊女强 107244 字
你对我那不能宣之于口的爱,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你们仙门正道的阴谋。

《第九十五章 她的故事里(二十四)》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